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中都之行

作品:《诸天集邮狂

    一路无话,这一日到了金中都。

    这是大金国的京城,当时天下第一形胜繁华之地,即便宋朝旧京汴梁、新都临安,也是有所不及。

    只见红楼画阁,绣户朱门,雕车竞驻,骏马争驰。高柜巨铺,尽陈奇货异物;茶坊酒肆,但见华眼珠履。真是花光满路,萧鼓喧空;金翠耀日,罗绮飘香。

    杨殊毕竟见惯了后世的高楼大厦,对这些人来人往的场面不甚在意,只是瞅了瞅那些古建筑。

    黄蓉自幼居住桃花岛,一路北上而来,没有一处地方像中都这般繁盛,一时间牵马四处闲逛起来。

    片刻后,她不好意思地走到杨殊身旁,神情有些扭捏。

    “怎么了”杨殊正要置办些酒水,晚上送给神雕喝,见她过来,当即放下酒坛,问道。

    “能不能给我点钱”

    杨殊见她声音细弱蚊蝇,还是头一次见她露出小女孩姿态,不由得好奇道:“要钱干什么”

    “不给就算了”黄蓉见他问七问八,一脸不悦准备走开。

    “拿去吧”一锭银子落到了她的手心,再看杨殊之时,他已然和商家谈起价钱起来。

    得了银钱,黄蓉很快消失在街角,杨殊对此,毫不担心,只要他愿意找,黄蓉再怎么跑分分钟也能抓回来。

    “傍晚前将这些酒给我送去,就在那间最大的燕来楼中”杨殊指着远处一间大客栈,吩咐道。

    “大爷,您放心,肯定给您送到”成交了笔大生意,掌柜的自然和颜悦色。

    一出店铺,杨殊牵回那匹黑马,便在街头游荡起来,很快就看到一道身影在摊边买东西。

    漫步而去,只见黄蓉正挑选着朱钗玉簪,双手各持几根,神色尽是犹豫。

    “买哪支好呢”黄蓉呢喃两句,摊子的老板建议道:“姑娘,这玉簪子剔透晶莹,乃是上好的玉石雕刻而成,再配上您的绝世姿容,必可锦上添花”

    这一番话说的黄蓉心花怒放,虽说黄蓉聪明伶俐,但到底还是个小女孩,听到别人夸奖,自然是喜上眉梢。

    “多少钱”黄蓉显然已经下定决心,准备买这支了。

    “四两银子”老板伸出四根手指道。

    黄蓉掂量了手中银子分量,不过二两左右,完全不够,她神色迟疑,终究将那支玉簪放下。

    “买了吧”杨殊甩出四两银子,走到一旁道:“包起来”

    “好的,大爷”老板见生意做成,当即将之包好,递给黄蓉。

    “你怎么来了”黄蓉有些迟疑,但还是接过玉簪。

    “万一你跑了怎么办”

    “你不是说到了中都就放了我吗”黄蓉以为杨殊反悔,当即翻脸道。

    “好啊,你可以走了”杨殊指了指街边大路,轻笑道。

    “休想,你拿了我的银子,我要走了,非得流落街头不可,凭什么你花我的钱住店,让我睡大街”黄蓉一脸看破的神情,赖上了杨殊。

    “随你吧”杨殊说完,直接往客栈走去。

    穆念慈的比武招亲还没开始,街上也没瞅见郭靖那匹汗血宝马的影子,明显剧情还未开始,杨殊自然静静等待。

    杨殊在中都逛了几天,这一日,他走在街头,黄蓉跟在后面,忽听得前面人声喧哗,喝彩之声不绝于耳,远远望去,围着好大一堆人,不知在看甚么。

    快步挤了进去,杨殊只见中间老大一块空地,地下插了一面锦旗,白底红花,绣着“比武招亲”四个金字,旗下两人正自拳来脚去的打得热闹,一个是红衣少女,一个是锦服公子。

    少女十七八岁年纪,玉立亭亭,虽然脸有风尘之色,但明眸皓齿,容颜娟好。

    那公子则容貌俊美,约莫十岁年纪,看起来极是华贵。

    “没想到这就开始了”杨殊呢喃几声,四下搜寻,但见远处一少年,相貌平平,身着黑貂裘,身边牵着一匹小红马。

    “来齐了”杨殊淡笑一声,忽觉身后有人拍他,转过头去,看到黄蓉走了过来。

    “你怎么不声不响就走了”黄蓉正在街边玩耍,突然看不到杨殊踪影,一番寻觅,找到了这里。

    “难道我还得通报黄大小姐一声”杨殊随口一声,继续看向场中比斗。

    黄蓉也不回话,索性站到他身前观望起来,忽见场中公子长袖被那少女一把抓住,两下一夺,嗤的一声,扯下了半截。

    那少女向旁跃开,把半截袖子往空中一扬。

    锦服公子被打了一阵,脸色一沉,解下长袍递给侍从,又回到场中,左掌向上甩起,虚劈一掌,这一下可显了真实功夫,一股凌厉劲急的掌风将那少女的衣带震得飘了起来。

    斗了一阵,少女明显不敌,猛地被少年公子一擒,立足不稳,要跌落时,被他一把抱在怀里。

    软香入怀,少年公子一脸惬意,少女则是羞得满脸通红。

    少年公子轻薄一番,便要离去。那少女父亲走出,拦住道:“既然胜了此事吧”

    贵公子身旁一名亲随冷笑道:“我们公子爷是甚么人会跟你这种走江湖卖解的低三下四之人攀亲你做你的清秋白日梦去罢”

    少女之父怒极,直接将之拍晕,又拦住少年公子,明显要留下说法。

    不过片刻,两人便缠斗起来,少年公子双手倏地飞出,快如闪电,十根手指分别插入老丈左右双手手背,随即向后跃开,十根指尖已成红色。

    眼见比武招亲的喜事便成了惨事,少女正要寻死觅活,一少年猛地走出,喊道:“你岂可欺负人家父女”

    杨殊望去,正是郭靖。

    他走到那父女身前,安慰两句,又站起直言道:“你快娶了这位姑娘”

    少年公子一脸不屑,只是准备上马离开,并不搭理他。

    郭靖一个纵身跃去,一把拉住缰绳,拦在他面前。

    “混小子”少年公子见此,当即与郭靖打斗起来。

    郭靖出手尚留有余敌,那公子却是下手狠厉,招招直奔他要害。

    一番比斗,郭靖不是他的对手,被打倒在地,摔得头晕眼花,不知西东。但他生性倔强,不肯认输,忍住疼痛,又和他再度打斗起来。

    斗了良久,突然西边一阵喝道之声,十几名军汉健仆手执藤条,向两边乱打,驱逐闲人。

    众人纷纷往两旁让道。

    只见转角处六名壮汉抬着一顶绣金红呢大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