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归去

作品:《诸天集邮狂

    “孟帅,时机可到”杨康得到了生擒金帝的消息后,大笑道。

    “缺的正是这股东风”孟拱也是淡笑一声,当即走入帅帐,与杨康共商入汴京之事。

    “速不台围攻汴京良久,如今金帝已走,城内守将必然撑不了多久,我们须得赶在他前头入汴京”孟拱朗声道。

    “孟帅领大军去取汴京,我领偏师断速不台归路,如何”杨康重声道。

    “杨兄”孟拱闻此,脸色大变,道:“此事危险至极,你何须亲自领兵”

    杨康长笑一声,道:“我杨家先祖与金国有不世之仇,如今紧要关头,我岂能贪生畏死”

    孟拱闻此,叹息一声,一拍杨康肩膀道:“杨兄保重”

    杨康轻笑一声,穿了甲胄,取了长枪,径直领兵而去。

    孟拱见此,来到校场之上,大喊道:“东南西北四营兵马,尽都弃掉辎重,只拿兵刃,今日之内,要赶去汴京”

    一声令下,宋军齐动,数万大军尽都短兵轻甲,往北而去。

    金国汴京西面的元帅崔立,终究按捺不住投降蒙古的意图,杀掉留守的完颜奴申等人,准备献城投降。

    崔立将金国的后妃宗室珍宝尽皆送给速不台,于青城之地,速不台大肆屠戮金国宗室,方才将后妃珍宝送回蒙古,自己则准备入汴京。

    “大帅,前方就是汴京了,我们这样真不会被发现吗”一队身着蒙古士兵衣着的人马,往着汴京潜行而去。

    “收敛声息,等到城门打开,尔等迅速抢占城门,为后军争取时间”孟拱叮嘱道。

    “诺”众将听令而行。

    远处汴京城墙之上,崔立远眺边野,静待速不台的到来。

    “大帅,此番献城之功,足可为晋身之资也”崔立身旁站着一个文士,一脸谄媚之意。

    “此事若成,我必不忘你”崔立轻笑一声,颇为自得。

    远处一队军马行来,放眼望去,尽是些蒙古军卒,为首一将,更是装束怪异,显然是异族人士。

    “大帅,人来了”那文士喊道。

    “开城门,迎接速不台大人入城”崔立说完,便带着亲信下去迎接。

    城门洞开,远处人马越来越近,距离汴京城门不过数里之地。

    “咦,这些蒙古士卒怎么如此瘦弱”崔立打量片刻,一脸惊异。

    “大帅这便不懂吧,那些蒙古人就喜欢将汉人引为前驱,用以攻城”那文士一脸笑意,丝毫不觉自身也是汉人。

    “既如此,快快迎接吧”崔立点了点头,命身后随从摆开两列,静待军马入城。

    这队人马愈来愈近,眼看就要入城,但马势不减,依旧纵兵直入。

    崔立刚刚意识到不对,一将已然催马而来,手中弯刀砍过,他的人头重重飞起,落到地上。

    到死,他都没有明白,蒙古人为何会杀他。

    “全军入汴京,凡有阻拦者,杀无赦”孟拱高喝一声,宋军将士各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往里冲去。

    汴京城内本就没有防备,再加上守将被杀,余下士卒哪还有任何抵御的意思,纷纷脱去衣甲,化作平民遁去。

    占领汴京后,孟拱很快控制住了汴京四门,静待后军前来。

    日落之前,大批兵马终究赶来,孟拱心绪已定,关闭四门,安抚城内民众之心。

    城内居民本以为是蒙古大军进来,不料竟是宋军,许多汉人遗民各个都是喜极而泣,跪迎王师到此。

    孟拱见此,也是叹息一声,很快就张贴安民令,派遣士卒四处巡守,严防闹事之人。

    数日后,待到速不台领兵至汴京城下时,孟拱已然彻底掌控了这座城池。

    “狡猾的宋人,我蒙古大军辛苦打下来的城池,你们竟敢掠夺”速不台已是怒极,当即挥师攻城。

    孟拱早已准备,再加上速不台一行军马尽是骑兵,本就不擅长攻城,时至正午,除却丢下一地尸首,蒙古不得寸功。

    见攻城无望,速不台只能领兵退却。

    汴京城外大营中,速不台望着麾下的诸位将领,怒声道:“狡诈的宋人在我们之前夺去了汴京,蒙古的勇士们,谁敢去攻下城池”

    一员面貌粗犷的悍将出列道:“将军,给我一万人马,只需备好攻城之物,明日我就可攻上城池”

    速不台闻此,摇了摇头,道:“我哪里去给你找攻城事物,汴京城外的树木这些时日都被我们砍光了”

    若非没有攻城事物,速不台也不会匆忙之下靠着几架云梯攻城,让蒙古的勇士去拿性命搏斗。

    一员偏将闻此,劝诫道:“将军,眼下宋人占据汴京,已是违背了盟约,我们只要回去禀报大汗,等到大军来此,宋人还不是任我们屠戮”

    速不台虽有不甘,但想到今日攻城时宋将指挥有度,明显不是善茬,也只能收下心思。

    “我们先退回洛阳,再派人去向大汗求援”速不台说完,宣布了命令。

    旦日,蒙古大军便从容撤退了,汴京城上的孟拱见此,并无半点喜悦。

    “来人,派遣探子查明蒙古军踪迹,一有情况,立刻回报”

    “诺”斥候得了命令,立刻出城而去。

    望着远处撤军的蒙古军马,孟拱呢喃道:“杨兄,望你坚持住”

    “大帅,已然埋伏好了”一员宋将走到杨康身旁道。

    “好,待蒙古人走到一半,再去冲杀”杨康手握铁枪,脸上尽是坚韧之色。

    “诺”

    汴京附近,尽是一片焦土,速不台围攻汴京数月,早就将外围祸害殆尽,周遭村落不仅荒无人烟,就连一处山清水秀之地都难见。

    到处都是被砍伐过的树木,以及大火烧过的痕迹。

    入洛阳前的一处峡谷外,速不台正领着大军缓缓行进。

    “前面的峡谷有些诡异,难保宋军不会在此设埋伏,你们去看看”速不台到底是沙场宿将,战争直觉极为敏锐。

    “诺”数十个蒙古士卒纵马前去。

    进了峡谷,来回溜达一圈,那群士卒并未发现任何人影。

    “宋人怯懦,哪敢埋伏我们,回去吧”为首的兵士高呼一声,数十个士卒结队离去。

    见探子回报,速不台方才放下心来,道:“全速穿过峡谷,今日之前,我们要赶到洛阳”

    军马行至一半,宋军终于放下大石头,堵住了出口,大片的喊杀声从山谷外传来。

    “不好,中计了”速不台惊慌片刻,便镇定下来,安稳着士卒。

    “后队变前队,冲杀出去”随着命令传下,蒙古士卒很快就朝外冲去。

    峡谷外的人要将里面的人堵死,里面的人要冲杀出去,大战一触即发。

    蒙古军士虽然被袭击,但是士兵素养到底要比宋军高,不过峡谷窄小,骑兵作用难以发挥,双方很快陷入焦灼。

    杨康见此,当即领着后备军马迎上,直直插入进去。

    这一战,从正午杀到黑夜,双方死伤惨重,宋军士卒几乎全部埋骨此地,蒙古大军也全军覆没,只剩下速不台和几员悍将冲了出去。

    几人正要逃离间,一道身影拦在了谷外的石壁前,正是杨殊。

    “他们都死了,你们也不用活了”

    这几人还未反应过来,只觉一股大力冲来,各个口吐鲜血,从马匹上摔下,丢了性命。

    快步走入峡谷中,但见宋军和蒙古士卒尸体混在一起,尽是无边血色。

    远处一块大石头前,一将手持铁枪撑着身姿,脸上尽是桀骜。

    “你很不错”杨殊道。

    “哈哈”那人长笑一声,朗声道:“十余年前,你到底我没有看错我,我杨康,终究做出了一番事业”

    杨殊三两步走到他跟前来,一道内力输入他体内,止住了他的伤势。

    “既然如此,你索性就再做一番给我看看”

    “固所愿,不敢请耳”

    两人说完,俱都大笑起来。

    天地悠悠,亘古不变

    男儿热血,洒尽疆场

    自从杨康于洛阳全歼速不台一军后,蒙古与大宋的纷争彻底拉开。

    好在灭金之后,疆土尽皆落在了大宋手中,又夺取东进的隘口潼关,据守黄河,坐镇关隘的构想,算是彻底实现。

    而蒙古国内,虽然窝阔台对宋军攻灭蒙古大军震怒不已,但郭靖归去后,托雷的两个儿子蒙哥和忽必烈意外身亡,其麾下旧将纷纷惊怒不已。

    郭靖只好率领大军保护托雷剩下的几个儿子北去,与窝阔台针锋相对,对垒草原。

    其余的诸侯王也只是坐山观虎斗,并不插手这对兄弟间的恩怨。

    窝阔台忙于整顿国内之事,南下讨伐宋朝一事,只得搁浅下来。

    数年光景,有着杨殊的插手,北方郭靖与窝阔台之间的斗争愈演愈烈,已然到了兵戈相见的地步。

    托雷剩下的几个儿子,也打着为父报仇的旗号,与窝阔台再争汗位。

    这段光景倒是给了大宋喘息的机会,数年修养生息,理宗移民北上,中原人口有了很大的恢复,同时在杨殊的启示下,大宋开始发展海军。

    正当窝阔台与郭靖争斗最厉害的一年,大宋两路北伐,一路渡过黄河北上收复失地,另一路则是依仗海军之力,侵袭辽东。

    蒙古的主力本就在草原,再加上托雷的几个儿子后患太大,窝阔台一心处理国内之事,倒也对幽云故地,不怎么在意了。

    这正好给了宋朝可乘之机,数年时光,便收复了北宋穷尽一朝没有收复的故地,彻底延续了秦汉时期的疆土。

    数年后,窝阔台身死,蒙古再次陷入大乱,托雷那几个儿子,以及窝阔台的子嗣,对大汗之位纷争不断,打的不可开交。

    宋朝不断派遣使者北上,挑拨其中的关系,没有一位真正有领导力的大汗,蒙古在内乱之下,终究衰弱下去。

    其余那些汗国,也是西进欧洲,去屠戮欧罗巴,做他们的上帝之鞭去了。

    而宋国自海军兴起,海上贸易逐渐繁盛,那些商人为了利益,甚至远征非洲,掳掠昆仑奴来贩卖。

    血腥的人口贸易彻底开展,资本的萌芽渐渐兴起,一切似乎都朝着另一个方面发展过去。

    一年如一日,还是那座桃花岛上,人间三月天,繁花似锦,争奇斗艳。

    桃林深处,矗立着两座坟冢,坟前坐着一个发鬓皆白的老者。

    他手中拿着酒壶,默默轻抚那块墓碑上的字迹。

    “蓉儿,我已伴你一甲子了,也该离去了,若有机会,我们再见”老者说完,轻轻松开双手,露出了碑石上的石刻大字:亡妻黄氏之墓杨殊立

    这人赫然就是杨殊,处理完天下之事后,他便回了桃花岛,与黄蓉过着平淡的日子,一转便是六十载

    大儿子杨谨继承了他的一身武学,虽然武功没有他这般登峰造极,可前些年也步入宗师之境。

    小儿子杨慎自幼聪慧,奇门遁甲无所不通,索性传承了桃花岛的武功,如今早已是一派之主

    杨殊转头看向一旁那块空白的碑石,蓦然拿起一把匕首在上面刻画起来,四个大字跃然其上:杨殊之墓自立

    做完这一切,杨殊彻底没了牵挂,脑中的集邮册光芒一闪,一道亮光将之彻底笼罩,待到一切消失之时,他已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