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少林九阳

作品:《诸天集邮狂

    半月行进,杨殊已然步入嵩山地界,直奔少林而去。

    这段时间,他倒是发现一个新功能,凡是被集邮册所收集的东西,都可以被收入其中,比如神雕。

    这些日子,他一人直行,将神雕收在其中,倒是省了许多麻烦。毕竟,带着一只大雕上路,还是很不方便的。

    白天里赶路,到了夜晚,他便弄些美酒来,与神雕共醉一场,旦日继续,直至步入少室山下。

    山下是一处小镇,镇上人口不多,但来往客商行经此地,再加上常来少林的香客,倒给此地添了不少人气。

    寻了处茶摊,杨殊要了碗茶水,将重剑甩在一旁,自顾自地浅饮起来。

    他此来嵩山,不为别的,只为了少林寺里藏在楞加经缝隙里的九阳真经。

    眼下虽是射雕,但是王重阳已死,九阳真经的作者斗酒僧应该已然写出这部奇书,只要他到寺中借看此书,便可凭借集邮册的功用,将之臻入大成。

    放下几枚大钱,杨殊提起甩在地上的玄铁重剑,直奔少室山而去。

    茶摊老板收拾茶碗之时,无意中瞅到地上的坑洼,想到刚才杨殊插剑的样子,不由得惊叹起来。

    上山之路,杨殊没有瞅见半个香客,就连居于此地的山民,也没有看见几个,直至步入少林寺前,望着禁闭的寺门,他心中微动起来。

    “难道少林封寺了”杨殊呢喃两句,便见一道人影从寺内翻出,跨过院墙,直奔山下而去。

    “休要走了杀害首座的贼子”几道声音在后大喊,几个僧人持棍追出,少林寺门也是洞开,从中涌出一票僧众。

    “小子,快滚开”一中年僧人疾步而下,正是最初越墙而出之人。

    他看着山道上的杨殊,高声喝道,手中动作不减,一拳直奔杨殊面门,想要将他击开

    这一击势大力沉,若是常人被击中,非死也是重伤。杨殊见他下手凶狠,手中重剑扬起,直直迎了上去。

    他与神雕练剑数月,再加上菩斯曲蛇蛇胆的作用,此时早已步入本世界一流高手之列,重剑逆劈之下,拳剑相触,那僧人瞬间被震得倒飞出去,手臂上也尽是血水。

    往后赶来的僧人立刻将之围住,见他气若游丝,很快就将他擒拿,押赴山上。

    “少林寺多谢少侠相助擒贼,今日若非少侠在此,那贼子恐怕要逃遁远去了”

    众僧之中走出一名年老僧人,他走到杨殊之前,双手合十,躬身拜道。

    “当不得大师如此大礼,在下也只是本能自卫罢了”杨殊一手提着重剑,一手便去回礼。

    “少侠若不嫌弃,可愿进寺一叙”老僧见杨殊气宇轩昂,神态不似常人,欣然相邀道。

    “那便却之不恭了”杨殊正要寻法子进寺,此时见他邀约,自然同意。

    少林寺内的一处厢房内,杨殊坐于一侧,一旁正是那位老僧。

    良久,从外面走进一须发皆白的僧人,观其气度,尽是不凡。

    “这位是”杨殊起身问道。

    “少侠勿惊,此乃本寺方丈,也是贫僧师兄,苦乘禅师”起初那名老僧起身解释道。

    “哦”杨殊点了点头,坐到一旁,静待二僧叙述。

    “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只是此事重大,也不敢不讲,今日本寺的火工头陀以下犯上,更将本寺达摩堂首座苦智师弟重伤,如今已然圆寂,若非少侠之功,本寺怕是颜面扫地了”

    那方丈双手合十,对着杨殊谢道。

    杨殊没有追问缘由,对方既然不说详尽,自然不希望太过透露,他肯定不可能追问到底,届时便是自讨没趣了。

    “在下一故人历来礼佛,犹以楞伽经最爱,前番他亡故,在下便奔赴少林,愿借贵寺经文抄录,也好让他黄泉路上,不孤寂”

    杨殊随意想了个理由,对着二僧开口道。

    “这”引杨殊上来的老僧犹豫片刻,便见苦乘方丈道:“少侠既有向佛之心,敝寺岂能不成全,只是楞伽经乃是本寺秘藏,少侠只可在藏经阁内抄录,不可带走”

    “这是自然,在下不过抄一录本,以告亡灵”

    “少侠请来吧”苦乘禅师带着杨殊来到藏经阁前,轻声对着门口一僧人吩咐道:“觉远,你去取楞伽经来,再备些纸张,供这位施主抄录”

    “可”觉远犹豫片刻,道:“此书乃是以天竺文字书写,施主恐怕看不懂啊”

    “无事,在下只愿抄录送予亡人,并非自己查阅”杨殊解释道。

    “原来如此”觉远点了点头,片刻后,从藏经阁内取出四卷楞伽经,递予杨殊道:“东侧乃是禅房,施主且去,小僧这就去取笔墨纸卷来”

    “劳烦法师了”

    随后几日,杨殊还真提笔抄录那楞伽经,不过脑中的集邮册,早已将九阳神功录入。

    别人练习九阳神功,到最后大成一关,最为艰难,便是张无忌,也是在乾坤一气袋中得奇遇,才能练至大成。

    但杨殊不同,集邮册一旦收录九阳神功,自动臻至大成,感受到体内源源不断的内力,杨殊的嘴角露出笑意。

    练成九阳神功后,内力自生速度奇快,无穷无尽,普通拳脚也能使出绝大攻击力;防御力无可匹敌,自动护体功能反弹外力攻击,成金刚不坏之躯;更是疗伤圣典,百毒不侵,专门克破所有寒性和阴性内力。

    唯一让他失望的是,这第一页的两凹槽,一个都没有被填满。

    九阳神功和神雕都不是射雕中的真正事物,要点亮第一页,还得去寻觅射雕里的那些东西才是。

    想到此处,他便决定离开少林寺,前往终南山。

    射雕里最重要的两件事物,无非是九阴真经和武穆遗书,后者好拿,前者却是遍布天下,极难收集。

    不过终南山活死人墓里的还留有王重阳的九阴石刻,他现在赶去取来,也无人知晓。

    在少林寺中几日抄录,杨殊也知道了当日上山之时打败的那个僧人,正是倚天中描写的火工头陀,此时他刚好杀了苦智禅师,准备远走西域,不料碰上杨殊,被一剑崩飞

    对此,杨殊并未多想,抄录完毕之后,便拜别苦乘方丈一行僧人,下山离去。

    “方丈,这杨少侠年纪轻轻,一身修为,恐怕可比五绝”杨殊最初见到的老僧,也是罗汉堂首座苦慧,站在苦乘身旁,淡声道。

    “如此人物,我少林既与之有善缘,便可,其余的,不做他想了”苦乘远眺片刻,走入了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