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4.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龙门发生的事(情qg)与自己何干?好像,还真的有点关系,若是龙门出问题了,那么和罗德岛的合作肯定会终止。虽然凯尔希没说明白可是羽修杰明白的,龙门和罗德岛的合作是非常重要的一环,龙门本来就是与罗德岛有交流的友方势力,在将来罗德岛登上舞台的时候会成为罗德岛的助力。

    “也并不是全然无关”

    当前的等级是54级,羽修杰已经在这个世界忙活了很久了,目前的等级总算是爬到了一个可以看的等级了,虽然只有54级还是有点丢人,但是就目前来看这个等级已经够用了,要知道75级羽修杰就等于已经完全解锁了,54级就相当于已经解锁了三分之二的力量了,而75级之后的等级提升解锁的全部都是记忆。都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记忆罢了

    至少,还可以去医院帮助一下那些受伤的人。

    这个时候不正是割韭菜的好时机么?

    如此的想着,羽修杰和一个负责看住他的勤务人员表示了自己的想法之后一路绿灯直接把他拉到了龙门最大的医院,因为整合运动的暴乱,医院之中堆满了伤患,普通的伤患甚至只能站在医院的外面,里面的(床chuáng)位需要留给伤势更重的人。

    拿出了自己的鸟嘴面具带上,羽修杰开始在病患的(身shēn)边奔走,和其他医生交谈起来。他的打扮很奇怪,也很吓人,甚至让一些病患产生了自己是不是已经快要死了,都已经看见了死神的使者这样的错觉。不过对于那些了解疫医(身shēn)份和信息的人来说,这一(身shēn)打扮的出现无疑就是一枚定海神针。而龙门的医院对于疫医是早就有过了解的。

    不只是龙门,基本上有实力的医疗公司和医院都了解过疫医以及他那神奇的医术。虽然他们并不相信谣言和网络上的都市传说,可是谁都没有办法否认疫医的医术真的很高明。

    都市传说什么的,其实都是真的。这是自古以来的真理,就像是四大天王有五个一样。

    另一边

    “作战怎么样?”

    坐在椅子上,凯尔希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明明一切都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疫医给出的药物对于矿石病的研究和解析更上一层,整个罗德岛的医疗部门现在都找不出几个肯出去出任务的医疗人员了,结果整合运动的人却一点都不安分,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去袭击龙门明明,只要在忍耐一段时间,药物就会被制作出来,那个时候整合运动的问题就不在是问题了。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整合运动已经攻入了龙门市区,太古广场那边陷入了争斗状态,我们的产业和人员已经提前转移了,博士和阿米娅他们已经和近卫局的人汇合了,他们准备集结兵力对市区的整合运动成员进行剿灭。”

    通讯器中传来了罗德岛干员的声音,对方正在龙门的现场向凯尔希报道现场的状况。

    “疫医呢?”

    博士那边的(情qg)况凯尔希已经明白了,虽然近卫局在整合运动的压制下变得有些不那么效率了,可是当他们熟悉了感染者的作战方式之后一切的镇压都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凯尔希知道整合运动的行动不过只是一场试探罢了,想要这么轻易的攻陷龙门?不可能的,塔露拉不是蠢货。

    “疫医正在医院给伤患进行治疗。要我通知他去和博士他们会合么?他的医术在战场上会对我们而言会有更好的帮助。”

    羽修杰绝对是罗德岛最让人在意的干员,不论是那被评价为超越常人的战斗技巧,亦或者干员闪灵和守林人的汇报中恐怖的力量,还是那从敌人的俘虏之中拷问到的信息中提及几乎毁天灭地的力量。除此之外,他平易近人,虽然有些慵懒却从不推脱责任,该做的事(情qg)一定不会推卸。而且医疗能力更是首屈一指。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疫医那不含任何源石结晶颗粒的血液,以及疫医自己研究出来的针对矿石病的靶向药物,虽然仅仅只能在融合率超过百分之一前使用,可是那终究是有效的,比起罗德岛这几年的研究成果还要耀眼。

    “他在回报任务完成之后你有去查看过么?”

    听着凯尔希的话语,对方沉默了任务地点他已经去看过了。尸体,到处都是尸体,虽然所有人都是整合运动的打扮,可是从尸体上完全可以分辨出来,这些人就是那个罗德岛一直在追查的组织的成员。而这些人的尸体到处都是,没有任何活口,全部都是一击毙命从尸体上可以判断出这些人是一起向疫医发起了冲锋的,而结果也摆在了眼前,疫医去医院当医生了,而他们则是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尸体一直铺到了目标小楼中,当时他进去查看的时候到处都是尸体,没有血液,子弹直接命中要害,所有人都是一击毙命,而组织的头领也死在了里面,坐在椅子上,额头上留下了血迹,是子弹,直接贯穿了头颅。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有些怀疑自己的认知——不是说铳械的威力并不怎么样么?怎么这一看就像是大屠杀过的(情qg)况是疫医拿着一把铳械做的?而且就是杰西卡干员和雷蛇干员的那种铳械?

    “怎么了?”

    “不没什么,现场我已经去看过了无法描绘。所有敌人都死了,一颗子弹贯穿额头,破坏了大脑。不过正如同疫医所说的那样,对方似乎提前收到了风声暴露了,现场实际上除了一些外围成员的尸体以外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最有价值的或许就是已经被破坏的召唤仪式和一个头领的尸体了。”

    而那个地方已经被他一把火焚烧殆尽了,什么都不会留下。

    “疫医可不像是表面上的那样,一切都不过时他的伪装罢了他一直都是这么的一个存在不要去打扰他吧。”

    最终凯尔希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让自己的伙伴继续监视疫医的想法,那样做没有任何益处,虽然没有危险可是有点浪费资源了,有这些时间还不如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qg)。

    “对了,凯尔西,你知道么,乌萨斯内部开始流传出了一种由底层群众和感染者组成的奇怪组织”

    凯尔希轻微的皱起了眉头“有意思,继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