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上船

作品:《海贼王之氪金系统

    泽林再加一把劲,让古拉迪乌斯的焦尸碎成粉,这才发现加斯帕迪已经不见踪影。

    “出师不利啊”

    泽林摇了摇头,打算再次运用见闻色霸气进行追踪时,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右手再次摸脸,此时的泽林已经变为刚刚死去的古拉迪乌斯模样,毕竟相比于同样的模样,具有唯一性的恶魔果实能力更为保险,对有着古拉迪乌斯人物卡的泽林来说,绝对能做到以假乱真,况且这个真货还变成了渣,还能顺便坑一把多弗朗明哥,虽然他在动漫中还是蛮吸粉的,但泽林可没因此对这个弑亲的人产生好感。

    不得不说海贼王世界的衣物,当然也可能是古拉迪乌斯的衣物竟还算完好,倒省了泽林一些麻烦。

    抖了抖衣物上面的残渣,泽林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的便穿上了,就连口罩都戴上了,当然风衣沾血又一个大坑洞,这是没办法了,只得在空间内找一件应付穿上。

    “嗯,不错。”

    泽林活动着身体,满意的点了点头,特别是对自己这头赛亚人般的发型,十分满意,如果是金黄色那就更好了。

    当泽林准备完毕,再次行动之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叫住了他。

    “古拉迪乌斯大人,这是什么味道你怎么换风衣了少主吩咐的任务完成了吗”

    泽林回过头来,发现来人是一个女仆装扮的小女孩,直接明了她的身份baby5。

    “我滴个乖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每次行动时就碰见熟人”

    泽林此时十分无语,为什么当个刺客就这么难,鉴于对方未成年,泽林无法做到像刚才一样下死手,他还是有着底线的,只得发挥演技再混一下了。

    “baby5,没什么,衣服破了换一件罢了,任务还没完成,你来干什么了”

    “海军发现我们了,所以现在要撤离了,少主说他会联系。”

    “靠靠靠这是要进敌方大本营不成不过好像也不错啊”

    泽林陷入纠结之中,通过刚刚跟古拉迪乌斯交流,多弗朗明哥的目标是手术果实,他自己又不知道路,刚好可以搭一趟顺风车。

    长生不老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虽然泽林自身就有手术果实能力,但他可不能自己给自己做手术。

    也许对于得到了“永生”能力的人来说,这或者可以称之为诅咒的一种,就像布鲁克一样,但对于得不到的人来说,那绝对是莫如其上的追求,而泽林只是一个俗人,达不到看破生死的境界。

    所以上多弗朗明哥的人船,这个可以有,虽然击杀加斯帕迪的事现在没办法做了,但目的地一样只是早晚的问道。

    “好,带路吧。”

    “古拉迪乌斯大人,你这是需要我吗”

    “额是。”

    看着baby5突然变得狂热的表情,即使看过动漫了解到了,但真实面对时,泽林还是有些不习惯。

    “好”

    baby5一脸喜意的,在前面带路,向着撤离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泽林一直保持着沉默寡言的表现,还好原主人也是如此,因此没有露出破绽。

    上了船,泽林向多弗朗明哥报告一声,便在一旁环臂站立,等待其他人的到来。

    “全员到齐了”多弗朗明哥的视线扫过众人,而后接着说道,“那么尽快撤离吧。”

    “多弗,因为手术果实的时期,先前我们的计划必须再次延期了吧不过手术果实也确实有值得这么做的价值。”迪亚曼蒂以标准小流氓的姿势坐在一张椅子上,而随着他翘起小腿的不停晃动,那椅子也跟着前后摇摆了起来。

    “咈咈咈咈咈咈要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的话,当然是好事了,手术果实再次出现,并且被一群愚蠢的海贼主动送上门来还有比这个更幸运的情况吗至于德雷斯罗萨一直都会待在那里,属于唐吉诃德的东西或早或晚我都会拿回的,所以不用担心,现在只不过是稍稍晚了一会的那种情况。”

    听着他们的交谈,泽林算是唤起了对原剧情的回忆,回忆得到手术果实的那群海贼。

    不得不说得到了手术果实且向世界政府叫价五十亿的海贼,虽然很蠢,但是蠢的相当之“可爱”。

    因为为了跟世界政府交易,他们找了个可靠的中间人黑暗世界里“无所不能”的多弗朗明哥。

    “不过他们虽然是一群不懂那颗果实真正价值的白痴海贼,可哪怕这样,世界政府或者海军的出价也绝不会低,40亿贝利50亿贝利100亿贝利都有可能,但是由于种种理由,我必须把这颗果实拿到手里。”

    接下来多弗朗明哥话锋一转,“不过在跟对方接触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一下我可爱的弟弟。”

    “呐,多弗,呐,多弗,柯拉松离开了大约有半年的时间了吧,你不觉得在他不在的时候,我们遭遇海军的次数变少了吗尤其是鹤中将那样的海军。”托雷波尔姑且这么提醒了一句。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虽然这么反问了,但多弗既不为弟弟辩解,也不感到愤怒,他的态度一如既往因为他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咕嘿嘿,没什么,我当然也愿意相信柯拉松。”

    大家都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不过也并不是在说假话,如果问多弗愿意相信自己的亲生弟弟吗他肯定是愿意的,在亲手杀死了父亲之后,他肯定也不想再次体会这种相似的经历和感受了哪怕是恶魔也会有流露出人类感情的时候。

    不再理会托雷波尔之后,多弗朗明哥将一个电传虫拿到了手边,然后很娴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很快的,电传虫就接通了。

    “柯拉松吗”多弗的声音被神奇的电波不知道传递到了世界的哪一个角落。

    这是罗西南迪离开之后,多弗第一次主动进行联络。

    数秒之后,那边传来了清脆的敲击声确实是柯拉松,但连泽林这个局外人都感受到他的犹豫。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这个无所谓了,现在快点回到船上,刚好有一个可以治好罗的病的机会我得到了手术果实的情报。”

    “虽然带着相当程度的危险性,但我已经决定这次一定要把果实弄到手了,然后我决定让你吃下这颗果实,这样的话你就可以亲手治好罗的病了。”

    多弗朗明哥并没有就手术果实多做解释,因为柯拉松也是天龙人,自然懂得那颗果实的强大之处。

    对柯拉松的试探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