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丽莎

作品:《海贼王之氪金系统

    “该死,那就给我拿枪反击,辛辛苦苦让那老家伙造枪,可不是让你们干嚎来的,哎,等等”

    突然,美女丽莎的目光转向不远处的尸体,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眼神不由一亮,嘴角露出几乎病态的笑容。

    “这可真是美丽啊”

    美丽这个词一出,周围海员部下们的身体都为之一振,整个场面,突然寂静下来,仿佛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啊嘞怎么啦还不快点都搬过来,别让我生气呀”

    “啊是”

    “厉害,真是太厉害了,杀个人还能这么炫酷,可不符合常理啊为什么一颗小小的子弹,怎么能弄出这么大的场面”艾米丽趴在炮弹上,双手拿着望远镜,惊奇的问道。

    在这个奇异的世界还讲究常理泽林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艺术本就必须凌驾常理之上。”

    “不就是杀人吗还谈什么艺术”

    “呵,要知道我并不是杀人,只是我的演出让人窒息。”

    “是是,我的大艺术家,请问创造这几件美妙的艺术品,现在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泽林嘴角上扬,“我从淤泥中复苏,我是灼热的青莲,我是,唯一的美。”

    “呕”艾米丽做着呕吐状,“没想到泽林大哥你可真是够自恋的,我是不是该作首诗赞美你”

    “诗要知道任何诗句,都不能与我的作品相配。”

    艾米丽为之一哽,撇撇嘴,不愿再往艺术这话题上纠结,继续拿着望远镜看了看,“现在怎么办他们好像准备开枪了,好像还是我爷爷制造的,射程威力没得说,我们在空中,就是一个活靶子。”

    泽林将目光将狙击镜上移开,收起低语,站起身来,相当轻松的说道“呵呵,本来还有些麻烦,不过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将他们的尸体转移到身边。”

    “现在请容我说一句。”泽林慢慢的张开双手,高昂的说道“艺术就是爆炸”

    轰隆巨大的轰鸣声随之传来,一朵巨大的娇艳玫瑰,在甲板上绽放开来,而在起之下是淋漓的鲜血,显得格外的凄美。

    “这,跟小巷里一样,原来你的子弹能二次爆炸,到底怎么做到了,不要扯什么艺术和恶魔果实,我的鱼骨头炮弹都需要我研制出来,才能自动生成”

    “拜托,告诉我这天才般的设计,是你想出的,制造方法呢”

    看着痴迷盯着他的艾米丽,这个时候才有研究者的风范,泽林果断摇了摇头,即使有着两张生枪手卡牌的加持,他对低语的一切还是摸不着头脑。

    艾米丽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不过还是有些失望,“我就知道,笨蛋大哥,怎么可能设计出这么厉害的枪和子弹,那么你认识它们的设计者吗天才什么的一定要见识见识,然后超越他”

    “嗯,当然认识。”

    “那可以带我去见他吗”

    “不行。”

    “小气鬼”

    “他不在这个世界上。”

    “啊他死了真是太可惜了,天妒英才。”

    “没有,只是不在这个世界。”

    “哈”

    “泽林大哥,我觉得你那里有问题,要我带你去看医生吗”艾米丽指了指脑袋说道。

    “你这丫头,还是快点准备吧,要跳下去了,会游泳吗”

    “当然”

    “嗨”

    泽林用力攀上甲板,放下因为逞强,狠狠灌了一肚子海水的艾米丽,还有无力翻鱼肚流着海水的鱼骨头,在海水没干前,它就是真的哑炮了,不过从这可以肯定的是它真是吃了恶魔果实,而不像泽林手中低语一样的存在,虽然一把武器,海水一把吃了鱼类恶魔果实的武器,会呛水,真的很奇怪。

    这艘船上除了艾米丽和鱼骨头的吐水声外,显得十分寂静,在满甲板血腥零碎的映衬下,还真有种幽灵船的感觉,当然依靠三颗万众倾倒就解决了全部敌人,这纯粹只能想想。

    至少在泽林见闻色霸气的感知下,船舱里还有许多人存在,只不过心中都充满了恐惧,看来都不是战斗人员。

    可泽林的脸色还是十分的凝重,他死死的盯着不远处那扎堆的肉块和木板,毫不犹豫的取出弗兰基将军,严阵以待。

    “轰”

    突然木板血块堆四散开来,极速向着四周飞射过去。

    “砰”

    泽林迅速抽枪打散飞来的木板,扭身转进驾驶舱内,幸好艾米丽位置处于弗兰基将军身后,倒也不需要担心她。

    “该死,就是这丑陋的东西破坏我的美丽吗”

    一个妙曼的身影慢慢从烟雾中走出,微怒的声音响起,是那样的悦耳。

    泽林定睛看去,这才发现正是才出场,就让他心中一荡的妖艳boss丽莎。

    此时,可能是因为炮火的原因她生无寸缕,但泽林心中再无一丝荡漾,在这样贴近的时候,泽林两个神枪手视力加持下,对方那虽然很淡几乎遍及全身的缝痕。

    没错就是缝痕,胸部,面部几乎各个部位都有,虽然还是很美,但还是给人一种不协调的感觉,就好像全都不是她自己的一样。

    泽林非常肯定这种感觉,对方不同于前世的整容,而是犹如缝合怪般的存在。

    而接下来更是证实了这一点,只见面前的丽莎随手丢掉空药瓶,她身体猛然肿胀起来,犹如撕裂一件衣服一般,皮肤的缝合口崩裂开来。

    最终一个肌肉堆结面容扭曲似恶鬼的人出现,看起胯下还真是一位女性。

    真是很难想象她说如何缩这样小的,不给毕竟这是不科学的世界,什么能力出现都要可能。

    恶鬼丽莎活动着身体,眼中充满了厌恶。

    “丑陋,真是太丑陋了,你知道构造这样美丽的外表,废了多大的功夫吗”

    “这位还真是不清楚,不过你因此到底该死了多少人不会感到罪恶感吗”

    “哈你会在意自己的衣服用了多少羊毛吗你身后小女孩的红眼睛不错,我这人有个习惯看见美丽的东西,就想占有,给我用用吧”

    “你这家伙该死”

    泽林心中怒意横生,直接控制弗兰基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