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1.今天真是美好啊...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龙门近卫局坐落在龙门的市区,近卫局并不只是一栋大楼,而是一片区域,很大,不过近卫局有一栋主楼,这就是龙门近卫局的象征,只是这栋主楼现在已经不在龙门近卫局的手中了,而近卫局的军警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讲近卫局内部的整合运动一扫而空,在刚刚的战斗中陈故意让整合运动的人暴露了自己等人的位置,准备在近卫局将龙门的整合运动成员一网打尽。

    然而实际上整合运动在龙门残余的部队并不多,都在暗中被默默的解决了,这一点如果不是和凯尔希进行了通讯的话羽修杰可能都不知道,但是那也无所谓,毕竟羽修杰此行的目标只有一个,处理掉梅菲斯特这个大问题,让这个扭曲的家伙活着可能会产生一些麻烦。

    大楼之外盘踞着很多的整合运动成员,可是他们的状态似乎相当的不对头,至少羽修杰一眼就能够看出来,那些人已经在濒死的边缘了就像是一具没有自我意识但是能够行动的尸体一般,本来已经做好了攻坚准备的近卫局轻而易举的就突破了防线进入了近卫局的内部,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有效的抵抗,简直就像是等着他们自己进去一般而且近卫局的内部更是只有少数几个整合运动的成员也被军警没毫无压力的给解决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陷阱,对方正等着近卫局送上门的,可是陈根本没有任何畏惧的踏入了陷阱之中。这对于近卫局的人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机会呢?将敌人的指挥官一举歼灭并且覆灭掉整合运动对于龙门的攻势,利用这个绝好的机会,有些时候陷阱未必真的无法反利用。

    “sir!低层已经探测过了,很奇怪,没有任何敌人!高层的时候遇到了和外面盘踞的那些整合运动的差不多的存在,没有任何攻击,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不过越往上这些奇怪的家伙就越多。”

    前方的调查小组回来通报,陈和星熊互相对视了一眼。

    “敌人的指挥部设立在了天台唔,然后就是那些奇怪的敌人装备破烂到几乎不能使用,根本无法想象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而且状态也让人毛骨悚然的”

    “是梅菲斯特。”羽修杰跟在陈的(身shēn)后说道“梅菲斯特的源石技艺可以控制那些濒死的人的(身shēn)体让对方继续战斗,怪不得这么扭曲,亵渎死者的家伙不管在哪里都不怎么会受人待见。”

    毕竟也是曾经一起共事过一段时间的,作为讨厌梅菲斯特小组的成员之一,曾经和羽修杰共享过梅菲斯特的部分(情qg)报,比如说玩弄尸体之类的,那个时候还不太明白什么是玩弄尸体。或许那个时候就应该把梅菲斯特摁死在地板上,那么估计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么多破事了。

    “疫医,你的(情qg)报是哪来的?”

    星熊对羽修杰的了解并不多,至少没有陈了解的多。

    “疫医曾经是整合运动医疗部的干部,在切城灾变的那一天和塔露拉决裂并且带着幸存者逃离了切城,总觉得我们应该庆幸你和那些家伙不是一路人,不然我们可能会遇见一群打不死的怪物了。”

    羽修杰的(情qg)报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至少在罗德岛内部也是公开的,曾经的经历在加上众多整合运动的俘虏,对于疫医的(情qg)报只要还是有心人都能够查到,在了解到这些(情qg)报之后有不少人都在感叹还好疫医离开了整合运动,不然那可怕的医术恐怕会让整合运动的威胁更上一层。

    当然,对于了解疫医战斗力的存在而言,后悔,现在就是后悔。当初怎么就让这条大鱼给溜了呢?!塔露拉你到底行不行啊。

    “星熊,你和近卫局的人一起上顶楼,把那些东西全部清理掉,我和疫医去见见那个指挥者。”

    本来星熊也应该去的,可是陈现在就想着全力全开的大闹一场,有队友在的话很有可能会妨碍到她,当然,羽修杰不算在其中,在陈的眼中,羽修杰根本就不会被她误伤到,虽然没有亲眼见识过,可是根据近卫局内部的(情qg)报来看,这位疫医和自己当初的猜想完全一样,是一个不得了的剑客。用枪的那种。

    “我明白!”

    没有任何的废话,星熊带着人向着顶层通过消防通道而去,而羽修杰则是提前打开了通往天台的门。

    “欢迎到来,长官,当然,还有可恶的背叛者。”

    不熟悉的声音响起,站在天台上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人,而梅菲斯特就在其中。这个家伙的战斗力很弱。

    “老实说,梅菲斯特,我已经放过你三次了,为什么你还要来找死?”

    一眼就看见了一旁的浮士德,对方的习惯羽修杰基本上已经通过心眼来掌握了,躲在哪里,什么时候开枪之类的。拿出了(身shēn)上的手枪,然后从腰包之中取出了千月。

    “哦?是么,那还真是感谢你的仁慈,疫医。”

    心眼微微给予了提示,羽修杰瞬间举起了手枪,一发子弹(射shè)出,破空而来的弩箭被子弹给折断了。

    “还有浮士德,上次我差点就扣动扳机了。”

    拿起手枪对准了浮士德所在的地方,最后微微的放下,这里的弩箭不只有浮士德,还有一些远程控制的弩箭被提前布置了,不过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用,有心眼的存在,虽然无法预知对方的行动,却也能够掌控现在的局势了。

    手中的枪械连续扣动了扳机,站立在梅菲斯特四周的整合运动成员全部应声倒地,而一旁的浮士德见状立即冲出并且带着梅菲斯特到达了有掩体的地方,他现在明白为什么之前狙击的时候自己的攻击会被打断了,因为有另一个人在更远的地方狙击。

    “那么,做好准备了么?梅菲斯特。”

    给手枪换了一个弹匣,羽修杰轻声的说道。

    “准备?我才没有做好准备!!起来!我的护卫们!!”

    因为突然出现了一个计划之外的人直接打乱了梅菲斯特的节奏,他已经没有了刚才那样的底气了,曾经警告过他,看在同事的份上,让他看见了疫医之后不要犹豫,赶紧逃,不然就会死。

    地上被羽修杰子弹穿(射shè)的整合运动成员的(身shēn)体开始扭曲了起来,一块块的源石在他们的(身shēn)上开始疯狂的增殖并且扩大。

    枪声响起,几个躯体瞬间被火焰覆盖了,没有抖动,没有扭曲,火焰将一切都吞噬了。

    “梅菲斯特,我觉得阎魔(爱ài)的台词对你来说不太合适。”举起了枪械对准了掩体,羽修杰轻声道“今天真是美好啊。鸟儿在歌唱,鲜花在绽放在这么美好的一天里,像你这样的孩子,应该在地狱之中被烈焰焚烧。”

    ‘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