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百鸟朝凤枪

作品:《诸天集邮狂

    这山崖下显然是个颇为静谧的山谷。

    整个谷底,只有童渊和那只白虎两个活物,其余虽种植着许多奇花异草,却连只飞鸟都看不到。

    “你既然跟来了,那我就与你说说我的规矩”

    望着两人联袂走来,童渊取出一把短刃,在草地上划出了一道界限。

    “只要踏过这条界限,就休怪老夫无情了”

    这界限分开了两间屋舍,童渊显然不想与两人住在一起,直接立下了规矩。

    “明早,你到那处竹林寻我”童渊指了指西边一片竹林,便转身离去。

    天将大白,杨殊便已醒来,起身后,便径直朝着竹林而去。

    童渊早已在林中等待多时了,见他走来,直接开门见山道:“我教你枪法,也并非不可,但你须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前辈请说”杨殊正色道。

    “第一,我教你枪法,却非你师父,你日后不可与人提起你我的关系”

    见杨殊点头应诺,他又道:“第二,我所教授的枪法,你不可用来为祸一方,否则让我碰见,必取你首级”

    杨殊又答应下来。

    “第三,便是你娶了那女娃”

    听见童渊的要求,杨殊彻底睁大了眼睛,一脸惊异。

    “你休要摆出这幅模样”童渊一脸不屑道:“那女娃是先天道体,你娶她只有妙处,绝无半点损害”

    静了半晌,童渊又道:“张老道昔年是曾与我有过恩情,可他投身黄巾,我与他早已恩断义绝,再无更多牵连”

    “你修行天衍诀,便是他的传人了,可他托我照料那贼道之女,是绝无可能的”

    “我童渊虽非汉臣,却为汉民,本就不想与黄巾中人牵扯太多,你娶了她,也好照料她,也算是我对那老道的最后一丝弥补吧”

    “娶与不娶,尽在你一念之间”童渊说完,便背着手踱步而去了。

    回到屋舍,张宁已然起来了,她端坐在床前,并不言语。

    童渊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绝不会收留张宁,不论他娶不娶她。

    可杨殊早已答应过nn照料张宁周全,若是不管不顾,依旧有失道义。

    想到此处,杨殊心一横,走到张宁神前道:“你可愿嫁我”

    张宁忽的听到杨殊言语,脸色一红,羞怯得说不出话来。

    “你,你”

    她望了杨殊一眼,脑袋彻底垂下,不敢再看他。

    杨殊倒是径直走到她身旁,一把将她下巴托起,真诚道:“我知道我说的可能有些突兀,可如今世间你就认识我一人,张伯昔日的交托,我不可能忘怀,你若嫁我,我便照顾你一辈子”

    见着杨殊如此轻佻的举动,张宁自脸庞至脖颈,尽是羞红一片。

    “你若不愿,我日后自会为你寻个良人”杨殊又加了一记催化剂。

    房中瞬间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况,两人都不言语,只是自顾自的思考一切,良久,张宁方才点头道:“我愿意嫁你”

    杨殊说的不错,当世之中,她已没有任何亲人。

    顶着黄巾余孽的头衔,又有几个人会真心对她好

    也就是杨殊,千里送她到并州来,沿途的贴心照料,她也一一看在眼里,若要换了其他人,指不定早就强占了她的身子,哪会与她多言

    杨殊见此,只是站起将她搂入怀中,道:“宁儿,这一世我必会照料好你”

    杨殊真的会倾尽全心照料她,但是却并非爱,这是一种目的,也是一种担当,或许对张宁并不公平,但放在当下,已是最好的选择。

    况且,有时候真切而热烈的爱,往往更伤人心。

    无微不至的照顾,一辈子对她好,已是她最大的幸运了

    张宁的泪水从眼眶中溢出,她投入杨殊怀中,终于感到多日以来的第一缕温暖。

    窗外的童渊看到这一幕,嘴角的笑容,彻底展开。

    数日后,杨殊与张宁成亲,童渊也开始传授杨殊枪法。

    “枪,乃百兵之王,凤,亦为白鸟之王”

    童渊站在竹林中,手持一杆丈二长枪,端正而立。

    “百鸟朝凤枪,其精髓便在于一个朝字,你的每一枪,都要让对手对你生出一股朝拜之意,如此,方不负此枪法”

    随着童渊演示完一整套枪法,集邮册已然自动将之收入,杨殊瞬间便臻至大成了。

    “来,你演练一遍”童渊将一杆白蜡枪递来,走到一旁观望他习练。

    接过长枪,杨殊抖了几个枪花,便将“百鸟朝凤枪”一一施展出来,一招一式间,毫不像一个初学枪法的新人,倒像是浸淫枪术几十年的宗师了。

    童渊眉间一皱,冷冷道:“你先前学过枪法”

    杨殊摇头道:“先前学过剑法,于枪法一道,倒是一窍不通”

    童渊回想起当日杨殊对战白虎的场景,不由得叹声道:“汝之天赋,较之我那三弟子来,还要高绝”

    “罢了,你继续习练吧”童渊说完,离去的身影,颇有些落寞。

    回到屋舍,张宁早已翘首以盼,见杨殊回来,她当即递过水壶道:“夫君,喝水吧”

    两人虽已成亲,但杨殊并未要了张宁,平日里还是各睡各的。

    张宁见杨殊如此尊重自己,心中也是感激不已,先前的最后一丝不愿,也彻底消散。

    古代女子毕竟出嫁从夫,张宁嫁了人,一颗心自然环在杨殊身上。

    替杨殊抹了抹汗,张宁便笑着在门前看他练枪,时不时出言鼓励几句,露出崇拜的眼神。

    杨殊自是大为受用,不过也只是受用而已,真要当了真,他这么多年,就白活了。

    两年光景匆匆过,杨殊早已将百鸟朝凤枪练得炉火纯青。

    期间童渊也传授了不少枪理给他,算是给他奠定了一条新的道。

    这一日清晨,童渊看着眼前的杨殊,一脸郑重道:“我所能传授你的,都已教给你了,剩下的路,便要靠你自己走了”

    杨殊点了点头,面怀感激道:“前辈教诲,在下必不敢忘”

    “我最后再送你一言,枪乃百兵之王,你若要习练枪道,自当秉承着海角天涯无对的气概,若心生胆怯,只当我未曾教过你”

    童渊说完,手中白蜡枪一抖,九道枪花现出,十一道枪花一一绽放,一种俾睨世间一切的气势彻底散开,整个山谷,尽都弥漫着他的豪气。

    “多谢前辈赐招”杨殊心神一动,终究明悟了此枪的最高境界。

    怪不得赵子龙几番单枪匹马冲杀敌阵救主危难之间,这百鸟朝凤的枪法,彻底被他的胆气发挥到了极致,形成了他自己的枪道。

    这古来冲阵扶危主,也只有常山赵子龙一人了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