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3.可以留下来,可是没必要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龙门的事件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羽修杰坐在罗德岛的器械上提前回到了罗德岛,他的任务其实只有毁掉那个神秘组织的召唤仪式,其他的一些都不在于他想干,后面主要是在掩护羽松和阿米娅与霜星战斗的时候看见那些被特意的摆放在整合运动的旗帜然后被活活烧死的无辜者的图腾的时候,才下定了决心要处理掉梅菲斯特。

    整合运动已经是十分危险并且激进的存在了,而梅菲斯特的存在或许是整个整合运动之中最为寂静的一个,他的存在根本就是一种(禁j)忌一般。怎么说呢要是让他一直这么存在下去并且各种活蹦乱跳的给感染者这个群体泼污水的话,这样会对羽修杰接下来的行动造成更多的困扰,为此,他不得不提前把梅菲斯特给解决掉了。

    至于塔露拉,老实说,现在是在没空去找她。而且她也隐藏了起来不在露脸,连之前突袭龙门的行动也是梅菲斯特起底的,连弑君者和都没来,怎么看都觉得梅菲斯特似乎已经变成了弃子一般。虽然按照一开始的布局,如果不是羽修杰利用心眼锁定然后用神秘系的力量进行追击的话他们是绝对可以安全撤退的。

    不过羽修杰真正想要杀死的也只有梅菲斯特一个人,其他的全部都是因为挡在了他的面前被他顺手干掉的罢了。浮士德还不值得羽修杰多开一枪。而且魔眼的力量也不是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的。

    回到了医疗部,迎接羽修杰的是一堆(热rè)(情qg)的医疗人员,作为率先研发出了抑制药物甚至能够让未感染者抵抗初期感染的存在,羽修杰的地位在整个罗德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虽然一开始羽修杰就因为那一手惊人的医术而得到了不低的地位。然而拥有着这样的医术,最多也就能救上万人,可是若是能够完成抑制感染的药物,那绝对是名垂青史,甚至可以说一举扭转这个世界局势的存在。

    在罗德岛的内部,羽修杰的地位已经差不多可以和羽松平级了,当然,这或许也有凯尔希默认的原因。

    羽修杰不知道自己的前(身shēn)到底和凯尔希坦白了多少,似乎从一开始凯尔希对羽松就是一副不冷不(热rè)的姿态。话说回来了原来自己在成为世界观测者的初期的时候是会交朋友并且坦白秘密的人么?或者说是因为自己的确把凯尔希当成了自己真正的朋友才会这么做的?

    因为上面的神大人们从来都不(禁j)止世界观测者透露自己的秘密,只要不过于提及上面的世界以及不干扰任务的话,他们才不会管这些打工仔做了一些什么。交朋友?没问题,你要是开心的话你甚至可以把一两个土著变成队友带往其他的世界。

    这样的队友羽修杰有很多,只是他们终究不是世界观测者,在有限的寿命之中选择了回归故里亦或者就此消逝。悲欢离合什么的,已经经历的太多太多,比起其他的世界观测者而言,羽修杰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世界观测者,因为上头的那位大小姐的恶趣味——莎萝发布的任务基本上不是观测任务而是参与任务。

    “所以,我把梅菲斯特给做掉了,我觉得你应该没什么意见。”

    坐在凯尔希的办公室中,羽修杰放下了手中的水杯。

    “当然,那个家伙消失了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好处。”

    死掉一个梅菲斯特对于整合运动而言可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凯尔希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整合运动放在心上,她更加在意的是整合运动背后的势力,当然,现在基本上也不再关注这些了,按照一开始的计划。凯尔希已经在向几家有合作并且关系不错的势力透露了罗德岛的最新研究成果——羽修杰所的药物的弱化版。

    羽修杰的药物是自己制作出来的,而罗德岛的医疗人员依靠着最新的设备以及羽修杰的药物和制作方式使用了逆向工程之后在没有羽修杰血液的基础上找到了一些替代品,虽然药效只有一半,却也足够了,至少对于目前这种完全没有任何办法抑制感染只能够采取防护的(情qg)况下足够了。

    而且,老实说,羽修杰对于自己制作的药物其实也不怎么满意。因为在他的理想中,他希望制作出来那种可以逐渐的减少融合率并且最终将源石颗粒驱逐出人体的特效药物。老实说,能做到,但是需要耗费羽修杰大量的血液以及更多的药物。所以与其耗时耗力的去制作可以让感染者复归常人的药物,还不如制作出类似于疫苗之类的药物。

    “你觉得整合运动背后的势力是谁?”

    忽然间,一直默默的看着窗外的凯尔希开口询问道。

    “乌萨斯。”

    没有任何的犹豫,羽修杰直接了当的回答了凯尔希的疑问。

    “理由。”

    “不需要理由。”

    总不能跟你说我在圣彼得堡的(情qg)报人员已经差不多快要把乌萨斯内部摸了个底朝天了吧?那些黑料一旦暴露出来,哦豁,这足以加速乌萨斯的灭亡了。

    沉默了许久,羽修杰最终叹了一口气说道“很快,这个世界就要变天了,你准备好了,但是阿米娅还没有准备好我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指责你,毕竟你已经做到最好了。但是你不觉得阿米娅太过于理想了么?”

    “你呢?在这个马上就要变天的世界,你又扮演者什么样的角色?和上次一样在萨卡兹那边挥手之间翻云覆雨?”

    “我只是,想给感染者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以及,让这个腐朽的世界更新换代。”

    “你的任务?”

    “差不多”好吧,看起来之前的自己似乎已经把很多东西都跟凯尔希说过了,可能已经算是交心的朋友了吧?羽修杰很怀疑那个时候如果自己用的不是女(性xg)的素体的话估计就不是交心的朋友而是多了一个老婆了e血亏么?

    “上面的大人物还真是恶趣味。”

    言谈之间,办公室中再一次陷入了寂静,羽修杰起(身shēn)准备离开这里动(身shēn)前往医疗部门。

    “这一次,也和以前一样做完就走么?”

    “”

    可以留下来,但是没有必要若是随便一个世界都如此留念的话,我最佳工具人的称号就要被一无所有抢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