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62 林芳身上的死气

作品:《重生九零神医萌妻

    苏萌和谢云亭正说着话,谢长河跟林芳就回来了。

    林芳见状微微一愣,突然意有所指地说道“原来你们认识啊”

    谢长河一听,下意识看向苏萌和谢云亭,面露狐疑。

    苏萌眨眨眼“我和云亭哥哥被关在一起,当然认识啊。

    当时云亭哥哥浑身都好烫,吓得我都把藏起来的橘子分给他了。”

    谢云亭冷眼看着林芳,接着说道“我当时发了高烧,都快死了,要不是萌萌把她的橘子分给我,恐怕我根本就撑不到现在。”

    苏萌紧接着说“是啊,云亭哥哥当时好危险的,医生都说,要是来得再晚一点,他就烧傻了,还会有生命危险”

    谢长河一听,不禁又紧张起了谢云亭。

    他慌忙问道“当时这么危险你怎么都不说”

    谢云亭冷着脸“你一来就骂我,心里只有你的吗”

    谢长河被他说得不自在,又有些恼羞成怒“什么小老婆她是你妈”

    谢云亭立刻尖刻起来“我妈早就死了,她死了吗”

    谢长河气得脸都青了“你看你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我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你怎么就是不听话”

    “我要是乖乖听话,还能活到现在吗”

    谢云亭意有所指地看向林芳,“她一怀了孩子,我就出事,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

    谢长河顿时噎住。

    怀疑

    他当然怀疑过。

    可是他觉得,应该是他想多了。

    林芳是什么样的人,他这些年一直都看在眼里,哪里还需要怀疑什么

    她就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

    更何况,林芳也是刚知道她怀了身孕,难道她还能未卜先知吗

    “我知道你不喜欢她,可你也不能这样胡说八道”

    谢长河说到这里,突然看向苏萌。

    林芳会意,立刻对苏萌说道“小妹妹,姐姐带你去买吃的好不好啊”

    苏萌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却不得不装作可爱的样子“好啊。”

    谢长河要跟谢云亭说话,人家这是要清场呢。

    她要是不出去,岂不就是不识时务了吗

    苏萌瞥了谢长河一眼,又给了谢云亭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跟着林芳走了出去。

    当着谢长河的面,林芳笑得那叫一个温柔。

    然而一出病房,带着苏萌走出一段距离后,她的脸色就迅速拉了下来。

    刚转了一个角,她就停了下来。

    “行了,就在这儿吧。你这种人呢,我是见得多了。

    别看年纪挺小,心眼儿一个比一个多。

    我一看你这种穷酸样子,我就觉得恶心。

    像你这种穷人,平时恐怕连澡都不洗吧

    哎~真是脏死了。你离我远点,别把脏东西传到我身上”

    苏萌瞥了她一眼,还真是离远了。

    林芳不禁有些得意,她就说嘛,这种小丫头片子,几句话就搞定了。

    之前她是顾忌着谢长河,束手束脚的,才吃了憋,现在谢长河不在,她可不会让这个死丫头继续嚣张下去。

    林芳又接着说“还有,你以后离我们家云亭远点儿。

    谢家有的是钱,像你这种穷酸,谢云亭才不会理你。”

    说完,她得意地看向苏萌。

    死丫头这下该哭了吧

    然而看见苏萌此时的模样后,她就愣住了。

    苏萌居然没哭

    她不仅没哭,还满脸嘲讽“你说的穷酸,是指以前的你吗

    穷酸,心眼多,不洗澡,说的就是你自己吧”

    林芳顿时恼羞成怒“你胡说什么我说的明明就是你

    你少给我扯乱七八糟的,得罪了我,信不信我能让你在这里待不下去”

    “不信啊。”

    “你”林芳气结,伸手指着苏萌,“你这个你”

    “别跟我说话,我嫌你脏。”

    苏萌刚说完,突然听见陈秀华的声音。

    “萌萌”

    她扭头一看,果然看见陈秀华来了。

    苏萌微微一愣,突然猜到什么。

    陈秀华这个时候来找她,恐怕是因为

    “萌萌快跟我走妖妖灵要把你爸爸抓走,你快去帮他作证,就说你是自己在外面玩的时候被坏人抓走的。”

    她用力抓着苏萌细细的手腕,根本不给她反驳的机会,拖着她就走。

    苏萌不满地抿紧了唇,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就这么被陈秀华拉走了。

    走的时候,她突然心有所感,忍不住回头看了林芳一眼。

    这一看,果然发现林芳肚子上的死气更重了。

    里面的孩子,恐怕是保不住。

    苏萌赶紧加快了步子。

    快走快走,走得慢了这女人说不定会碰瓷

    陈秀华很快察觉到苏萌走得快了。

    她不知道原因,还以为苏萌是想去救苏文强,顿时多了几分信心。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其实非常依赖苏萌这个女儿。

    可惜只有遇到事的时候,她才想得起苏萌。

    一旦没了事情,苏萌就被她抛在脑后了。

    林芳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意味深长地眯起眼睛。

    刚才那个女人的手背上好像贴着输液胶带,难道她也是这里的病人

    不行,她得去问问。

    如果那个女人真是这里的病人,她就让医院把她们赶出去

    死丫头还敢跟她斗,真是太嫩了

    林芳快步走向护士站。

    就在这时,一个男病人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他看起来还很年轻,最多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

    身形却有些佝偻,仿佛身上扛着无形的重量,已经被压弯了腰。

    林芳正好从他身边经过,而前面不远就是护士站。

    错身而过的时候,林芳嫌恶地捏着鼻子躲开了。

    这一幕正好被男病人看在了眼里。

    他突然抬起头,直勾勾地看向林芳。

    林芳打扮得很好看,身材也很曼妙。

    然而,男病人并没有在意这些,他直勾勾地注释着林芳身上的首饰。

    只见金光灿灿,绿意盈盈,端的是好看。

    他知道,那是黄金和翡翠。

    都是值钱的玩意儿

    男病人的呼吸突然重了,他想到林芳刚才的嫌恶,突然恶向胆边生,猛地朝她身上扑去

    抓住项链用力一扯,然后是耳环。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