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没有希望,没有未来,没有问题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随着龙门近卫局的一位军警扣动了扳机,名为铳械的武器射出的子弹直接击倒了一个整合运动的持刀人。围剿外围据点的战斗便打响了,龙门近卫局的人在悄无声息之间已经把目标区域封锁的严严实实的,大概只有虫子才能自由的进出这个区域了,区域外围到处都是军警在守护,中心区域则是由ae带头直接冲破了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守护人员的防线。

    而表面上失联的小队立即从潜伏之中退出,里应外合之下直接打破了迅速组建起来的防御阵线。

    前有企鹅物流的带路人,中有罗德岛精英干员的截击,后有龙门近卫局的军警们阻拦,飞龙骑脸说的大概就是目前的情况了。至少看着ae带着近卫干员门冲进去的时候那个隐藏人员的小仓库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直接斩断了一般,还好ae发现的即时,不然可能还没开打几分钟就要出现非战斗减员了。

    “这次剿灭行动准备的这么万全,就算真的出现了整合运动的干部似乎也不需要我啊。”

    看了一眼忙碌的医疗人员和后勤人员们,以及搭把手的军警。以及带着自己的小队和罗德岛一起突击的陈和星熊。看这个架势今天是准备一网打尽了,不管是混在里面的暴徒,还是整合运动的人。一个都别想放过这应该是龙门近卫局策划的一次杀鸡儆猴的行动。震慑的自然是那些平日里跟正常的居民一样,一旦动乱就立即变成暴民的身份不明人士。这些家伙还不是整合运动的人甚至可以说和整合运动是敌对的,只不过他们互相敌对的次数比合作的次数少很多。

    很多时候罗德岛的行动率先面对的就是这些暴徒,这次也是在整合运动的据点中,感知到了动乱以及龙门近卫局的人到达,率先冲出来想要逃离的就是那些暴徒,穿着完全不同的打扮,也带着面具,但是却拿着各式各样的自制装备,甚至就是一根棍子,一个简易的燃烧瓶。一个人向着外面投出了莫洛托夫鸡尾酒想要制造混乱,结果酒瓶子刚刚扔出去就被一个军警远程射爆,火焰瞬间遍布了他的全身。根本没有任何人会在意他直到有一个军警终于听不下去了,上前一棍子直接结束了他的哀嚎,至于他身上的火焰。这样的情况只有等火焰自己熄灭了。不过那个时候估计已经五成熟了。

    当那个军警转过身的时候,一把匕首从黑暗之中袭来,直接从军警盔甲的缝隙之中穿透了进去,袭击者一击直接将军警废掉,抽出了匕首之后迅速的向着外围突破。

    子弹在袭击者的前方留下了一个弹痕,羽修杰放下了千月,退出了弹壳之后再次将其举起对准对方,是弑君者怎么又是你我们这么有缘的么白天才把你踹下去现在你又来了啧

    弑君者立即闪身躲入了废墟之中,让军警接下来的子弹全部落空了。专门渗透和暗杀的家伙可是相当麻烦的,别看羽松回来的时候报告说弑君者被特种部门的干员门调戏了一翻。实际上估计是用各种能力让弑君者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吧。而这边则是一个能够完全让弑君者表现的平台。人多,杂乱,到处都是废墟,是弑君者发挥的地方。

    “医生”

    很快就有军警找了过来,和羽松打了一下招呼,随后羽修杰便离开了指挥区域前往了近卫局设立的临时战地医院。走入了简陋的帐篷之中,几个医护人员正在为刚刚的伤员止血,受伤者是一个拉特兰人,头上的日光灯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身上那龙门近卫局的防御装备仅仅只脱下了一小部分,估计是没有时间把那厚重的装备全部脱下来了。

    “疫医先生拜托您看一下匕首上有毒而且是源石匕首,如果不迅速清理的话会造成感染的”

    看见外援来了,之前在切尔诺伯格和羽修杰共事过的医生立即认出了他,直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羽修杰然后快速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看了一眼防护服,在盔甲的缝隙之中明显有一层防御性的布料,只是在弑君者的匕首之下,这一层防御完全没有发挥出作用就直接被贯穿了,伤口已经变成了紫色,对方的脸上也出现了明显是中毒的迹象,中毒可以说是战地医生们最烦的因为他们的源石技艺没有祛除毒素的方法,只有知道毒药的成分然后使用相对应的解毒剂将其中和才行。而且匕首的刀刃上有源石的成分,很有可能造成穿刺感染。

    “我明白了,交给我吧。先把他身上的服装拆卸下来吧。不然等一下不好做手术。”

    看了一眼病人,羽修杰从腰包之中取出了一颗糖果打开,看了一眼面色惨淡的病人说道:“张嘴,把这个吃下去,能抑制感染,到时候帮你把毒素清除之后躺几个小时就没事了。”

    “抑制感染”本来以为自己肯定会成为感染者然后从此走向了一条不同的悲惨道路的军警立即回过神来,虽然有些将信将疑,不过这个时候似乎也只能司马当成活马医了。直接把糖果吃了下去,随后就开始了干呕:“好苦”

    “快点,时间优先,帮他把衣服脱了。”

    从外面叫来了两个军警帮忙把伤患的身上那厚重的装束全部拆除了下来之后让他直接平躺在了手术台上,羽修杰倒也不怕他突然就毒发身亡,他所吃下去的那枚糖果可不只是有着抑制感染的效果,而是几乎所有负面状况都能抑制,因为其中混杂的是羽修杰的血液,羽修杰的血液可不只是能够抑制感染,他是百毒不侵。

    随意的取出了几个补血的草药做成的胶囊让其吃下去,同时用清水清洗了几乎就在心脏边上的伤口,羽修杰直接用止血药和纱布将其包扎了起来。

    “这这就结束了”

    看着面色逐渐好转的伤患,其中一个医生有些不明所以。

    “不然呢疫医先生的医疗手段基本上都是依靠药物,能不动刀就不会动刀。基本上没出过错误的。放心吧。”

    在切尔诺伯格被羽修杰救出来并且共事过一段时间的医生则是相当的信任羽修杰。就算羽修杰宣称能够抑制感染的药物他也没有去怀疑。毕竟只是抑制而不是治愈,罗德岛制药的宣传不就是彻底治疗感染者么既然疫医现在是罗德岛的成员,有这样的手段不足为奇。

    “没有希望没有未来没有问题。这就是疫医曾经对我说过的,现在都依然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