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9.我看那群熊是不知道什么叫布尔什维克了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敲开了凯尔希办公室的门,羽修杰走了进去。看着站在办公桌前的凯尔希,上面那堆积如山的文件还需要她处理。不过现在她似乎并不想要去处理这些文件羽修杰算是知道羽松一天吐槽的那些文件到底是哪里来的了,这不是把羽松当成工具人用么现在羽松在龙门凯尔希才不得不下场的。

    “我才走了四天就把我叫回来,有这么想我么”

    走到了饮水机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羽修杰坐在了办公桌的对面。

    “你这四天闹出来的动静可不小。沃斯城受到天灾之后,两个带着鸟嘴面具的医生出现了,除了当场死亡的人,其余的受灾者全部都救援了回来,而且还把不少初步感染的人给治愈了,跟我们这边比起来,你们的消息都已经引起轰动了。虽然你跟我说过可能会引起一些关注”

    随手把一叠文件扔到了办公桌上,羽修杰拿起了文件。上面全部是各个势力发过来对于罗德岛的询问。羽修杰和卡斯行动的时候穿的是疫医的服装,而疫医是罗德岛雇佣的医疗干员,因此疫医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罗德岛的立场。现在疫医拿出了能够治愈初步感染的手段,那么是否也就说明罗德岛已经拥有了治愈初步感染的医疗技术凯尔希把羽修杰叫回来的原因已经很明了了,这方面明显是准备和羽修杰商量一下的,而另一方面,则是医疗部门已经闹翻天了。

    羽修杰给予的药物不仅仅可以治愈初步感染,而且还能抑制感染扩散。对于急性感染者而言,这绝对是救命一般的存在。可是对于药物的解析又让华法林医生以及一干医疗干员倍感头痛这东西是人能做出来的虽然解析出了血液的成分,可是这血液和常规的血液不同,这些也就算了。其余的药物几乎都已经被进行分子重组了,你跟我说这是疫医手工做出来的

    别说凯尔希根本应付不了已经翻天的医疗部门,就是她自己对此都十分的疑惑。毕竟她也是医生,是罗德岛医疗部门的管理者。也是罗德岛的掌权者。对于这种东西没有任何兴趣是不可能的。要不是因为能够制造这个东西的人是羽修杰,凯尔希恐怕就要使用一些肮脏的手段了。

    “这些人真的是急急忙忙的就跑过来问了,我们这边都还没有任何进展呢。”

    把文件放在了桌子上,羽修杰不急不慢的拿起了水杯,用清水润了润自己的喉咙随后说道“你想怎么回复就怎么回复吧,我不是罗德岛的决策者,这些东西与我无关。至于医疗部门,我就不信这东西还能难住那些狂战士。虽然使用器械很难进行制作,不过终究是能够做出来的。最重要的是缺少了其中的那一项至关重要的东西。”

    那自然就是自己的血液了。老实说,羽修杰觉得其实也并不一定需要去寻找那些和自己一样的人,完全可以用自己的血液进行克隆然后一直使用下去,缺点也很明显,造价大幅度提升,同时克隆这种东西,并不是完美复制的,一代不如一代是很正常的表现,最初或许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羽修杰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血液失效之后,天灾造成的疫情依然会继续爆发。虽然那个时候已经和羽修杰没有任何关系了。

    “因为你的缘故,医疗部门申请的资金都已经超出了罗德岛的财政负荷了,购买的那些分子设备根本就是个吞金巨兽。”从窗户旁走了过来,坐在了座位上,凯尔希的脸上少见的带上了一丝苦涩“虽然和这些势力申请合作肯定可以缓解,然而现在你带来的这份药物已经超出了罗德岛能够承受的极限,不得不承认,罗德岛没有保护它的力量而且,它也不属于罗德岛。”

    作为罗德岛的掌权者,凯尔希清楚其中的利弊。她不得不承认虽然她的确很想拥有这份药物,并且将其一直保密,作为罗德岛的秘密武器来使用,可是羽修杰根本不会在乎这些,他要做的和罗德岛需要的根本不是一回事,这个家伙并没有和整合运动同流合污这并不代表者羽修杰不会生气。若是罗德岛阻挠他的话,说不定他会将罗德岛也一并给斩了。

    “不,凯尔希。”放下了手中的水杯,羽修杰说道“只要你能够用这份药物去救人,我并不介意你宣称它的所有权。毕竟我想你应该明白一些什么。曾经的我或许跟你说过什么吧很抱歉,因为离开的太久了,时间久远到我已经把一切都遗忘了。这个,就当是我对于你的致歉吧。”

    把关于糖果的制造方式以及条件还有进阶版本的资料,以及从一开始的构想到研发,所有的记录全部都放在了凯尔希的办公桌上,当然,还有羽修杰的血液,虽然只有200毫升,但是这已经足够了,1毫升的血液可以制造出上百枚这样的糖果,200毫升不仅仅是制作出药物,连带着研究的进行也是足够了的,这也是羽修杰此行的目的。

    起身走向了办公室的门口,羽修杰轻轻的拿起了鸟嘴面具“我很抱歉,把你遗忘了。还有,请你多多关照一下羽松,那个孩子成长起来的话,至少能顶上半个我。”至少在非战斗方面是这样的。带上了面具,羽修杰走出了办公室。那么,罗德岛这一边的情况算是就此了结了。不,应该说是自己和凯尔希的联系,不过根据羽修杰的估计当初自己和凯尔希的关系应该是挚友一类的,毕竟羽松是女性。

    在走廊上和几位干员打了一下招呼,羽修杰的通讯器震动了起来,上面是凯尔希发过来的讯息。

    因为整合运动的行动,乌萨斯帝国已经改变了对感染者的政策,其中一些采取怀柔政策的城邦也变成了抵制状态,乌萨斯帝国极有可能开始清缴感染者,他们现在抓住了感染者不再会扔进隔离区而是直接杀死。因此有大量的感染者向周围的国度逃难。他们之中不乏你所需要的人,去试试吧。

    乌萨斯帝国那个熊人国么羽修杰记得乌萨斯帝国还是有皇帝,有贵族的。简单的来说既然有上层阶级那么必定存在被压迫的下层阶级,以前被压迫的大部分都是感染者,而现在感染者受到了整合运动的号召,虽然只有一个小小的切尔诺伯格出现了问题,但是羽修杰相信很多乌萨斯的感染者都不会坐以待毙。

    在自己的腰包之中翻找了一下,羽修杰从上面取出来一本马哲和一本共产党宣言呢喃自语道“看起来,乌萨斯帝国需要来一场十月革命让那些人看看什么叫布尔什维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