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2.尘归尘,土归土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子弹被挡住了,对此羽修杰并不意外,燃烧弹使用的是特定的物质制作而成的,因为附带着燃烧的特(性xg)所以并没有普通子弹的(射shè)速和穿透的特(性xg),被挡住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qg)。

    浮士德把梅菲斯特拉出了掩体并且迅速的后退。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这个男人很危险,相当的危险。仅仅只是被他所注视都有一种万事休矣的感觉。曾经警告过他们如果遇见了疫医,什么都不要做,立即撤退才是上上之策。不要问原因,仅仅只是因为那个男人很危险。当初还被梅菲斯特嘲讽过,可是现在看来,这的确是善意的警示了。这也就说明肯定遭遇过并且也体会过这样的感觉

    死亡或许并不可怕,可是面对着这样的存在,或许死亡之后也不会平息下来。可以接受死亡,但是绝对不能如此没有意义的死去,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前同事给做掉什么的,这一次的行动完全就是一败涂地,根本什么事(情qg)都没有达成,而就此死去是浮士德绝对无法接受的。梅菲斯特也不能死在这个地方!

    启动了四周的弩箭攻击着正在切换子弹的羽修杰,浮士德带着梅菲斯特不断的后退。然而不论如何的后退都没有办法摆脱(身shēn)上的这一层被锁定的感觉,明明已经脱离了对方的视野,那无处可逃的感觉却依然存在。冥冥之中被人所注视着,所有的一些都在对方的眼中明明白白的,做什么也好,说什么也罢,似乎,都是无意义的。

    看着浮士德带着梅菲斯特直接从天台跳了下去,羽修杰也没有任何在意。抬起了千月连续两刀将袭来的弩箭劈飞,随后向着原本梅菲斯特所在的区域冲了过去,从天台之上往下看去,之前那些一直都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整合运动成员如同之前被羽修杰用燃烧弹(射shè)杀的几个人一样已经在梅菲斯特的控制下完全的变异了。这些家伙本来应该是作为围攻近卫局的战斗力而存在的,可是此时却都已经开始撤退了,保护着最为重要的人。

    “陈警官我建议你们的人最好撤离。”

    随着羽修杰的话语,天台陷入了一阵连环的爆炸之中,羽修杰所站立的位置被火焰给覆盖了。而羽修杰却已经提前一步从天台之上一跃而下了。

    黑色的暗影之中,一层薄膜化为了实质出现在了羽修杰的脚边让他作为了落脚点并且继续向下跳跃,远在乌萨斯的影子此时此刻正在为羽修杰坐着远程的协助,虽然他可以瞬间回到羽修杰的(身shēn)边,然而想要在回到乌萨斯就会变得相当的麻烦,除非羽修杰再走一次把影子给送过去。羽修杰不想把事(情qg)搞得这么麻烦,因此影子只能够在万里之外的地方为他进行远程的协助了,虽然没有办法帮助战斗。至少一些便利还是可以的。

    “整合运动的人在撤退,不,应该说那些还算正常的人在撤退,剩下的被梅菲斯特控制的家伙已经被当成舍弃的棋子来使用了。他们在拖时间,而且还是(诱you)饵可惜啊,这一招对我没用。”

    早就通过心眼锁定了两人位置的羽修杰压根就不可能会上当。

    快点结束吧老大,我的力量已经耗费了十分之一了。

    由于距离实在是太远了,羽修杰一(身shēn)的神秘系能力全部都在影子上,自(身shēn)反而足够的纯正。没有任何多余的奇怪力量以此来作为使用千月的载体,主要是千月会排斥所有其他的力量,不然羽修杰怎么说也会修习几个魔法一类的,其他的不说,单打独斗的时候闪光术其实(挺tg)好用的。

    “没事,很快就结束了。”

    “可恶,可恶!!那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掩护在小部队之中转移的梅菲斯特不断的对着空气发泄着自己的怒火。明明一切都是最好的布置,所有的行动都正常,敌人最后也一样步入了自己的陷阱!可是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被那个带着鸟嘴面具的男人给毁掉了!!可怕的力量!仅仅只是看一眼就失去了反击的!生物体中最基本的求生本能甚至让他不敢动弹!!

    “梅菲斯特,冷静下来。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和所说的完全一样,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危险了,以后若是有任务会遇到那个男人的话一定要优先拒绝。”

    浮士德到是十分的冷静,他知道他们还没有脱离危险,危险的家伙还跟在他们的(身shēn)后,一步一步的走来,并且试图取走他们的(性xg)命什么能够跟死神抢人的医生,这分明就是死神本尊,这样一来不是一切都好解释了么?

    一个依靠人海战术都无法战胜的人是相当可怕的,疫医就是这样的存在。

    现在想来,当初在切尔诺伯格之时,塔露拉没有和疫医打起来真的是太幸运了不然那个时候可能整合运动的行动才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那个让人完全没有办法升起任何一丝一毫战斗的男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开始完全没有听见过这号人啊!就像是凭空冒出来一般

    “是啊,别慌,问题很大,冷静也没用。”

    声音从远方传来,在他们前进的路上,羽修杰一手拿着千月一手拿着手枪正靠在一旁的路灯上等着他们。

    看了一眼被大量整合运动成员保护在中心区域的梅菲斯特,羽修杰收起了手枪。之前在近卫局忘记要子弹补给了,现场制作的话自(身shēn)的材料不够用了,这又是一把普通的手枪不能使用魔力来添加子弹,那么还是放置吧。

    拿起了千月,对准了人群之中的梅菲斯特。

    “梅菲斯特,老实说,你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我的计划。我实在不能容许一个脑袋有问题的跳脱分子这么暴躁下去了。”

    看着被围绕的结结实实,连一丝缝隙都没有露出来,明显是不给羽修杰狙击机会的整合运动团体,羽修杰低下头,取下了自己脸上的鸟嘴面具,露出了一张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面容。他本来一直都是紧闭的双眼睁开了,而浮士德和梅菲斯特那那种冥冥之中被锁定的感觉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名为死亡的(阴y)影笼罩在了他的(身shēn)上,他们所看见的是一双泛着青色光芒,其中还夹杂着一丝红光的双眼。

    举起了手中的千月,羽修杰(身shēn)体微微的往前倾斜。

    “一切,皆为梦啊”

    在那一刹那,浮士德似乎看见了飘落的花瓣一般,那个代号为疫医的男人如同光芒一般穿过了人群之中,手中的木制刀刃贯穿了所有挡在他面前的同伴,没有血液,没有哀嚎,甚至没有伤口,他们就这么死了,无声无息,死的没有任何的价值,而自己所保护的人也就这倒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一切,似乎都在一刹那间便完成了,可是这一刹那间,似乎也成为了永恒一般。

    “到底是谁”

    没有死亡,却感同(身shēn)受的浮士德看着羽修杰离去的背影,如此的呢喃着。

    “只是一个,路过的世界观测者罢了,不用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