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5.前往龙门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当两本可以掀起燎原之火的书籍放在了秦联心的手中,开始于卡斯以同志相称的时候,羽修杰已经离开了茶馆。

    卡斯这个家伙的挖墙脚技术不错啊开场就把一个教授拉入伙了,开门红。虽然这可能也与秦联心本身的经历有关,但是至少是成功了,而且羽修杰也试探过了,秦联心没有多余的想法,至少现在没有。他的的确确被卡斯画的大饼所吸引了,哪怕这张大饼现在连麦子都还没有种下去,他也明白这一点,但是他愿意去试试。就算不能够改变那些被压迫的人们。也能在殉道者中进行药物的研究,为挽救感染者的命运而尽上一份力。

    他是个不错的男人,但是这样的人在泰拉世界还有很多等着羽修杰去拉拢。按理来说拉人入伙是需要经过长时间的考察的,好在有罗德岛的人事部帮忙进行核审和考察,羽修杰直接从凯尔希那里拿到了资料就让卡斯上门去拉人了。

    这么一算,罗德岛的人事部似乎也不像是和羽松所说的那样是吃干饭的啊羽修杰有点怀疑是不是因为羽松对人事部逼迫的太狠了一点,所以为了应付羽松才不断的拿出已经入职干员的简历来凑数毕竟人事部也不是神啊,寻找猎头公司进行交流考察也是需要时间的,这可不是什么游戏,人事部的招聘也不是十连抽奖。

    “去一趟龙门吧。”

    在心里稍微合计了一下,羽修杰决定还是去一趟龙门看一看。虽然凯尔希表示不用担心,龙门的情况对于羽松和阿米娅来说只能算是一场历练,而且她还有其他的安排,虽然过程可能会很危险,但是结果肯定不会出现问题。但是羽修杰一想到塔露拉可能就在龙门他就有点不太放心。

    果然还是因为整合运动和那个不知名组织的合作招来了天灾的缘故么而且塔露拉本身也不是这么好对付的。那个龙女很发明,她和她的整合运动对于羽修杰的计划是一个阻碍,最好能够直接将其挫败,不过羽修杰也有一点好奇,要是赤色的潮汐涌起之时,自认为是为了感染者而发声以及行动的整合运动会不会直接分崩离析。

    之前卡斯跟羽修杰坦白过。在整合运动之中,其实还有很多他这样的人,但是大家都知道,人一旦多起来就很容易被民意所胁迫。即使是拥有理智会自己独立思考的人在那样的环境下也会变成激进分子,乌合之众这四个字可不是闹着玩的。但是当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开始沉思甚至是后悔,就比如卡斯一样。

    而这个时候,革命的火焰熊熊的燃烧而起,估计至少有一半以上被民意胁迫,拥有悔意的整合运动人员会直接转投。因为羽修杰说的是对的。

    他们成为感染者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卖给他们面包,愿意给他们服务,愿意对他们释放善意。

    而他们加入了整合运动之后,依然没有人愿意卖给他们面包,愿意对他们释放自己的善意,整合运动并不是表面上宣传的那样为了感染者而行动,他们仅仅只是一群令人厌恶的恐怖分子罢了。

    正如同羽修杰原本世界的某位精神领袖,切格瓦拉曾经说过的那样: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但是,整合运动不同,他们走后,没有人愿意帮感染者修建学校和医院,不会在聘用感染者,曾经聘用的也会被解雇。不是因为他们加入了整合运动,仅仅只是因为他们也是感染者可以说,整合运动毁掉了那些没有加入整合运动的感染者们所拥有的一切。

    然而羽修杰可不是来者不拒的那种,他所需要的,是最纯粹的那一批人,他们为了同一个信仰而聚集在一起,愿意为了这个信仰赴汤蹈火,但是他们却又不会被这个信仰所左右,他们也拥有着独立而又正常的思想,这些人才是羽修杰所需要的。只拥有信仰的人不过是个疯子,羽修杰并不认为疯子能成为自己的助力。

    登上了前往龙门的列车,却被告知龙门最近戒严了,如果没有要事最好不要前往龙门。羽修杰展现了自己作为罗德岛的雇员的身份之后才被允许上车,而列车中的人很少,大部分人都被拒绝了,这是对于他们的保护。毕竟现在龙门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棋局,看不见的棋手已经开始在这片棋局之上博弈了。现在这个时间段任何入场的人都有可能成为棋子,如果是普通人的话那最好还是不要进入。

    “老哥,龙门戒严是怎么回事啊”

    随便找到了一个邻座的男人,对方是一位天使,手里还拿着铳械。

    “是整合运动。整合运动的人渗透到了龙门,根据信息似乎有大行动,所以龙门现在只许居民外出避难,不允许无关者进入。”

    看了一眼羽修杰,这位天使老哥稍微的往后靠了靠,毕竟羽修杰一身黑袍还带着鸟嘴面具,看起来就和自己这种拉特兰人不对路,如果不是没有看见萨卡兹的标致的话他都开始怀疑羽修杰是萨卡兹了。

    “整合运动那些家伙之前的行动不是被打退了么而且还被剿灭过一次这些家伙该不会是想把龙门变成第二个切城吧”

    “第二个切城他们想得到是挺好的。切尔诺伯格的事件完全是因为乌萨斯方面的疏忽还有天灾的原因,各种巧合撞在了一起才导致的惨案,龙门可是炎国的一个重要的移动城邦,怎么可能会让整合运动的人肆意妄为。”

    这位老哥虽然试图离远一些,不过好像是一个话唠,羽修杰呢喃自语的一句话都能让他透露出这么多信息。

    “那老哥你去龙门做什么”

    打量着面前的天使,虽然在公共场合拿枪有些问题,但是因为天使似乎人手一把铳械所以反而不需要关心、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殊的。

    “我是龙门近卫局的军警,之前在休假,一听到出事情了就回来了。”

    说完天使便不再说话。

    “嘿,你就不会问一下我去做什么吗”

    闻言,天使睁开眼睛看着羽修杰说道:“疫医,我知道你,之前救了我几个同事,还帮了我们很多忙。所以我才允许你上车的。”

    感情人家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了啊。

    顿时羽修杰就没有什么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