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交换

作品:《诸天集邮狂

    旦日清晨,杨殊依旧照常起床,下山去挑水,数年养成的习惯,早已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回到小院中时,几道人影出现在他面前。

    默默放下水桶,他大踏步走向院中,看见一个女子和杨怜相谈甚欢。

    “大姐姐,我哥哥回来了”瞅见杨殊身影,小丫头立马站了起来。

    女子也回望向杨殊,两人目光接触,杨殊细细打量,只见眼前女子一袭青衣,脸上淡妆点缀,绝美的脸蛋上透出一股红晕,一双灵动的双眼极有神采。

    “你便是杨殊”女子漫步走到跟前,打量起眼前的少年郎。

    “嗯”弄不清是敌是友,但是眼下杨怜在对方手中,他也不敢妄动。

    “昨日的比试,你那一招是从哪来的”女子开门见山问道。

    杨殊没有答话,只是默默望向周围,那几个侍从修为内敛,他完全看不出深浅。

    而眼前女子看似弱不禁风,但他相信只要自己敢动手,绝对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既然打不过,自然就得按照对方所说,贸然逞强只会死的更快。

    这个道理,数年前他被一个高大的杂役弟子夺去月钱时,便明白了。

    “山门口的石刻上领悟的”杨殊毫不避讳,直接说出来历。

    女子双眼一亮,当即道:“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你把剑招给我,我保你三月平安”女子语气平淡,似乎在说一件正常不过的小事。

    “你是谁”

    “内门弟子苏芷柔”女子只是说出一个名字,杨殊便点头道:“好”

    “你很聪明”苏芷柔递过一柄长剑,便示意身旁侍从走开,她自己也走到一旁观摩。

    剑是青锋剑,剑身带着一道诡异的纹路,剑鞘古朴,似有年月。

    杨殊持剑而动,身法极慢,慢到杨怜都能看清他的每一个动作,直至剑招所出的那一瞬间,整个院内似乎只剩他一人,其余的一切,尽为点缀。

    “你果然那日没有使出所有本事”苏芷柔接过杨殊递来的长剑,淡笑道。

    “望你履行承诺”杨殊脸色不变道。

    “放心,我苏芷柔说过的话,绝不会忘记”这是她最后一句话,话说完,她和那几个侍从,彻底消失在山间。

    “哥哥,你没事吧”杨怜此刻才敢跑过来,抱着杨殊摇道。

    “没事了”杨殊淡笑一声,轻轻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脸上出现了一抹忧色。

    苏芷柔既然来了,有想法的绝不止她一人。

    只不过她有这个魄力,有这个实力罢了。

    从一个没有任何武功的杂役弟子,到斩杀横练高手的的外门弟子,他若是没有奇遇,谁也不信。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人人都懂,苏芷柔既然敢来,还许下三年承诺,他自然得抓住。

    杨殊深知坐怀宝山而无实力的后果,此番之后,他必须得穿梭世界,来提高自己的实力了。

    往前他不过一个默默无闻的杂役弟子,不会引人注目,但他刺出那一剑后,势必会走上另一条道路。

    这个结果,他早有预料,也做好了打算,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怜儿,哥哥过几天会离去一段日子,你待在家里,要听话,有事情就去找韩峰哥哥”杨殊抱着小丫头,轻声叮嘱道。

    “哥哥,你要去哪里”杨怜十分紧张,生怕杨殊离开她。

    “傻丫头,你忘了哥哥赢回来那颗赤心丹吗哥哥眼下已经是外门弟子了,自然得去接一些任务,以后也好存钱为怜儿买新衣服和好吃的啊”

    “不,我不要新衣服和好吃的,我只要哥哥陪着我”小丫头一脸紧张,双手搂住杨殊臂膀,生怕他离去。

    “放心,哥哥只是离去一段日子,最快几天就回来了,你这么大了,要听话啊”杨殊苦笑着劝慰道。

    眼前这个小丫头,看着年纪小,其实心里比谁都明白,很多事情,不是能够简单瞒过他的。

    见杨殊一脸坚定之色,杨怜终究拗他不过,一脸不舍道:“哥哥,你一定要小心,怜儿等你平安回来”

    “放心,哥哥一定带着新衣服和好吃的回来”看着小丫头佯作坚强的样子,数年未曾落泪的杨殊,眼角也有些湿润了。

    留下足够的钱财和物品,杨殊打点好一切,又对着韩峰千叮万嘱,在他拍着胸脯打着包票的情况下,方才依依不舍离去。

    他知道韩峰的个性,虽然有些不着调,但许下的承诺,一定会做到,有他照料怜儿,倒也能放心得下。

    出了山道,杨殊寻了处隐蔽的位置,确定身旁没有人跟踪之后,方才运转意念。

    脑中的那本集邮册瞬间光芒大闪,第一页彻底翻开,一道亮光将他全身笼罩,双目一盲,整个人如同置身世外。

    光芒不再笼罩他时,方才睁开双眼,细细打量一番,此处是一处山谷。

    向前直行,愈行愈深,只见一片丛林横在面前,挡住了去路。

    “这是什么世界”杨殊呢喃两句,正要看向脑中的集邮册时,西北方传来一阵雕鸣,声音略微嘶哑,但激越苍凉,气势极为豪迈。

    “难道是异兽世界”他心中不安,一步步向前摸索,钻过丛林,只见远处一只大雕站立在大石上。

    它身形巨大,比人还高,样貌极为丑陋,一双利爪好似经过万年沧桑,虽然肮脏不堪,傲然挺立之时,别有一番岸然雄奇的壮景。

    大雕来回走动,身形只是挺立,一双羽翅来回扇动,却不飞起,只是回望远处山峰,仰头阔步之下,宛如落难了的伟丈夫。

    “好傲气的雕”杨殊发自内心赞扬道,猛然心中一想,一道念头升起,细细呢喃道:“难道这是神雕的世界”

    脑中的集邮册再次闪耀起光芒,第二页彻底翻开,两个大的凹槽呈现在面前,背景是一人一马,弯弓射雕的画面。

    一旁几个金灿灿的大字算是落实了杨殊的猜测,他所来的世界,并非神雕,而是射雕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