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8.开始了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能够引爆这个世界的信息并不多,矿石病被治愈的信息绝对算一个,而且这个信息比起什么国家解体,恐怖袭击,甚至是大战将起都还要让人震撼。感染者占据着这个世界上总人一层,数量是何其庞大,感染者是没有办法逃脱死亡的宿命的,而且他们本(身shēn)也会成为感染源,因此并没有什么人愿意接纳感染者。顶多只是为感染者援助罢了。

    当罗德岛制药的消息传开并且得到确认的几天之后,这个形式将会发生改变,困扰着人们的矿石病将会消失,感染者们从今往后将会变成曾经的那些得了感冒的病人一般,不会被排斥,不会被排挤,他们将不会在受到歧视,不再是奴隶,劳动力,也不再会是一个可以移动的威胁。

    老实说,这个消息或许对羽修杰的计划有着一定的威胁,因为在羽修杰的计划中,曾经被乌萨斯的法律所压迫的感染者们也是自己的助力,而这些被压迫者们没有在整合运动的号召下发生暴乱本(身shēn)也就意味着他们有些安于现状了,当然,也有很多智者不相信整合运动的口号。

    当药物确定被研发出来之后,这一部分人的心就不会如同之前这么火(热rè)了,他们只会安稳的等待着治愈药物的到来,然后重新做回普通人。毕竟能够重回普通人的生活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当然,这个消息对整合运动的打击也是相当严重的,羽修杰可不相信整合运动的那些乌合之众都是愿意为了塔露拉赴汤蹈火的。他们也都只不过是一些走投无路的人罢了。

    凯尔希的这一招无疑是釜底抽薪,直接将整合运动存在的基础给瓦解了,消除了感染者和正常人之间的隔阂,整合运动的口号还剩下什么?除了曾经的确参加了暴乱并且杀死过无辜之人已经走投无路的人以外,其他的那些在整合运动的号召下加入,没有犯下过大罪的人是还有回头路的。

    已经五天了,网络上散播出去的信息已经开始有影响了,虽然乌萨斯官方的人在压制这个消息,可是网络上我们有的是人,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按照计划,接下来我们的人会带动那些被压迫的感染者和奴隶开始游行示威,一旦有人开始想要,那么很快就会变化成暴乱,开始暴乱之后我们将会使用武装力量攻陷圣彼得堡然后向乌萨斯诉说我们的需求。

    “乌萨斯肯定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要它同意?很快其他移动城邦也会在我们的引导下开始陆陆续续的起义没有在一开始就铲除掉我们的种子便是他们所犯下的过错。

    原本这个计划并没有什么成功的可能(性xg),因为乌萨斯对于感染者而言都是直接杀死。而当凯尔希开始助攻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了感染者变回正常人只是时间问题,为了在国际上的声望以及不被指责,他们开始肯定会留一手的。很容易就变成双方对峙的局面,而一旦有人按耐不住,那么计划就开始了。

    羽修杰从未想过依靠游行示威就能够达到目的,尊严不是依靠别人施舍的而是需要用自己的双手来争取的。

    已经开始了。

    影子站在窗户边,看着街道上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示威人群,那些人衣衫褴褛,几乎都是奴隶,当然也有感染者夹杂在其中,虽然他们现在依然被人所恐惧,可是在殉道者内部,能够抑制矿石病的药物早就发放了下去,他们是比所有人都更早知道矿石病抑制药物信息的,自然也就接受了自己的同伴可能是感染者这个事实。

    实际上只要忽视了感染者的(身shēn)份,双方还是能够很友好的相处的,特别是站在同一阵线的战友。

    “我们这边也准备吧。”

    羽修杰并没有穿上那(套tào)疫医的服装,毕竟疫医的服饰一开始就是作为行动的(身shēn)份来使用的,个(性xg)鲜明的服饰和出众的能力结合在一起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兴趣,也很容易提升名声,而现在羽修杰已经不需要他了。

    很快,外面的街道便响起了铳械的声音,整个圣彼得堡似乎在一瞬间乱成了一锅粥。羽修杰知道是为什么,因为圣彼得堡新的决策者就是他一手推上去的啊,那个自诩为乌萨斯皇室最厉害的一条狗在刚刚得到了赏赐的不久就遇到了这样的(情qg)况,当然不会手下留(情qg),他肯定会把这件事当成一个功绩然后向上汇报的。

    只是,这件事远远没有他所想的这么简单。

    在影子的刻意引导下,殉道者的人分成了三组,一组人不断的冲击着军警们的防线,一组人则是本(身shēn)就是圣彼得堡的军警,穿上了往(日ri)的制服来制造混乱,而另一组人则是负责端掉指挥处,三组人分散行动,在影子的帮助下,一直在抵抗的军警们就如同当初在切尔诺伯格一般因为被切断了上下级的通讯而乱成了一团,被游行示威的民众们冲击。

    只是他们这一次所需要面对的并非是当初在切城中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感染者,而是一群被长期压迫着的奴隶们。这些人不袭击无辜的人,他们的目标很简单,军警单位,政要部门和人员,当然,还有那些曾经压迫着他们的贵族们。

    隐藏在其中的殉道者成员手里都有着各自所需要的信息。经历过影子培训的他们很清楚应该如何引起人们同仇敌忾的(情qg)绪,特别是他们还是一群被压迫者的时候。

    有心算无心,还有影子的神秘系能力的协助。几乎在短短的一天时间内,圣彼得堡便沦陷了。同时,占领了圣彼得堡的人们向着乌萨斯高层,不,应该说是向着整个泰拉世界都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废除奴隶制度。

    废除感染者的劳作协议

    废除贵族和皇室特权

    前两个还可以考虑考虑,后面那个直接就是要了乌萨斯皇室的命了,这种近乎胡闹的要求根本不可能得到(允)许,而羽修杰要的就是这个拒绝。

    这似乎就如同一个讯号一般,庞大的乌萨斯帝国内部开始接二连三的出现了起义,有的很快就被镇压了,而有的则是陷入了僵持,有的城市甚至成功的夺取了控制权,变成了如同圣彼得堡一般。

    从旁观者的眼光来看,这偌大的乌萨斯帝国,似乎已经岌岌可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