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其实,我的能力是魅惑!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请坐。”

    给费舍尔拉过来一张小凳子,又为他倒了一杯水。

    看着这位年轻的乌萨斯人有些坐立不安的姿态,羽修杰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本来今天要请过来的人不只有你,可是中间出了点差错。”

    “请过来差错”

    费舍尔一听,原来和自己一样的人不只有几个么

    “是的,大约有五个人左右,可是随着整合运动的行动,整个乌萨斯都开始戒严了起来。想要与其他人进行联系并且请过来是相当费劲的一件事,更何况,这五个人中,只有你是正常人。”

    其实一开始羽修杰就只想着带一个人回来,慢慢的进行考验,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可不能是一个温室的花朵。革命的理念也是需要逐步培养起来的,两个世界的观念不尽相同,各种各样的变化也是在需要考虑的范围之内的,要知道在自己的世界,革命也是失败过很多次才成功的,这可不是什么一朝一夕的事情,有时候一次可能的失败就会导致功亏一篑。

    因此,培养出一个班底就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了,而且这个班底可以武力不足,但是智慧必须过人,而且还具有领导者的资质。就像是整合运动一样,拉起了声势浩大的队伍之后,只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可惜的是整合运动的感染者们跟错的人,塔露拉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因此羽修杰怀疑整合运动的背后应该还有一些其他势力的影子好吧,这一点羽修杰实际上并不怎么排斥,若是不与其他势力合作,初期可能连武器都没有。人民的手中若是没有了武器,那还怎么与敌人战斗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重型机枪之类割韭菜的武器,但是也拥有着如同天火一般一次性可以直接攻击一片区域的术士,这也是在必须考虑的一环啊。很麻烦,相当麻烦。若是羽修杰强行依靠自己的能力拉起来一个队伍,那也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一旦羽修杰离开,那么一切都会瓦解,届时所有人都会遭受可怕的报复。

    “费舍尔同志,知道为什么请你过来么”

    轻轻的拿起了水杯,羽修杰看着费舍尔说道“因为你很纯粹,同时拥有一些其他人所没有的特质。在此之前,我认为我们可以聊一聊其他的事情,比如说,你认为在乌萨斯皇帝颁布了最新的法令之后,感染者们的待遇将会如何”

    听着羽修杰的询问,费舍尔沉思了一会,随后慎重的开口道“感染者们不会坐以待毙,他们绝对会奋起反抗的。以前虽然受到了压迫却至少有一条活路,而现在,活路也没有了。甚至是那些没有被整合运动激进思想感染的人们也会被迫加入他们,我想接下来一段时间,乌萨斯帝国有的忙了但是帝国是强大的,庞大的体制,庞大的边境线,庞大的人口基数。这一切都注定了整合运动会失败。虽然切城事变引起了帝国的警惕,可是实际上比起整合运动,帝国可能更加在意的是对外的战争。”

    “聪明。”羽修杰拍了拍手然后说道“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一旦所有的感染者都被杀死或者驱逐了,之后曾经对于感染者们的压迫会转到哪里呢”

    “会”费舍尔闻言,面色变得十分难看,他已经知道羽修杰要说一些什么了,虽然他也是属于某个人的资产,是奴隶,可是比起那些生活在隔离区的感染者而言好太多了,同时也没有考虑过一些问题,可是现在,当感染者全部被杀死和驱逐之后,曾经用来压迫感染者的手段就会转而施加到他们这些奴隶的身上实际上,大部分的感染者,都是奴隶。费舍尔只是运气稍微好一些,至今没有被感染的幸运儿罢了。

    “好吧,先生。实际上不论感染者是否存在,我们都是受到压迫的人,只是我们之中的一些人自认为地位比感染者高一些实际上,我们都不过是可怜虫罢了。即使是这繁华的圣彼得堡,伟大的东宫之下也存在着被奴役的人们。”

    “是的,你能想明白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同志。”

    除了慢慢的引导以外,羽修杰根本不会去做多余的事情。随着等级的提升,记忆的进一步解锁,羽修杰在自己的记忆中发现自己一般来说大部分时间都是当幕后黑手,只有在一些必要的时刻才会站出来,站在世界的中心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毕竟世界任务就是这么安排的,虽然是世界观测者,可是做的事情却完全不是观测,自己要是不去推一把的话,鬼才知道到底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够走到那一部。

    虽然一开始羽修杰没有考虑过引入正常人,毕竟任务是带领感染者走出困境。然而,羽修杰已然发现这是行不通的。这个世界感染者的人口基数是相当庞大的,然而感染者的寿命十分的短,少的只有一两周,多的也不过四五年。人口多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每时每刻都有正常人转变成感染者。

    因此,羽修杰决定改变策略,直接从正常人方面开始入手,一旦药品的研制成功,正常人与感染者之间的对立关系就会直接打破,而彼时那些把感染者当成苦力来使用的国家肯定不会同意这一点的一群免费的劳动力突然就消失了,资本家可不会这么坐以待毙。

    在那个时候,双方的关系就已经升级成为了权贵者与被压迫者之间的故事了,而那个时候整合运动的存在已经可有可无了,到时候,就该殉道者登场了。而现在羽修杰要做的,仅仅只是为无产阶级们拿着镰刀和锤子惩戒这个国度而铺路。这是必然的,矛盾必定会爆发,而羽修杰只不过是稍稍的将其提前一步,仅此而已。

    “那么,费舍尔同志,你愿意,为了这个崇高的理想而献身么”

    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羽修杰已经在刚才为费舍尔描绘出了一个美丽的国度,那是曾经引起赤潮的人们所期望的国度,一个没有任何隔阂,一切平等的国度。

    “我,愿意”

    很坚定,没有任何一丝犹豫,对方已然掉入了羽修杰的陷阱之中,虽然,这个陷阱并不坏,因为羽修杰并没有向他撒谎,他的确在为了这个理想而行动。虽然,他只是为了他自己。

    “那么,给你发布一个任务来向我证明你的能力吧,费舍尔同志。”

    说着,一个名单放在了费舍尔的面前,那是除了费舍尔之外,另外四个人的联系方式,住址,外貌特征。这些人,都是看完了两本书籍之后开始有了自己思绪的人,但是,他们都是隐藏起来的感染者。

    “保证完成任务”

    在挑明了对方身份的情况下,费舍尔依然接受了这个任务。

    看着费舍尔的背影,羽修杰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啧这个亲和力的被动未免也太好应用了吧”

    影子从他的背后冒了出来,如同一个替身一般。

    “如果没有这个被动能力,想要当一个幕后黑手恐怕是要花费数倍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