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射雕世界

作品:《诸天集邮狂

    “只是射雕世界里,怎么会有这只大雕”

    不过这都是一方世界,早二十年杨过没有出生时,这大雕还在,只是未被发觉罢了。

    既然大雕在此,那独孤求败埋剑之处,肯定也在附近。

    想到此处,杨殊的心头,再次炽热起来。

    思绪间,那大雕猛地一跃,啄向石边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那蛇还未盘起,便被它啄死,三两下间,又将蛇胆取出,微微下咽,神雕方才阔步离去。

    杨殊看得出奇,不觉间压动丛中枝叶,响声传出,那神雕忽的转头,双目如电般盯向杨殊。

    神雕足步迅疾,杨殊还未反应过来,它已然奔了过来,直直啄向眼前的陌生人。

    本能地向后翻滚,杨殊狼狈地躲过了这一击,眼前的神雕倒是来了兴趣,双翅不住扇起,身形疾动,再次朝他啄来。

    杨殊可不敢硬接,默默运转臻入大成的天绝心法,四处躲避着。

    一人一雕,在山谷中如同猫捉老鼠般,你来我往,好不过瘾。

    神雕明显留了一手,好几次要啄向杨殊之时,都刻意放开他,几番下来,杨殊的脾气倒也犟了起来,捡起一根树枝作剑,便迎向神雕。

    见杨殊使出真本事,神雕也不留情,双爪奔起,向着他抓来。

    天绝一剑出手,一种豪迈的姿态从杨殊身上展出,这剑法,本就是天绝老祖酒醉所创,此番映衬着杨殊狼狈地模样,倒是发挥出了真正的剑意。

    剑气如虹,眼前的神雕虽穷尽躲闪,依旧被树枝刺到,但卡在翅前,不得寸进。

    神雕身体力大无比,肉身的防御也是极为强横,天绝心法虽然臻入大成,但也是个不入门的功法,对付神雕这样堪比一流的高手,还是不够看。

    虽未建功,但神雕被他刺中,也没有攻来,只是双目直视杨殊,羽翅翻腾,似乎极为高兴。

    “雕兄”杨殊试探着喊着眼前的大雕,手中的树枝也被他丢到一旁,整个人显得毫无敌意。

    神雕见此,翻腾的翅膀瞬间停下,原本高兴地模样消失不见,一双锐利的雕眼直刺杨殊。

    “难道这雕是个傲娇eagle,不喜欢我跪舔”杨殊思量着,却是左右查看起了逃跑道路,一旦这神雕翻脸,他得快点逃命才是。

    预料中的叮啄并未袭来,那神雕以翅膀拍了拍杨殊衣襟,反倒转身向后急奔而去,它步履矫健,很快就跃出数米远。

    “这是要给我好处”杨殊想起原著中的剧情,双目一亮,当即屁颠屁颠的跟去。

    往前越走越远越深,直入一处深谷之中,一个石洞露在眼前。

    神雕高鸣三声,又以翅指向洞中,一脸傲然地看向杨殊。

    “得了,这位肯定是在炫耀”杨殊白了神雕一眼,对着洞前躬身一礼,方才走入。

    走入其中,杨殊便看到那段招牌性的文字:“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下面落款是:“剑魔独孤求败。”

    “不知道这独孤求败要是活在天龙那个时代,去和扫地僧k一把,还会不会说这句话”杨殊心中吐槽不止,回望神雕那一双利目,只能假笑离开。

    夜晚,杨殊升起一束火堆,眼前的神雕则是叼回几只野兔,扔在他面前。

    看这架势,神雕明显是要让自己伺候他,杨殊心中默念,但手中动作并未停下,快速的剥皮烤肉,不一会,熟透的兔子就呈现在面前。

    杨殊还没动手,神雕便一把将兔子啄走,只给他留下一只最为瘦弱的。

    饱食过后,看着神雕在山谷前大石上扭动身形,自我陶醉的模样,杨殊别过脸去,不再看它。

    一夜过去,天将大亮,却不见神雕踪影。

    随意找了水潭洗了把脸,杨殊左右闲逛。

    见洞后树木苍翠,山气清佳,便信步过去观赏风景,行了里许,来到一座峭壁之前。

    那峭壁便如一座极大的屏风,冲天而起,峭壁中部离地约二十余丈处,生着一块三四丈见方的大石,便似一个平台,石上隐隐刻得有字。极目上望,瞧清楚是“剑冢”两个大字

    “这就是独孤求败葬剑之处吧”杨殊叹息一声,细细打量起来。

    只见眼前的峭壁上有着许多坑洼之处,想到杨过上去的方法,他当即运转天绝心法,抓住那些坑洼之地,向上攀去。

    平台之上,除却“剑冢”两个大字,便是那句装逼界的典范语句:“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于天下,乃埋剑于斯。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刚想走入,便见身后一声长鸣,那神雕已然攀登而上,雕目直视杨殊。

    不待杨殊反应过来,它已然卬头阔步走入其间,利爪不断翻动剑冢上的石头,不一会,底下的青石上便露出三柄长剑。

    “玄铁重剑”杨殊惊声道,直接就去提那柄黑乎乎的重剑。

    神雕双眼一亮,一脸看好的瞅向杨殊,却见他用力提起,玄铁重剑只是堪堪被他拾起,运转天绝心法,周身内力沸腾,杨殊猛地一剑刺出。

    神雕抬起翅膀猛地一拨,杨殊便被反震之力击飞,手中的大剑也重重落下。

    神雕见此,双翅收拢,一脸不屑地看着杨殊,转身向外走去,自顾自的下了峭壁,也不管杨殊如何了。

    望着神雕的背影,杨殊一脸憋屈,鼓足一口,再次运力去拾那口重剑,然天绝心法所至的境界已是极限,他终究无法掌握此剑。

    正午时分,神雕鸣声,再起,此次上来之时,它口中叼着几颗蛇胆,轻轻甩在杨殊面前。

    看它努嘴的样子,杨殊知道是他要自己吃这些蛇胆。

    联想起原著中菩斯曲蛇蛇胆的作用,他也不推辞,任凭此物腥臭无比,还是大口置于腹中。

    乍一下肚,他只觉周身内力瞬间变幻,随着天绝心法运转,原先运转重剑的疲倦再也不见,整个人精神抖擞起来。

    “果然有作用”杨殊淡笑一声,见远处神雕跃跃欲试的模样,他再度拾起玄铁重剑,迎了上去。

    月余光景,神雕每日里都会叼来三颗蛇胆,让杨殊吃下,随后又与他练剑,日子倒也过得平淡。

    不过杨殊的能力,倒是从开始抵不住神雕一击,变成可以与之抗衡了。

    一日大雨,杨殊刚想休息,神雕却是引着他往东北而去。

    行过数里路,隐隐听到轰隆的水声,越往前走声音越响。转过山峡,便见山峰一瀑布倾泻之下,奔腾之势,宛若雷鸣,些许石块树枝随之而下,不见踪影。

    看着神雕的背影,杨殊便知道它要干什么,可眼下他又不是杨过,有着金手指的存在,何必去瀑布下练剑

    刚想离开,便见神雕一翅膀拍来,措不及防之下,他直接被打入瀑布下。

    来不及吐槽神雕坑他的举动,他瞬间翻转重剑,直刺山峰之壁,借着摩擦之力,慢慢减缓速度。

    坠入瀑布之下时,神雕已然来到他身边,双翅展动,与他互搏。

    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再离去了,只能和神雕在瀑布下对抗,手中的重剑不住挥舞,在水中领悟着重剑之道起来。

    他悟性终究比不过杨过,直至一月后,方才领悟了重剑之道,如今他手持玄铁重剑,较之数月前,倒是天壤之别了。

    “雕兄,我得走了”想起此次穿梭世界的目的,他神色颇为不舍,但还是对着神雕提出来。

    眼前这只丑雕,虽然坑他不少,但是如今他有如此本事,都托了这神雕的福,要说不感激,是绝对不可能的

    神雕长鸣一声,似是知道他的意思,只是转身回望山峰,并不看他。

    刚想离开深谷,杨殊脑中思绪一转,猛然间想起那本集邮册了。

    “这集邮册功法、宝物、机缘都能收集,不知道这神雕能不能收集”想到此处,他直接走向神雕身旁,一把抱住神雕,脑中集邮册光芒大闪,一道亮光将神雕笼罩,转瞬间又归于平寂。

    脑中的集邮册第一页的凹槽内,此时多出了一项图案,放眼望去,正是神雕。

    “还真有用”杨殊眼中精芒一闪,直接走到神雕前,道:“雕兄,与我一起出去浪迹天涯吧”

    神雕刚想拒绝,猛地感到心中一股意念与杨殊相通,一种别样的感觉环上心头。

    没来由的,对原先独孤求败的思念感少了许多,倒是和眼前的杨殊,更加亲近起来。

    “走吧雕兄”杨殊淡笑一声,一手将玄铁重剑扛在肩上,一手搂着神雕后背,向外走去。

    一人一雕,慢慢走出深谷,消失在了山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