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嘉兴偶遇

作品:《诸天集邮狂

    铁掌帮位居湘西,杨殊闲逛数日,又往岳阳一睹文正公笔下的巴陵风光,便仗剑北上了。

    先前他去终南山走的是襄阳北上的路子,而射雕剧情开始之地在金国的张家口,此番他索性顺江而下,走淮南至中原。

    月余后,他乘船到了嘉兴。

    嘉兴自隋炀帝开通大运河后,便有了灌溉舟楫之利。

    后唐玄宗于嘉兴屯田二十七处,“浙西三屯,嘉禾为大”,说明此地已成了东南地带重要的粮产区。

    如今虽是南宋,但嘉兴粮产地的地位,并未变化。

    杨殊到此地,一来游历天下,二来,也是想去见见陆展元。

    上次一别数月,也不知道陆展元怎么样了,别他前脚刚走,后脚李莫愁就去找他,最后结局未变,他就白用功了。

    到了嘉兴,杨殊一番打听,便知道了庄园所在,当日便去拜访。

    通传一声,很快一个少年郎君便走出大门,杨殊望去,并不是陆展元。

    “少侠身份,家兄曾来信说过,如今家兄游历西南,并未归家,只好让小弟一尽地主之谊了”

    那少年没有陆展元半分潇洒,但是一脸忠厚,看起来极为和善。

    “既然如此,那就不叨扰陆兄了,他日有空,再来拜访”杨殊本就只是确定一下,既然陆展元没回来,也不想多打交道。

    出了嘉兴城,杨殊方才想起,当即笑道:“看来还是跟何阮君摆不开”

    陆立鼎说陆展元身在西南,除却大理之外,便无他处了。

    想到此处,杨殊不厚道的笑了起来,陆展元原本是想借着武三通的关系攀附南帝,结果谁知道武三通是个鬼父,不仅怨恨他抢了自己义女,还四处发疯。

    “鬼父啊鬼父”杨殊长笑一声,惬意的走在路上。

    突然迎面走来一个青袍怪人,他腰间别着一根玉箫,双眼不住搜寻,似是一脸焦急之色。

    猛听到杨殊口中“鬼父”之语,他步伐一顿,瞬间向杨殊攻来。

    他身法奇快,只一眨眼,便掠到杨殊身后,一掌击向杨殊后心。

    杨殊本就漫不经心行路,脑中还想着之前的梗,没在意周围的情况,青袍人陡然出手,他竟没有察觉,硬受了一击。

    九阳真气自动护体,直接就将青袍怪客弹开。

    他轻“咦”一声,再次转身攻来,不过这一回他掌势不像之前那般强劲,但是一掌之后连接一掌,重重递进之下,威势也愈发扩大。

    杨殊第一回被他打早就不爽了,如今见他再攻来,当即运转九阳真气于重剑之上。

    青袍怪客虽然先出手,但杨殊重剑猛地逆劈而上,虽是后人发,但先人至,重剑之力对阵掌力,明显是谋长节短,仓促之下,倒是符合了武学至理。

    重剑剑尖快要点到青袍怪客掌前时,他已然察觉出其中的威势,当即一个斜闪,堪堪躲过了这一击,但重剑带起的力道,还是把他衣袂碾碎。

    杨殊这两招,彻底激起了青袍怪客的兴趣,他往后轻移数步,凝气于身,忽然嗤嗤嗤接连弹出三颗石子,弹出去的力道劲急之极,破空之声异常响亮。

    杨殊毫不惊慌,手中重剑一扬,横削之下,那些石子尽都被剑刃弹开,发出铮铮之声。

    而杨殊神态自若,石子的力道,似乎对他并无作用。

    随后青衣怪客又使出许多功夫,他掌出时如落英缤纷,四方八面都是掌影,五虚一实,如桃林中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姿态飘逸,宛若翩翩起舞,而掌势凌厉如剑。

    见掌法奈何不了杨殊,他又使出腿法,一足支地,如同秋风扫落叶般袭来。

    然而杨殊只是手持重剑,秉承着“你强任你强,清风拂山岗;你横任你横,明月照大江”之意。

    任凭青衣怪客如何对付他,他只是简单的持剑一击,有时是两三击,但总能将招数破掉,令他无功而返。

    见诸般功法,尽都奈何不了杨殊,他索性拿起玉箫,轻轻吹动起来。

    箫声忽高忽低,忽前忽后。杨殊听着声音奔向东时,箫声忽焉在西,循声往北时,箫声倏尔在南发出,似乎有十多人伏在四周,此起彼伏的吹箫戏弄他一般。

    片刻后,萧声调子斗变,似浅笑,似低诉,柔靡万端。

    杨殊听得面红耳赤,百脉贲张,当即将重剑插地,九阳神功运转周身,九阳真气涤荡四肢百骸,很快就将那些萧声驱逐,整个人也平静下来。

    “你是东邪黄药师”杨殊此刻就算再傻,也明白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青衣怪客见他恢复如常,冷哼一声,道:“你年岁不大,功力不浅,是何人弟子”

    “剑魔独孤求败”杨殊想起重剑来历,朗声答道。

    “不过我倒是搞不懂,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上来就打我”

    杨殊实在是没想到,没见到黄蓉,倒是先见到她爹,还与之战了一场。

    “你污言秽语,还怪我出手”黄药师说完,已然后悔,他本就心思灵敏之辈,知道刚才是自己误以为杨殊骂自己。

    但眼前少年明显第一次见自己,肯定不可能知晓女儿出走之事,所言肯定是别的事。

    不过他向来自负,不肯认错,语气还是咄咄逼人。

    杨殊见此,心中知道黄药师自己对号入座了,当即轻笑一声,道了句“不知所谓”,便提剑转身离去了。

    他懒得跟他浪费时间,黄药师既然已经出来,肯定是寻找黄蓉,剧情应该快开始了,他还得去赶场子,并不像黄药师那般清闲。

    “混小子”黄药师怒骂一声,心中并不生气。

    他本就是蔑视礼法之人,见杨殊不在乎自己身份,特别是扛剑直行的样子,极为狂傲不羁,像极了自己,心中对他好感已然上了一个层次。

    不过脑中倒是闪过一抹疑色,“剑魔独孤求败是什么人物,怎的从未听说过”

    片刻后,他又想起黄蓉出走之事,心事再起,当即转身离去,再去搜寻踪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