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南下相遇

作品:《诸天集邮狂

    南行数日,杨殊与黄蓉路过一处村镇,猛听得远处屋前吵闹起来,随即,一个人影奔出。

    杨殊望去,正是杨康。

    他看到杨殊,脸色一变,便要逃离。

    “想跑去哪啊”杨殊两步擒住他的身影,道:“完颜洪烈已被我杀了,你就算回金国也没用了”

    “你杀了”杨康闻此,一脸惊怒,想到自己唯一的退路被截断,当即癫狂起来,数日里的不满,也在此时发泄。

    他双爪泛红,直接向着杨殊攻来,也不管两人之间实力差距了。

    “懦弱”杨殊轻喝一声,点中杨康穴道,一手提起他的衣襟,往前走去。

    那屋内已然涌出一众人影,正是杨铁心一行人,不过左边又多了十来个不知名的面孔。

    “恩公,你可算出城了”杨铁心快步走来,对着杨殊便要一拜。

    “无须多礼”杨殊一手止住他行礼,一手把杨康提了过来,放在一旁。

    “这位便是中都救了杨兄的杨少侠吧”旁边走出一个道人,他身形魁梧,气势不凡,相较于王处一,更多了一份侠气。

    “你又是谁”杨殊淡声道。

    “贫道长春子丘处机”那道人答道。

    “哦,怪不得前些时间我挑你们全真教山门之时,你不在,原来在这么个地方”杨殊一脸轻蔑,没将他看在眼里。

    印象里丘处机还真不是什么好鸟,不论是路过牛家村害了郭杨两家,还是与江南七怪比斗,耽误人家近二十年,乃至于后来神雕里的作为,完全让杨殊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原来前些日子师弟他们来信,那个手持大剑的恶人就是你”丘处机闻此,脸色惊变。

    “没错,就是我”杨殊坦言道。

    说完他直接略过丘处机,对着杨铁心道:“汝乃忠良之后,眼下金人占据北方,何不带着儿子去从军报国”

    “朝廷昏庸,如何为之效力”丘处机一脸不满,显然对杨殊挑了山门一事耿耿于怀,不过碍于杨铁心面子,也不好动手。

    “屁话”杨殊一脸不屑,道:“昔日岳武穆要是秉承着你这个理,大宋岂不是亡了”

    丘处机教导杨康多年,不把身份告诉他,居然只是为了与江南七怪的比试,杨殊是绝对不信的。

    如此作为的,明显就是两种可能,一是脑子有问题,二就是有所图谋。

    图的,无非就是杨康小王爷的身份,完颜洪烈身为大金六皇子,对全真教必然大有益处。

    但是这群臭道士估计对局势看得清楚,知道金国持续不了多久,否则丘处机不会去面见成吉思汗,搞出什么止杀令。

    所以跟金国只是玩玩暧昧,保证自己教内无事便可,其余的,等到蒙古入主中原,他们自然趁势兴起。

    反正不管怎么样,这全真教绝对是武林第一二五仔,对于南宋的忠诚度,绝对不大,甚至没有。

    “杨少侠对于敝教似乎很不满”一个面色红润的道士走来,但见他头顶梳了三个髻子,高高耸立,一件道袍一尘不染。

    “呵呵,道士挺多的,都快赶上庙会了”杨殊冷笑道。

    一旁的黄蓉瞬间乐出声来,道:“殊哥哥真会埋汰人”

    这庙会大多是在寺庙附近举行,来的也是和尚,眼前几个都是道士,明显杨殊另有所指。

    “你莫要以为救了杨兄就可以如此污蔑我们全真教”丘处机脾气暴躁,已然忍不住了。

    “师弟”马钰眼神示意丘处机,又道:“不论如何,眼下是杨施主一家团聚的日子,阁下与我教的恩怨,可否日后再说”

    杨殊眼神一撇,没有搭理他。

    杨铁心见场面尴尬,生怕杨殊出手,当即出来打着圆场。

    一番言语,众人进了房屋,杨殊和黄蓉也跟了进去。

    屋内,丘处机望着杨康,叹息一声,向身旁几人行下礼去,说道:“我这徒弟武学虽尚可,但人品万万不及令贤徒。”

    “咱们学武之人,品行心术居首,武功乃是未节。贫道收徒如此,汗颜无地。嘉兴醉仙楼比武之约,今日已然了结,贫道甘拜下凤,自当传言江湖,说道丘处机在江南七侠手下一败涂地,心悦诚服。”

    显然刚才杨康跑出,定是与之闹出了矛盾,九成是嫌弃杨铁心一行人,想要回去找完颜洪烈,不然丘处机不会说出这番话来。

    身旁六人闻此,脸上神情得意至极,心中深感这大漠十八年没有白费,但口上还是谦逊了几句。

    “不过郭杨两家曾相约,生的男儿结为兄弟,男女便结为夫妇,眼下正好一对,既可结为兄弟,又可成夫妇,何乐不为”丘处机笑道。

    话音未落,杨殊便冷冷道:“乱点鸳鸯谱”

    丘处机闻此,自是大怒,正待发作,杨铁心出言道:“少侠,如何乱点了,此乃我和郭兄立下的誓言,岂能违背”

    “可你那义女根本不喜欢郭靖,他喜欢的是杨康啊”杨殊以手指向两人道。

    众人转头望去,见穆念慈脸色涨红,不时用眼角望向杨康。

    这几日穆念慈和杨康在一起,时常照料,杨康也对其有些好感,听到要将穆念慈许给郭靖,脸上也有些不愿。

    “这可如何是好”杨铁心急道。

    “成人之美呗”杨殊道,“人家郭兄弟又不是没有婚约”

    江南七怪当即出言道:“靖儿确实和蒙古的华筝公主有了婚约”

    事情一番了结,杨殊当即带着黄蓉出门而去。

    “殊哥哥,你可不可以和我去桃花岛啊”黄蓉在屋内见郭靖和杨康俱有婚约,心中一动,提了出来。

    “去那干嘛”杨殊故作不解道。

    “你明明知道”黄蓉怒道。

    “我和你爹爹打过一次,当时在嘉兴,他寻觅你的踪迹,和我产生了些许误会,斗过一场”

    “你还真跟我爹爹打过啊”黄蓉面露惊色,当时他还以为杨殊是吹牛,没想到是真的。

    “骗你干什么”

    “那谁赢了”黄蓉好奇心起,也不问杨殊去不去桃花岛了。

    “肯定是我赢了”杨殊笑道。

    “又吹牛”黄蓉撇了撇嘴巴,一脸不信,杨殊武功高绝她知道,但绝不信可以打败自己的父亲。

    “爱信不信”杨殊也不多言,只是扛着重剑向前。

    “殊哥哥你去哪啊”黄蓉跟在身后喊道。

    “捉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