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杨帆启航

作品:《海贼王之氪金系统

    一星绿卡管家梅丽,无天赋,有一个技能,中级造船术。

    一星绿卡铁棒亚尔丽塔丑,天赋怪力:五百道力以前增加百分之十的力量属性,无技能。

    二星蓝卡鱼人阿龙,天赋鱼人血统低级:可以自由在海中呼吸,游泳速度速度有一定加成;技能:超速再生牙齿。

    三星紫卡奈芹,海贼王剧场版幻之篇章中出场,与七武海女帝汉库克对战,迫其爆衣感谢的实力级人物。

    天赋中药宗师:自动获得各种中药医学知识;

    技能:中药拳法,以药物的辅助,和拳法结合形成攻击。

    招数:中药拳法毒苦地狱抵御精神攻击密药、中药毒气可以腐蚀衣物、中药拳法高丽新人返老还童、汉方拳法奥义葛根腿技、冬虫夏魂散打枪拳法、中药弧膜防御技。

    再加上希古玛,这就是泽林四百万贝利,四十抽获得的五张整卡,其他就是二十七片不同人物的一星绿卡碎片,当然也不是无用,十张就可以兑换同星级的万能碎片,再之后十张万能碎片,就可以随意兑换一张同星级卡牌。

    虽然四百万贝利没有达到,泽林的预期目标,但好歹还是有一张三星卡吧,泽林只能自觉强行不亏了。

    “不过辣鸡我就不说了,超速再生后面的牙齿是什么鬼逼格降低的有木有,而且可以给别人使用吗,地球上牙医好像很有钱途啊。”泽林十分无语的吐槽道。

    不再废话,泽林赶紧将这个偏向辅助的奈芹卡牌装备上,醍醐灌顶般的感觉出现。

    不只是攻击招数,颇为博大精深而且奇怪的医学知识,也出现在泽林的脑海之中,让他有种胀痛的感觉。

    “狗蛋开启训练场模式,我要消化消化自己的所得,还有药材之类,可以幻化出来吧”泽林揉了揉太阳穴,皱着眉头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只能训练使用,效果也只有在训练场中才能出现,出去即会消失。”

    “好,时间到了,给我自动充值,有人来了,再让我出去。”

    “没问题。”爱听这话的狗蛋,兴高采烈的答应道。

    转眼间,场景改变,训练空间了。

    泽林看着眼前,众多的中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中药拳法高丽新人,发动。”

    泽林的双手如划出幻影般,抓捏着各种药材,塞入口中疯狂咀嚼。

    不用称重,不用煎熬,直接使用,起效快,中药拳法就是这么简单暴力,而且还能对别人使用,相当强力。

    只见泽林的身形,如时光倒流一般,变成了一个七八岁小孩。

    “这真是变态啊”

    泽林面色发青的看着自己稚嫩的小手,感受着身体的轻盈,大叹道。

    “不过缺点就是实在太苦了,唉,撤热打铁试试下一招吧。”

    就这样,泽林一直训练到天明,直到西法教官的到来。

    “布拉姆少将听到你的要求,说你不识抬举,直接连夜坐船走了,这是给你的任命书。”西法教官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好自为之吧。”

    目送西法教官离去,对于没有拜布拉姆少将为师,泽林倒没有后悔的感觉,毕竟他变强只能依靠系统,拜师纯属于浪费时间。

    “在校期间表现优异,任命我去深海大监狱当狱卒”泽林看着任命书,口中不断嘀咕着,“要是说布拉姆这个小肚鸡肠的家伙,没动手脚,谁信”

    深海大监狱看过海贼王都知道,这是海军最安全的场所,当然要排除金狮子和路飞越狱这两件事。

    和平,对于一个平民海军来说,就意味着升迁无望,到这个地方,那只能做好苦熬一辈子的准备,可以说是断绝了泽林的前途。

    这就是现实,不公且真实

    当然泽林对于海军职位什么的,倒不怎么看中,但深海大监狱可谓是于世隔绝,没有城镇的存在,在里面当狱卒,又不能出海剿灭海贼,那么泽林唯一的收入,就只是几万贝利的军饷,这绝对是泽林所不能忍受的。

    “唉本来还想在海军呆着,但这不是逼我当逃兵吗”泽林叹息道,将任命书胡乱塞进怀里。

    去深海监狱赴任这是不可能的,要求换地方也不现实,退伍又必须正式任职三年才能申请,三年又三年,泽林可等不及,唯一的选择就是逃了,当然也要做好被通缉的人打算,毕竟逃兵是海军最为不耻的。

    “不过先把队友每个人答应给我的一千贝利,要回来才行。”说着,泽林急匆匆的出门了。

    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稀疏,整个大地似乎都沉睡过去了。

    泽林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背着一个大包袱,身形如瞬移一般,不断向着港口的方向闪动。

    明天就会出海赴任,再晚就没时间了,必须找到一艘船离开,对于这个最高战力只是上校的小岛,泽林有信心不被任何人发现。

    “呼”

    不断使用剃的泽林,闪过一道道探照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一艘单帆小船,六七米长,一个人驾驶绰绰有余。

    “别了,新手村面朝大海从,春暖花开,杨帆启航”泽林一脸兴奋的自语道,这种自由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就这样,对于大海一无所知的泽林,出发了,向着未知的远海。

    “清晨,大海,朝日,薄雾笼罩的薄幕、氤氲散射着的晨光,虽然不能算是多么罕见的奇景,但是也勉强算是让人心生向往了,这或者得算是一个好兆头了吧。”

    泽林转过视角回望远方水天相接的那一线。

    此时风暴刚刚过去不久,上下一致的蔚蓝带着难以言明的澄澈,与清晨透过朦胧的雾气照射过来的带着冷色调的日光相互交织,从单纯欣赏的角度上来说的话,他的表述还是很有道理的,这是能吸引人的景致。

    “不过如果能换个地方就好了。”

    泽林身无着力,飘浮于海面上,如同鱼肚翻白一般,叹息道。

    没错泽林现在不在船上,那艘单帆小船,早在他出海的第一天,就遭遇风暴沉了,一个航海知识约等于零的人,驾驶着龙骨长度在十米级以下的单桅渔船,不遇难才叫怪事了。

    要不是鱼人阿龙卡牌赋予的鱼人血统,让泽林得以在海中呼吸,恐怕他现在早已不在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