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3.挖墙脚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人已经来了么”

    拿起卡斯个自己倒的茶,嗅着那清香的问道,羽修杰轻轻的把茶杯放在了自己的嘴边。这东西在罗德岛可是享受不到的。在罗德岛的时候羽修杰每一次进食和饮水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中招了。毕竟医疗部的同僚们看自己的眼神都是虎视眈眈的,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一般,现阶段又要借用罗德岛的力量,不然羽修杰早就溜了。

    “已经到了,就在隔壁等待。”

    邀请自己到来的人是一位医生,同时也是一位感染者,在炎国有着不大不小的地位,学术界的地位也是中间层的,不能算是顶尖的那一批却绝对是不可或缺的那一批,凯尔希给自己的那份名单上面的人,都是一些在学术界没有太高的地位,但是研究都是相当的超前而且都是现在所需要的人,同时他们也是偏向于感染者一方或者本身就是感染者。

    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羽修杰沉思了一会后说道:“按照原定计划吧啊,对了,把这个戴在身上。”拿出了窃听器递给了卡斯,羽修杰随时准备监听一下他们之间的谈话,这是第一次挖人,所以羽修杰得在场,到时候要是失败了也好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出现了失误,虽然失去了很多记忆,可是羽修杰也是知道的世界不是围着自己转的,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是一帆风水,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接过了窃听器,收入了荷包之中,看着羽修杰拿出了耳机带上之后他点了点头,离开了包间走了出去。

    叫来了服务员,点了两盘茶点。羽修杰拿起了目标的资料。

    这个目标并不是这么好对付的,首先他在27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医学教授,其能力可见一斑。同时他又是一位富有同理心的人,是在对感染者进行救助的时候出现意外变成了感染者的。最后这是一位悲观主义者同时因为自身的身份而有一定的自卑感。

    罗德岛人事部对于这位秦联心教授的分析已经全部摆放在了羽修杰的面前。凯尔希在挖墙脚的时候都会优先让人事部出马收集目标的资料,然后进行接触,分析对方的行为习惯以及过往的履历,一般来历不明的家伙是不可能出现在罗德岛的除非对方表现出了极高的价值。

    比如说羽修杰,他的一切履历都是不明,同时种族还是几乎没有在泰拉世界出现过的智人种族,可是罗德岛依然接纳了羽修杰。其一就是因为他在切城救下了ae这个罗德岛的中坚力量,其二就是羽修杰已经表现出了自己那超乎寻常的价值。羽修杰的医术可以说是只要是个组织的领导者都不会放过的。

    所以经过各种判断,这位秦联心教授就成为了目前来说最合理的目标。这一次来主要还是为了观察卡斯的工作,同时也是观察一下这位秦联心教授是否有能够成为同志的心性,一个组织的高层如果仅仅只是一群普通人的话,那是没有未来的。然而羽修杰才不会认为偌大的乌萨斯帝国和炎国会没有自己的目标。

    想要改变感染者现状的人很多,而想要改变农奴制的人却没有多少要么本身就是受益者,要么就是已经麻木了。光是依靠感染者之间的对立是没有未来的,果断还是先竖立一个阶级敌人比较好。你看那乌萨斯,它又大又拉仇恨。

    “您好,秦联心教授。”

    耳机中传来了卡斯的声音,对方已经与秦联心接触了。

    “卡斯先生,请坐。”

    下一刻传来的是一个儒雅的声音,对方是一位年近三十的男子,资料上显示对方从未在公共场合上失态过,看起来应该是一位很重视自己言行举止和仪表的人。也从侧面上反应了对方是一位在意他人目光的人。

    “秦联心教授,我这次来的目的之前在电话之中已经与您聊过了。请问您考虑的怎么样”

    在此之前卡斯就已经在网络上与秦联心联系过了,卡斯虽然也是一名医生不过卡斯在学术界的地位显然是没有办法和秦联心平等对话的,要不然他也不至于沦落到去成为整合运动的一个小小的行动组组长了。就像是秦联心一样,虽然已经变成了感染者,可是在炎国除了某些限制外出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威胁。因此卡斯只能通过电话和秦联心联系了,而本次的见面也是秦联心提议的。

    “卡斯先生,你应该明白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什么所说的未来,你身上的那个东西,才是未来。”

    对于卡斯的话语,秦联心显然是选择了拒绝,这一次出来他的目标仅仅是因为卡斯之前在电话之中提到过的那个可以抑制感染扩散同时在感染率不超过百分之一之前服下可以避免被感染的阻断药物,这个之所以是阻断药物也是因为先决条件,当发现自己被感染之后再吃就没用了。但是那依然是希望,作为一个感染者,秦联心自然明白感染者的处境,所以他才会像卡斯提议了这一次的见面。哪怕目标很有可能只是一次谎言他也愿意去试试。

    耳机中传来了一阵摸索声,随后物件被摆放在了桌子上。接着又是一阵开启包装的声音,由于是监听的缘故,没有办法看见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中间这一段没有任何的话语,秦联心可能是在检查药物。

    “这就是你口中的阻断药物恕我直言我,无法相信这个药物实在是太奇怪了,几乎都是我认识的草药变成了我不认识的形状然后组合而成的”

    过了一段时间,秦联心才再一次的开口道:“你之前所说的加入你们仔细跟我说一说吧。”

    此世,秦联心终于开始认真的考虑卡斯提议的可能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