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4.希望从来都不是被赐予的,而是自己的双手去争取的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先生,您对在乌萨斯采取的行动有什么看法么”

    看着秦联心仔细的观摩着那自己怎么都无法看透的药物,卡斯确定对方已经提起了对真药物的兴趣,拉拢的成功率提升了。所以卡斯开始转变了话题。羽修杰在圣彼得堡留下的火种这件事卡斯已经知道了,因为羽修杰认为这并不是一个需要对自己人隐瞒的事情至少,卡斯比起凯尔希更像是自己人更容易掌控。

    “乌萨斯发生了切尔诺伯格事件之后,我没有办法指责乌萨斯皇帝的法令。因为乌萨斯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度。”

    放下了药物,秦联心伸出手取下了自己的眼镜,用纸巾擦拭着。

    “您有没有想过一件事。为什么乌萨斯的感染者数量远超其他国度,不论是炎国还是维多利亚,甚至是在哥伦比亚这样的国度,感染者的数量都没有如同乌萨斯一般,几乎占据了五分之一的人口。而且这个数量还在持续不断的增加。”

    虽然不太明白卡斯的意思,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人员,秦联心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五分之一你太保守了,根据我曾经前往乌萨斯进行援助的经历来看,除了还在学校涉世未深的孩子,乌萨斯的感染者数量远超这个数字。”

    在切城事变以前,乌萨斯对待感染者的态度虽然是严苛,至少还能活。切城事变之后,乌萨斯对待感染者的态度就已经变成了赶尽杀绝。可是即使是如此,乌萨斯的感染者数量却依然没有减少。每天都不断的有人被转变成感染者他们不是自愿的,也不是意外,而是被迫转变为了感染者

    “您应该知道导致乌萨斯的感染者这么多的原因吧。”

    “嗯”

    闻言,秦联心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这个面容沧桑的男人。卡斯那似乎闪烁着光芒的瞳孔真平静的盯着自己。

    “是运气吧乌萨斯的国土辽阔,但是移动城邦并不多,所以天灾导致的感染者会出现很多好吧,我对这方面没有任何了解,因为我只是一个医生。”

    正如同秦联心所言,乌萨斯的国土十分辽阔。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泰拉世界中国土最为辽阔的国度了,这个国度不仅拥有着最为辽阔的国土,也拥有着众多的人口。可是相对的,乌萨斯的移动城邦实比起这辽阔的国土和众多的人口来说际上并不怎么多。大部分的乌萨斯人都是定居在某个不怎么发生天灾的地方。在预知到天灾到来之后会提前撤离来避免损失。但是,这绝对不是乌萨斯拥有着如此之多的感染者的原因。

    “是体制。”

    伸出了手,卡斯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说道:“是因为乌萨斯这个国家的体制导致了他们感染者众多。实际上,这个问题不只是乌萨斯拥有,现在阶段除了一些地域偏僻不怎么受到天灾侵害的宗教国度以外,能够说出名字的国家几乎都有这样的原因。炎国和维多利亚还好一些,但是依然不容,泰拉病了,病原体是源石,而传播的媒介就是这些国家的体制。”

    “体制这种经过了上千年演化而来,最适合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你居然说它是传播病毒的媒介”秦联心面色冰冷,他放下了手中的水杯看着卡斯说道:“恕我直言,卡斯先生,或许我认为您应该去精神科看一看,是不是源石影响了你的思考。”

    无视了秦联心的讽刺,卡斯依然用手指敲着桌子。

    他沉思了一会,根据羽修杰和自己的说法然后整理着自己的语言。

    “是的,但那时以前,以前源石的能力没有被发现,天灾也没有如同现在这般频繁。”手指依然不急不慢的敲着桌子,卡斯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随后说道:“大人,时代变了。”

    “以前,源石只是一个开采困难的矿石,但是自从源石被当成新能源来使用之后,时代就已经变了。机械的运动需要源石,电厂发电需要源石,武器制造需要源石,铳械,子弹需要源石。就连移动城邦的行动也是需要源石的,而源石的开采是极其困难的,稍有不慎就会变成感染者。而乌萨斯不接纳感染者。”

    “没有感染者帮忙开采源石,那么乌萨斯只能让普通人去开采源石。而那些去开采源石的人都被迫变成了感染者,如此周而复始,这也就导致了乌萨斯感染者泛滥的原因。而另一个原因在乌萨斯,底层的人民是没有权利的,他们只是上层大人物之间的货物,他们的性命在贵族手中不值一提,他们的死亡对于大人物而言只不过是一个冰冷的数字罢了。”

    看着卡斯,秦联心面色冰冷,双手抱胸如同看着戏剧演出一般。

    “然后呢你是准备说服我加入你们和其他感染者一起起义恕我直言,整合运动的情况你应该也看见了吧看起来我有必要重新评估一下罗德岛的立场了。”

    “不,我们可不只是对感染者我们的愿望,是创造出一个感染者,正常人都可以一同生活下去的世界。压迫,没有自由,甚至连基本的教育都无法得到。穷人的孩子只能是穷人,贵族的少爷永远是贵族。这样的世界,你真的喜欢么”

    一个,感染者,正常人可以一同生活下去的世界,没有压迫,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自由,孩子们可以得到教育,穷人也能向上攀登,贵族不努力就会变成穷人那不是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么

    “你们想要建立一个乌托邦么可是正常人很感染者之间的隔阂对,你们已经有了药物,可以让正常人不再惧怕被感染”想到了这里,秦联心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卡斯,你和你的组织的理想都过于伟大,过于遥远了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感染者来说,已经没有未来,没有希望了至少三代以内来说是这样的。”

    卡斯顿时笑了起来,他和气的对着秦联心说道:“教授,先生跟我说你肯定会所这么丧气的话语的。所以先生让我跟你说。”

    顿时,卡斯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他的脸上全部都是严肃的神情,就像是在做一件庄严肃穆的事情一般。

    “没有未来,我们创造未来

    没有希望,我们创造希望

    希望和未来从来都不是依靠上天的施舍,而是要我们用手抢来的若是我们现在誓死力争,那么无论多么的不可能,希望就始终是存在的要是不去试一试的话,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做不到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后辈,为了那人人平等自由,没有压迫,没有统治的泰拉”

    望着卡斯那庄严肃穆的神色,在那一刻,秦联心心中的某一根弦被拨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