正文 49.结束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看着飞身而下的身影,至少短期内这个让人感觉到棘手的敌人不会再次出现了从下面爬上来估计也要一点时间呢。

    “敌方干部已经被解决了,不要分心小心应对”

    弑君者棘手么老实说,不怎么棘手,羽修杰的影子一直都看着对方,无论对方想要如何的突袭都绝对会被影子拦截住,只是由于对方十分靠近列车,在这里和对方发生战斗的话极有可能对列车造成一定的损伤。列车是否完好羽修杰不在意,关键是列车上面的货物一定要保证。否则这一次押运怕是7500都不肯给我

    让影子继续潜伏在了暗影之中,弑君者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接下来就该寻找那些隐藏在人群之中的特殊人员了。优先解决敌方干部其实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至少整合运动的人在看见弑君者掉下了悬崖之后出现了两种情绪,一种是不要命的向前涌来,另一种是产生了退缩的情绪。当然,前者的数量远远少于后者。

    虽然一时间的压力增大,不过这只是短期内的,解决掉这些人之后剩下的就没有任何压力了。

    火焰形成的陨石在人群之中炸开,将试图冲击防线的人员炸开,虽然并不致命却也让对方瞬间损失了一批战斗力。天火出手了,她的任务很简单,反正就左前方和右前方两边的通路,天火只要集中注意力攻击那些人数较多的区域给重装防御的干员减轻压力即可,而守林人则是挑软柿子捏。

    “疫医先生,对方的准备看起来并不是很充分,以往与我们交战的术士小队和弩箭小队都没有出现,重装防御者也没有出现在正面战场。对方应该是为了抢夺时间而选择了轻装上阵。”

    负责观察敌情的讯使向羽修杰报告者,虽然敌人的数量很多,不过这里地势险峻,能够进行进攻的也无非就是前后,后方可以确保安全,两面都有陡峭的崖壁,唯一的方法就是正面进攻了,而有列车的第一节车厢顶在前面,重装干员和近卫干员们完全可以依靠车厢的防御来进行阻击。对方也不可能形成包围的姿态。切城那被人海淹没的军警部队就是吃了这个亏。

    “在知道我们出发之后选择地点,路线,然后布置活性源石所需要的时间,这些因素让整合运动的人没有办法携带太多的装备。在撑一会,龙门的支援已经到路上了,我估计对方再过几分钟就会撤离这段时间很危险,那些隐藏起来的敌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进攻的,他们或许会采取更加恶劣的手段,甚至直接毁掉货物。”

    因为前面有夜莺顶着,羽修杰算是彻底的摸鱼了,拿着千月站在第二节车厢的上方观察室,眼神眺望着这片凌乱的战场,对方很有可能采取另外的攻势,必须提前做好预防措施而羽修杰的预防措施很简单,在法术成型之前直接击溃施术者。没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加简单粗暴而且适用的预防措施了。

    很快羽修杰就在人群之中发现了一个施术者,虽然穿着整合运动的普通人员的服装,但是对方并没有靠前冲击防线而是站在很远处的后方,他在观察情况。

    是在预估接下来的行动会造成的损失么

    举起了千月,瞄准。剑柄上那不像是扳机的扳机被扣动,而后一发762的毒弹被射出,毒素是重金属毒素,只要被这种子弹命中并且与伤口进行接触,在10分钟内不进行对应的治疗的话,除非羽修杰出手,不然必死无疑。

    枪响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雷蛇的手枪声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过,而且整合运动的成员也是有使用枪械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不同的枪响声,也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他们之中有一个同伴被子弹贯穿了肩膀倒在了地上,所以才说整合运动大部分人员都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要是羽修杰真的加入了整合运动,那么羽修杰肯定会率先培养出一批专精于治疗的医疗小组负责后勤。

    这样会大幅度的减少人员损失,同时还能有效的增加归属感,比起现在的情况好多了。

    随着千月的枪声连续不断的响起,那时不时的出现的偷袭的源石技艺攻击也消失了,重装小队的成员压力骤减,而后,随着一枚红色的信号弹从人群之中射出,在高空之中绽放,整合运动的人开始撤退了,他们留下了一些尸体,舍弃掉了还在哀嚎但是却已经没有救了的同伴以及明显出现中毒症状的人离开了。现在要是再不撤退,那么等一下就被龙门近卫局的支援以及罗德岛的人直接包饺子了。

    “敌人撤退了,各位报告一下损失以及受伤情况。”

    伤亡没有,影子一直都混在阴影之中,在我方成员要遭受攻击的时候出手进行干预然后一击消失,虽然让我方人员变得有些疑神疑鬼的,不过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受伤情况,受伤最严重的的可颂已经被羽修杰给拉了回来,伤疤都不会留下的那种。和自己的队员们确认了一下情况,得到了准确的回馈,羽修杰松了口气。这一次算是这么度过去了。

    “在等待支援的这段时间,麻烦各位去检查一下战场吧,去把还活着的人带回来,说不定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指挥着小队成员以及其他车厢中的后勤成员开始打扫战场,在此期间,等候了多时的龙门近卫局的人终于到了,因为已经提前提示过前方区域有活性源石的埋藏的原因,对方来的十分的小心,在打扫完了主要通道区域可能埋藏活性源石的区域之后羽修杰这边的战场也算是清理完毕了。

    活下来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看起来已经没救了的,虽然没有缺胳膊少腿,不过也基本上是只剩下一口气的样子,特别是还有几个脸都已经快黑了,显然是被羽修杰的子弹击中,差不多快要毒发了。

    给中毒的人简单的注射了解毒剂然后取出了子弹之后就直接扔进了车厢内部关押了起来,这些家伙是被羽修杰重点照顾的,绝对有一些价值,而其他俘虏就是单纯的进行了一下简单的救治。

    当陈的脚踩在地面上的时候,羽修杰这边都已经全部整理完毕了。

    “来的可真晚。”

    “货物呢”

    “都在车上,万无一失。”

    “很好,前面道路已经清理完毕,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