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硬撼降龙十八掌

作品:《诸天集邮狂

    旦日正午,黄蓉又做了许多美味,杨殊索性砍断大树,将之削平,以作饭桌。

    正要吃饭时,猛见一道声响传来,一个身影接憧而至。

    杨殊双眼一动,手中重剑扬出,顺刺向对方。

    那身影见着剑招,往后退了几步,站稳了身形,惊道:“小子,你功夫还真不错”

    “那是,要是功夫不行,这饭菜岂不是被你偷吃了”杨殊横剑于手,直视眼前的洪七公。

    “昨日本来就是你的雕吃了我的鸡,今天老叫花吃你一顿,以作相抵罢了,说什么偷吃”洪七公一脸不快,三两步走来,就要继续去吃那些饭菜。

    “今天你要吃饭,先问我这口重剑答不答应”杨殊冷笑一声,持剑拦住了洪七公的去路。

    “臭小子,别太过分”饶是洪七公性格再好,被杨殊这么阻拦,心中也是生了怒气。

    “我正想领教一下北丐的本事,来吧”杨殊话音一落,手中重剑已然劈去。

    “真当老乞丐泥捏的啊”洪七公一脸怒意,身影疾动,一掌向着杨殊击来。

    “来得好”杨殊轻笑一声,重剑逆劈而上。

    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乃是天下第一刚猛的掌法,杨殊的重剑也有至刚的路子,正好相对,试试高低。

    刚才与杨殊初次交手时,他便察觉出杨殊身手不简单,此次出手,他也没留余力,直接使出最强的一掌:亢龙有悔。

    杨殊也是运足九阳真气于全身,汇聚于重剑之上,迎面劈去。

    掌剑相对,两股巨力俱都朝着对方而去,亢龙有悔本就是出力三分,余力七分的法子,洪七公见一掌未建功,雷霆般的打出第二掌。

    杨殊浑然不惧,继续运转真气汇聚于剑上,一一将重剑法门使出,顺刺、逆击、横削、倒劈,招招都是硬碰硬。

    九阳神功本就是你强任你强的功法,虽然降龙十八掌威猛无比,却也不落下风。

    两人战了良久,降龙十八掌终究是一门最耗劲力的掌法,而九阳神功回气极快,此消彼长之下,洪七公率先退出战团,喘息一声,认了输。

    “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功力如此深厚,老叫花几十年的功力,竟不能与你耗下去”洪七公叹息一声,神情中尽是落寞。

    他纵横江湖数十年,位列江湖五绝,如今被杨殊这个毛头小子打败,心中失落是常理。

    “既已斗完,还请吃吧”杨殊收剑站立,指着一旁的树干,可那些佳肴早就被两人打斗的尘土弄脏。

    黄蓉也是铁青着脸看着二人,任谁辛辛苦苦做的饭被弄脏,都会心情不爽。

    不过她心中喜欢杨殊,自不会找杨殊麻烦,直接疾步走向洪七公,怒道:“你赔我做的饭”

    洪七公此时算是糗大了,不仅被杨殊打败,又被黄蓉颐指气使地要赔偿,脸色顿如苦瓜般难看。

    “今天老叫花出门没看黄历,栽在你们两个小娃娃身上,算我倒霉,教你一套武功便是了”

    面对着咄咄逼人的黄蓉,洪七公终究没了脾气,只好老老实实地赔偿。

    数个时辰后,他教了黄蓉一套逍遥游掌法,黄蓉天资聪颖,只是详述一遍,她就学了一半,一番讲解,他已然将功法烂熟于心了。

    “得了,老叫花赔也赔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呸,是后会无期才对”洪七公说完,也不要吃食了,火急地远遁而去。

    “殊哥哥,他便是北丐吗”黄蓉看着洪七公远去身影,问道。

    “嗯,你爹爹号称东邪,他便是与你爹爹齐名的北丐洪七公”杨殊点头道。

    “他那么厉害,居然不是你的对手,难道你真的打败了爹爹”想到杨殊刚才的身手,黄蓉心中一阵怀疑。

    “早跟你说了不信,我可是天下第一”杨殊收剑向前,收拢起那些沾了灰尘的吃食。

    “殊哥哥,别吃,都脏了”

    “我可不吃”杨殊笑道,说着便走到一旁将神雕放了出来。

    “雕兄,昨日怠慢了你,今日特意为你准备了一顿大餐”杨殊说着指向了树干上的吃食。

    神雕见此,长鸣一声,心道:“算你小子识相”

    然后便走到一旁,慢慢吃了起来。

    “殊哥哥,你好坏”黄蓉三两步走到杨殊身旁,憋住笑意道。

    “节约粮食,不能浪费,再说雕兄都不嫌弃,你怕什么”杨殊一脸自得,丝毫没有对坑害神雕有半分忏悔。

    神雕吃完后,杨殊和黄蓉两人闲逛到城中的酒楼,美美吃了一顿,方才罢休。

    走在街头,杨殊远远望着一队人马,押送着某些事物,向南而去。

    这群人吆五喝六,将街边的百姓不放在眼里,动则挥舞皮鞭抽打路人,好不跋扈。

    “老伯,你可知这行人是干什么去的”杨殊拦着一个路人,问道。

    “还能干什么,左右无非去南边收税,好供给金人的岁币,我大宋建国以来,不就是如此做的么”那老翁说完,又捂住嘴巴,看了看周围无人,方才放心离去。

    “蓉儿,我们去劫了这批岁币,给你买衣服好不好”

    “殊哥哥自己想抢东西,干嘛拿着蓉儿当借口”黄蓉一脸看穿的神色。

    “额,总之干完这一单,我就陪你去买衣服好不好”杨殊脸皮极厚,压根不在乎自己的小九九被看穿。

    “随便殊哥哥,反正殊哥哥去强盗,蓉儿就去做贼婆娘喽”黄蓉本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对此毫无心理负担。

    说做就做,两人易容一番,慢慢跟在了车队后面。

    这车队行至绍兴府,方才停下,一应官员,各个都赶赴各地郡县,收集赋税,来凑齐岁币。

    杨殊和黄蓉二人随意寻了一路跟随,到达了绍兴府的山阴县。

    “蓉儿,你先在这附近望风,我去探听一下情况,到时候拿了银子,就离开此处”杨殊对着黄蓉叮嘱道。

    “好,殊哥哥,你只管去,我就在这里等你”

    杨殊点了点头,身形一闪,直奔远处县令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