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5.孤独的殉道者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你的这个申请,我无法认同。”

    把羽修杰的申请表放在了桌子上,凯尔希双手插入了自己的荷包中,一双锐利的眼神紧紧的看着羽修杰,她无法允许羽修杰在不做出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对同事进行试验,何况凯尔希当初和阿戈尔族有过协议的,对方进入罗德岛作为攻坚干员协助罗德岛进行行动,而对于对方的研究却一直都没有展开过。无论是法华林以及医疗部门的一众人员如何申请都被拒绝了,这个惯例是不能被羽修杰打破的。何况现在医疗部门想要研究羽修杰的心远比当初强烈许多。

    阿戈尔族的斯卡蒂小姐之所以一直被医疗部门所窥视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斯卡蒂的血液之中源石结晶的含量低到了一个令人不可置信的程度,这才是她为什么会经常喝到和浆糊一样的水的原因。而羽修杰和斯卡蒂比起来,对于医疗部门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已经灭绝的物种和一个数量稀少的物种的对比,斯卡蒂的血液中源石结晶含量虽然低,但终归是有的,而羽修杰的血液中,源石结晶的含量是0也就是完全没有任何源石结晶。

    这是不可能的,在泰拉世界没有任何人的血液中不含有源石结晶,如果有,那么一定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在羽修杰出现之前,这几乎是医疗干员们的常识了,现在,好吧,羽修杰自称是异域而来的,或许异域的确是一个没有任何源石的地方吧,目前为止也只能这么推测了。

    这样一来,申请研究斯卡蒂的人少了,申请研究羽修杰的人的数量简直就是呈几何数值的增长,就连对这种事情一直都不上心的莱茵生命的几位好像都参与进来了。这几天凯尔希已经给羽修杰挡住了不下50封研究申请,讲道理让羽修杰研究斯卡蒂不如让羽修杰研究研究自己。

    “那,我有正当的理由可以么”

    直视着凯尔希的眼睛,羽修杰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

    “什么理由”

    虽然很想直接拒绝,然而领导者的思维让凯尔希决定好好的听一听羽修杰的理由,毕竟这位似乎从来不去做没有意义的事情。然而凯尔希也能够从羽修杰那若即若离的感触中明白对方并没有完全的信任罗德岛,这种信任并不是战斗方面的,而是另一方面学术不,不能这么理解,不过对方的确没有完全的信任罗德岛这一点可以理解,疫医加入罗德岛不过两个月,就算是去其他公司也没有脱离试用期呢。虽然以疫医的手段根本不需要试用期

    “我发现了血液之中有一种奇特的媒介”

    羽修杰从腰包之中取出了一颗连夜赶工制作出来的糖果,因为这个,羽修杰身上所有相关的材料基本上都已经耗光了。这些都是羽修杰以个人的名义收集的,虽然也有干员在外出任务之后会给羽修杰带一些回来,但是个人终究是个人,若是没有一个庞大的组织帮忙收集的话,进度会相当的缓慢。

    “简单的来说,当蕴含源石结晶颗粒极少甚至没有的血液和一些草药混合起来之后会产生反应”

    听着羽修杰的讲解,凯尔希眯着眼拿起了桌子上的糖果,打开了外面的无菌纸包装,一种药物的清香散发了出来。

    “用经过处理的血液不行么可以后期人工把血液中的源石结晶颗粒全部分离出来。”

    虽然不是很相信这一枚小小的糖果能够做到羽修杰所表述的那样,可是考虑到羽修杰的身份,职业操守以及他的能力,凯尔希不得不认真的对待这一问题了。

    “不行,源石结晶中可能蕴含着某种物质,会破坏掉血液中存在的一些物质。不仅仅是后期处理的不行,感染者的血液也不行。正常人的血液试验过,但是都失败了。”

    “失败了那这药是”

    有些狐疑的看着手中的糖果。

    “我自己的血,或许是上天的恩赐,我拥有着免疫矿石病和源石感染的体质,血液之中不含有任何源石结晶。我想要知道其他人的血是否也能做到这一点,特别是那位斯卡蒂小姐。”

    这已经算是向凯尔希医生摊牌了,羽修杰已经摆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并且寻求罗德岛太上皇的协助,如果还是不行那么就只能自己单干了,庞大的利益,不,这已经不能用利益来形容了,这可是能名留青史的好机会。若是凯尔希连这样都能放弃,那么羽修杰只能确定这是为无欲无求的大姐了,不知道以前的我是怎么勾搭上的。

    搞不好是个百合

    “我无法决定。根据我和斯卡蒂之间的协议,我没有权利这么做,而且普通的刀刃也不会让她流血。”

    难道普通的刀刃就能让我流血么

    “好的,我明白了。那么这是我的第二份申请。”

    确定了凯尔希医生的想法,羽修杰从黑色大衣下取出了第二份申请书。

    “外出申请”

    “我的妹妹留在这里,我认为你们足矣保护她。所以我现在有大量的时间去做我想要做的事情了。”取下了自己罗德岛干员的证明放在了桌子上,羽修杰转身说道:“有事情all我就行了,十万火急的那种,毕竟我的时间也很宝贵的。”

    “dr羽,真的是你的妹妹么”

    “当然,如假包换的。”

    “即使换了个样子,你说谎的时候还是这么理所当然。dr羽。我调查过你所有的行动记录,包括日常报告,最终得出的结论,你能帮审查一下么”

    “凯尔希。”羽修杰回过头,微微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那是一双青色的瞳孔,是凯尔希从未见过的双眼。他轻轻的把帽子戴在了头上说道:“之前遇见塔露拉和整合运动的时候,我以为我找到了同伴,可是塔露拉用她的行动告诉我我们不是一路人。之后来到了罗德岛。我们都为了感染者而奔波,大家都是为了改善感染者的现状而聚集起来的伙伴,我认为我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可是现在看来,我们终究只是陌路人。我想要的仅仅只是让感染者走出目前的困境,而你想要的却远远不止于此。你想要让罗德岛在接下来的乱世中存活下来这一点无可厚非。所以作为曾经的同伴,我只能在此祝你前路无阻。”

    “”

    “别担心,只是带薪休假罢了,有事all我,随时回来。”

    “外表变了很多,吃空饷的行为到是一点都没变,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