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钟声长鸣

作品:《海贼王之氪金系统

    “这,这,这就是你真正的力量吗”

    艾尼路喘着粗气,嘶哑的声音之中是深沉的迷茫与难以置信。

    “不可能,这样的力量真的是人类所能够拥有的吗”

    艾尼路脸上一片狰狞,看着泽林的眼睛之中满是血丝。

    那如太阳般耀眼的火球,天灾一样的裂变,轻易就把自己最自以为豪的招数完全击溃,何等令人绝望的强大

    “真正的力量”泽林摇了摇头说道“犹如井底之蛙的你这么绝对吗”

    “井底之蛙,是说我吗作为神的我失败了吗”

    艾尼路脸上一片茫然,和漫画中被路飞击败不一样,面对自己无可奈何的橡胶人的无奈和面对压倒性的恐怖战力的强大对手的战败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开什么玩笑啊作为神明的我居然也会失败”

    艾尼路喃喃自语,随即表情猛地一变,那是极为愤怒的表情,口中歇斯底里道,“我,神艾尼路就是无敌的啊”

    “霍哦,看来还是我高估你了吗”泽林有些惋惜的说道“就这么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吗”

    看不清形势太过自负的家伙,总是令人讨厌。

    “名为艾尼路的家伙无论输上多少次都无所谓。”艾尼路晃晃悠悠的举起右手,语气坚定无比,“但是,唯独作为神的我,是绝不能输的”

    “如果神明也会战败的话,那我”

    “放电”

    并不算强烈的电流从艾尼路的手中绽放,就像是一条条小蛇向着泽林席卷而来。

    “噼啪”

    泽林就连霸气都没有开,单单凭借结实的肉体就已经硬抗住了艾尼路最后的放电,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已经濒临绝境的艾尼路现在就连对泽林造成伤害都做不到了。

    “你难道不怕死吗”泽林对艾尼路的坚持,有些刮目相看。

    “死耶哈哈哈哈那又如何,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为神明带来黄昏之景的弑神者”艾尼路哈哈大笑。

    “名字哈哈哈哈。”泽林仰天大笑,一个颇具仪式感的吟唱之声响起,赫然正是佩恩登场的音乐仪式。

    “太阳为父,月亮为母,从风孕育,从地养护,吾之言为律令,吾之语为法则,因吾言述,虚幻为真实,虚无之创造,吾乃众神之主泽林”

    “众神之主”艾尼路愣住了,口中一字一顿的念叨着。

    “没错,凡人怎么可能同时拥有这么多能力,还有这从虚空中发出的圣歌,唯一的他是真正的神。”艾尼路眼神变得火热,热切的看着泽林。

    “这天之王座的空窗期已经很久了,而我将立于顶端,引导凡人,雷神艾尼路你是否原意助我一臂之力”泽林表情庄重而神圣,慢慢的走向艾尼路身边,伸出了手。

    “我我愿意”艾尼路表情狂热的说道,急不可耐的将手放上去。

    艾尼路就是一个晚期中二病患者,对自己神明的身份确信不疑,达到深度催眠的地步,而收服这样的人很难,因为凡人更不可能凌驾于神明之上,既然如此,那么就配合艾尼路演出,让神明统领神明好了,这就是泽林的计划,而且效果拔群。

    黄金之城山多拉的遗迹,大地被战斗洗礼,风化已久的断壁残垣被扫掠一空,只留下大片的焦黑。

    一扇空气大门向外推开,泽林带着焕然一新的艾尼路走了出来,肉球果实能力真是变态的一逼。

    “神主,请问现在有什么吩咐”艾尼路难得一副恭敬的模样。

    “先去找找冰雪女神莫奈吧”

    走了大半段路,泽林两人穿梭过一条幽暗的隧道之后,终于发现了对方。

    莫奈蹲在一面石壁前,小心翼翼扫去浮尘,拿着放大镜耐心寻找着蛛丝马迹,时不时在笔记本上沙沙记录下一段段繁长生硬的文字。

    沉迷在考古中的她,一点也没发现背后多了一个人,直到泽林的影子挡住了她前方的石壁,她才皱眉转过了身。

    “哎,船长又是新同伴吗”

    “是啊雷神艾尼路,实力不错,刚才雷声滚滚,黑云压顶万雷齐落,你就没发现”泽林随口问道。

    莫奈看着手上的笔记本,迷茫眨着眼“有吗”

    泽林捂着脸,无语道“我一直以为你是温暖御姐,想不到竟然还有天然呆的属性”

    随后泽林揽住莫奈的细腰,领着艾尼路,踏着月步飞向不远处的巨大藤蔓。

    “等等,船长,遗迹的考古工作还没结束。”莫奈单手挡着烈风,贴在泽林耳边道。

    “先把历史正文看完,这才是头等大事你应该也发现了,遗迹遭到了劫掠和破坏,遗留下来的信息少之又少。”

    莫奈眼神黯然点了点头,她根据有限的线索,推断出曾经的山多拉素有辉煌城市的美誉。城内皆由黄金铸造,一砖一瓦,哪怕是墙壁都刷着金漆。

    而现在,她细心翻找了几处重要建筑遗迹,却没有发现一丁点黄金。辉煌的黄金之城,只剩下了风化的断垣和空落落的土石墙壁,可见这里遭遇了灭绝性的野蛮挖掘。

    “一群被贪婪腐蚀的罪人,他们破坏了历史”莫奈面如寒霜,冷冷说道。

    让一旁飞行的艾尼路大为尴尬,他可是黄金之城毁坏的罪魁祸首。

    冲开一片白茫茫的云海,泽林带着莫奈降落在巨大藤蔓的最顶端。凭借过人的眼力,他很快就在一簇白云之中,找到了此行的目标,山多拉的骄傲,象征着崇高友谊的黄金钟。

    黄金铸造的大钟,由于其雄浑而又美妙的钟声,正如黑夜中的灯火一样,能够为在暴风雨中航行的船队指引方向、点亮希望,故又称山多拉的灯。

    巨大的黄金钟通体黄金铸建,在阳光下熠熠夺目,纵使表面覆盖了一层青色苔藓,也无法掩盖它的美丽。四百年期被海流冲上云霄,历经无数风吹雨打,瑰宝已然在绽放它的璀璨光辉

    亲眼看到这口金碧辉煌的大钟,泽林不禁喃喃自语“何等壮观太耀眼了”

    莫奈双目迷离,怔怔出神道“好美”

    “空岛居然还有这样的东西存在吗”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空岛之神响雷果实能力者艾尼路,他脸上满是赞叹“居然连我这个神也不知道吗”

    敲响黄金钟的欲望升起,熊熊引燃了泽林的热血,一口气憋在心里不得不发。他纵身跃起,漆黑的拳头狠狠击打在巨大的钟身上。

    “当当当”

    美妙的钟声荡漾在天际,浑厚而悦耳的声音冲散白云扩散而下。雄奇壮阔不足以表述万分之一,这钟声仿佛是敲响在人内心深处,引发灵魂的共鸣,涤荡一切烦恼和污秽。

    美妙的音调净化心灵,让人深深陶醉其中,不愿醒来。钟声在天国之岛响起,不得不让人感叹冥冥之中自由安排,似乎连神都认为这钟声应该响彻在云端,是能够让人的心灵都感受到洗礼的美妙声音。

    钟声连续响彻,许久才渐渐终止余音绕梁,三日而不止,莫奈总算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空明的声音敲响在心灵深处,竟是让灵魂共鸣了起来。

    “当~~~”

    “当~~~”

    “当~~~”

    “这个声音”

    名为韦帕的山迪亚人猛地抬起了头,“这难道是”

    绰号战鬼,像是鬼一样的男人居然留下了眼泪,溪流一样的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眶。

    “这就是,阔别了四百年的,香多拉之灯吗”

    距今大约四百年前,那个时候空岛还没有名为神之岛的岛屿,并没有这一块拥有着土地的岛屿,那个时候的空岛有的只是单纯地岛云构成的云之岛屿,名为大地的存在,被青海上的人们视若无睹的存在却是空岛人可望而不可得的珍贵宝物。

    但是有一天,一座由土地所构成的岛屿伴随着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烈的冲天海流,出现在了这个白白海之上,这是令所有空岛人欣喜若狂的事情,虽然当时那座岛上还有这本土的居住者,不过无所谓,在这样的巨大诱惑面前,那些顽强的土著并不是能够阻挡空岛人理由。

    原本的岛屿上的土著被当时的空岛之神所统帅的空岛人赶出了自己的土地,为了夺回自己的故乡,为了死死地保护住岛上的秘密,这群勇士们开始为延续了四百年的战斗,一代代人的鲜血浇灌了他们的名字,他们是,山迪亚。

    传说中,四百年前,象征着旷日持久的战争开始的,是一阵美妙至极的钟声,仿佛是真真正正的天国之声,是能够让人的心灵都感受到洗礼的美妙声音。

    那个时候的钟声,就像是现在的这个一样。

    “这,这就是,香多拉之灯吗”

    名为韦帕的男人泪流满面,即使是面对最难以应对的敌人,即使是受到了最难以忍受的伤害也不会流出一丝的悲戚的这个男人这一刻确实是在嚎啕大哭着的。

    “怎么在这个时候敲响啊”

    这个男人这么大哭道“怎么晚了整整四百年啊”

    跟在他背后的山迪亚的战士们同样泪流满面,心中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祖先们追寻了整整四百年的声音,延续了整整四百年的承诺,到了四百年后的今天,终于是有了实现的机会了。

    “这就是象征着停战的钟声吗”

    空岛前任神,天空骑士甘福尔喃喃自语,“明明是如此美妙的钟声,但是,为什么带来的却是延续了整整四百年的战争呢”

    “喂,超棒啊这是什么啊”

    金克丝激动万分,“这是钟声吗居然有能够发出这样美妙的音色的大钟吗”

    “真是美妙的钟声。”

    滕虎一行人同时同时停下了动作闭目享受着。

    四百年前,名为蒙布朗罗兰度的男人率领的探险队到达了加雅岛,与当时的加雅岛居民,大战士卡尔加拉所统帅的山迪亚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冲突的结果是,二人成为了最为真挚的朋友,男子汉之间的友谊来的就是这么简单,或许只是两句话,或许就是一个对视,或许是这样的一场激烈的战斗,解救了被疾病困扰的山迪亚人,破除了加雅岛数百年来献祭的传统,拯救了卡尔加拉的女儿的罗兰度毫无疑问成为了卡尔加拉的挚友。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名为罗兰度的男人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个黄金钟,这个山迪亚人已经守护了数百年的伟大奇迹,它那无比动人的音乐让罗兰度难以忘怀。

    但是,为了给山迪亚人解决名为树热的疾病,罗兰度砍伐了被山迪亚人认为是祖先灵魂寄托的神木,由此,两位挚友之间终于是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罗兰度第一次也是永远的离开了加雅岛。

    最后知道神木才是树热病来源的卡尔加拉无比后悔,但是终归是没有赶上给挚友送别的最后时机,于是他发誓道,他会一直敲响黄金钟,来给自己的挚友导航。

    罗兰度并没有因为朋友的误解而感到的悲伤,他是如此的相信自己的友人,他是如此的坚信自己的朋友必定会原谅自己,但是,当他再一次带着希望来到这个加雅岛的时候,山迪亚人和黄金钟已经消失不见了。

    罗兰度因为欺骗君主的罪名被除以了死刑,他口中的黄金乡自然也就成为了口口相传的世界上最大的谎言,这个男人被后人们称为了大话王,即使他临死也在坚持黄金乡的真实存在,但是,并没有人愿意相信。

    没有人愿意相信,但是有人愿意寻找,为了洗刷祖先的罪名,蒙布朗家的后人们踏上了追寻了黄金乡的道路,他们一直在等待,等待着誓言的黄金钟的敲响。

    但是失去了故乡,失去了黄金钟的山迪亚人没有办法通知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朋友们,黄金钟无法被敲响,当初的誓言就这样一代代的延续。

    钟声在响动,美妙无比的钟声在云层之中响动,响彻天际,阔别了四百年,巨大的黄金钟的声音再一次覆盖了空岛。

    “这个声音是”

    有人惊诧。

    “好美妙的声音”

    有人惊叹,“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美妙的声音吗”

    “是啊是啊,也太好听的了吧”

    有人附和,“即使是那个安娜和奥拉夫的合奏也不过如此了吧”

    “是,是从天空中传来的啊”

    有人震惊。

    “天空”

    有人咽了口唾沫,“难道”

    “空岛”

    “喂,老大,老大,”

    像是猩猩一样两个男人一边跑一边大叫,“听见了吗天空中传来的钟声”

    “安静点,”

    有着奇异的菱形脸颊的男人站在海岸边,双手环胸,嘴里叼着一根烟,脸上带着笑容,“我都要听不见了”

    “哦”

    两只猩猩听话的站在一边。

    “就是这个嘛就是这个啊”

    男人喃喃自语,“这就是你一直在追寻的东西么难怪啊,听过了这样美丽的声音,怎么还能够否认他的存在啊对吧,罗兰度”

    “原来是在天上啊山迪亚,朋友们终于是找到了啊”

    “听见了,已经听见了”

    男人眼泪就像是决堤一样的奔涌而出,硬派的脸上涕泗横流,“传说中的钟声,已经听见了啊”

    “虽然已经晚了四百年,但是确确实实是已经听见了”

    男人的名字是蒙布朗库力克,大话王,蒙布朗罗兰度的后裔。

    “跨越了四百年的男人的约定,到了今天终于是实现了,”

    这个男人哭着,也在笑着,他说道“这是何等的浪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