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认祖归宗

作品:《诸天集邮狂

    杨殊看那轿子过来,心中一动,知道好戏要上场了,当即拉着黄蓉往一旁走去。

    黄蓉看热闹看得正开心,猛地被拉走,很不情愿,但还是跟随杨殊走开。

    “待会让你看一出认祖归宗的大戏”杨殊笑道。

    “什么认祖归宗”黄蓉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

    “你看那女孩的父亲,和那个贵公子长得像吗”杨殊轻笑一声,以手指向两人。

    黄蓉细看片刻,不由得嘀咕道:“别说,眉宇间还真有些相似”

    “娘,你怎么来了”贵公子见轿子上下来一个贵妇人,当即和郭靖分开战团,走了过去。

    红衣少女父亲听到声音,神色一阵变幻,终究叹息一声,没有言语。

    “怎么跟人打架啦大雪天里,也不穿长衣,回头着了凉”那贵妇拿起一方绣帕,轻轻给贵公子擦了汗水,言语间极为关怀。

    “好戏登场了”杨殊呢喃一声,大步地走入场中。

    众人本观看贵公子和郭靖比斗,杨殊突然走来,他身背一柄重剑,身着劲装,一身气势威武不凡,瞬间吸引了场上人的目光。

    “杨铁心,你还在此沉沦吗”杨殊对着红衣少女父亲轻喝道。

    三个字一出,不论是那贵妇人,还是红衣少女之父,俱都是一脸惊诧。

    “铁哥”贵妇呢喃一声,就要过去探望。

    贵公子却是拦在跟前,道:“娘,别去看,几个下贱人罢了”

    “铁哥”贵妇只是向前,并不理贵公子。

    拨开人群,贵妇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杨铁心,神色一阵恍惚,突然抛开一切,跑了过去,嘴中大喊着“铁哥”

    杨殊见此,轻笑一声,目光在贵公子身后的几个人影身上停留。

    “你是惜弱”杨铁心双手颤抖不止,看着眼前的女子,惊喜之余,又道:“康儿呢”

    “铁哥”包惜弱用秀帕擦了擦杨铁心脸上的污渍,又对着远处的贵公子道:“康儿,快过来见过你父亲”

    这一番变化瞬间惊动众人,不仅杨铁心身旁的少女面露不解,远处的杨康也是惊异非凡,倒是地上的郭靖傻里傻气,不明所以。

    “康儿,你快过来啊”包惜弱见杨康迟疑,再次呼道。

    “娘,你是不是弄错了,我父亲乃是大金王爷,怎会是这等下贱之人”杨康一脸惊怒道。

    包惜弱闻此,脸上出现一抹怒色,起身一巴掌甩在杨康脸上,道:“康儿,你怎能说出这种话,他是你生父杨铁心,你并非大金小王爷,而是杨家后人杨康”

    “惜弱”杨铁心见杨康被打,一脸不忍。

    “铁哥,这些年你受苦了”望着杨铁心被风霜侵袭的面庞,就是一阵心疼。

    杨康明显不能接受如此变故,双目逐渐赤红,人也癫狂起来,他怒声道:“不可能,我是大金小王爷完颜康,绝不是什么狗屁杨康”

    说着,他双手凝爪,向着杨铁心攻来。

    “你敢”包惜弱一把拦在杨铁心身前,道:“他是你生父,只是我们多年分散,你岂能对他动手”

    包惜弱如此言语,杨康心中其实早已信了八分,但是陡然生出此等变故,想到自己以后即将失去尊贵的身份,要和这男人一起四处流浪,杨康便是心下一横。

    他猛地转身,对着那几道身影一招手,那几人当即会意,往着杨铁心走来。

    “想过去,先问问我这口重剑答不答应”一道声音响起,杨殊拦在了几人身前。

    杨康此时才看向杨殊,就是此人一言,害得他突遭变故,他脸上闪出一抹恨意。

    “小子,活的不耐烦了,敢拦我们的路”那四道身影直直走来,正是彭连虎、梁子翁、沙通天、灵智上人四人。

    “四个废物,也在此聒噪”杨殊一脸不屑,站在跟前,不动半步。

    “小子找死”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的汉子率先出手,手中判官笔猛地打出,直冲杨殊面门。

    杨殊手中重剑一扬,猛地击下,直接将之打的脑浆迸裂而死。

    只一招,场上便寂静下来,这人名叫彭连虎,乃是四人之中身手最好的,被杨殊一剑打杀,众人闻此,纷纷后退。

    杨康本想出手的意愿,也彻底消寂下去。

    “好小子,你竟敢得罪我大金王爷,待会兵马赶来,定教你万箭穿心而死”其余三人甩下一句狠话,便逃离此处。

    三人走后,人群中涌出一道人影出来,放眼望去,但见是个中年道人,身披灰色道袍,手中拿着的拂麈,长眉秀目,颏下疏疏的三丛黑须,白袜灰鞋,似是一个十分着重修饰的羽士。

    “这位少侠,在下全真教王处一,那三人离去之后必然叫救兵来,届时金兵到来,谁也走不了”

    杨殊没搭理他,只是走到杨铁心包惜弱身前,道:“你们速速离开中都,带着儿子南下,此间事了,我再来找你们”

    “少侠何人为何助我们”杨铁心感激道。

    “汝乃忠良之后,自当秉承先祖遗志,北上伐金,何故于此丢掉性命”也不管杨康如何,凌空一点,定住他的穴道,直接推到杨铁心跟前。

    回身过去,看着护送包惜弱的那些军汉,杨殊面露冷色,一剑横削,将之尽都打死。

    随后也不管别的,直奔完颜洪烈的王府而去。

    “你去哪”黄蓉见此,立即在身后跟来。

    “我说过,中都之行会放你离去,如今你可以走了”杨殊还得去完颜洪烈府上找梅超风取九阴真经上卷,自然不能带着黄蓉。

    黄蓉见此,停下身影,见杨殊消失不见,沉吟片刻,还是跟了过去。

    杨殊等人离去之后,王处一走到郭靖跟前,道:“小兄弟,我看你内功扎实,不知师父是谁”

    郭靖老实,本分的将江南七怪和马钰授业之事说出,突然想起刚才”杨康“这个名字,当即走到杨铁心身前道:“他是杨康么”

    杨铁心点了点头,问道:“小兄弟是谁”

    “我叫郭靖,师父说我和杨康有着十八年之约,要与他比斗一番”

    “郭靖”杨铁心一惊,又道:“你父亲是不是叫郭啸天”

    郭靖不明白眼前之人如何知道父亲名字,但还是点头道:“是的”

    杨铁心又问:“你娘姓李,是不是她活着呢还是故世啦”

    郭靖大奇,道:“咦,你怎么知道我妈姓李我妈在蒙古。”

    杨铁心心情激动,一把抓住郭靖的手,神情不能自一,良久叹道:“你你长得这么大啦,唉,我一闭眼就想起你故世的父亲。”

    郭靖奇道:“前辈认识先父”

    杨铁心道:“你父亲是我的义兄,我们八拜之交,情义胜于同胞手足。”说到这里,喉头哽住,再也说不下去。

    郭靖听了,眼中也不禁湿润。

    “对了你和康儿的十八年之约是怎么回事”杨铁心问道。

    王处一此时方才走过来,一一将事情说完,郭靖也是点头。

    “没想到之后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杨铁心叹息一声,不由得感慨世事难料。

    “爹,我们快走吧,待会金兵来了就不妙了”穆念慈看了眼被点住穴道的杨康,轻声道。

    “嗯,事不宜迟,我们快走吧”众人闻此,纷纷往城外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