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太平要术

作品:《诸天集邮狂

    “前辈,在下可否冒昧问个问题”

    临行前,杨殊终于准备弄清一件事,那便是此间的世界至宝问题。

    “何事”

    “前辈可知当今世上有什么至宝天书之类的事物”

    童渊闻此,眉间一皱,便是冷言道:“我传你枪法,可不是让你去夺宝的”

    杨殊见此,知道自己不好再问,未免引起童渊反感,落在嘴边的话,他又生生咽了回去。

    “夫君,你好像有心事”

    离去的路上,张宁见杨殊时不时皱眉轻叹,忍不住出口问道。

    “宁儿,你日后有何打算”

    杨殊并未回答,反而岔开话题问言其他,这世界至宝一事,他是肯定不会对任何人提起的,毕竟这是他最后的秘密。

    “我,我想”张宁话到嘴边,又慢慢咽下,同时眼光又不住在杨殊脸上停留。

    “你我关系亲密无间,但言无妨”杨殊正色道。

    “我想去长安看看平爷”

    张宁终究说出了心中想法,话已出口,她眼波游离,似有泪珠滚落。

    杨殊淡笑一声,漫步走到她身旁,将之搂入怀中,道:“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

    吕布是天下第一武将不假,单凭力量,杨殊想杀他根本不可能,就算有着集邮册的力量,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可是锋芒毕露之下,早已引起无数人的注意。

    加之吕布的桀骜,又怎肯屈服比自己弱的人

    刚则易折,吕布行事又崇尚胡人那一套,注定在中原走不长远。

    “不,我不要你报仇”

    张宁却是一反常态的搂住杨殊,将秀脸贴在他的怀中。

    “爹当年身死,两个叔叔为了替他报仇,也都身首异处,如今又是平爷,我已经失去一切了,不想再看到你倒在我面前”

    张宁言语激烈,眼眶中的泪珠重重坠下,打湿了妆容。

    “傻宁儿”杨殊轻抚她秀发,淡笑道:“我既然答应了照顾你一辈子,就绝不会死在你前面,你放心,我有把握的”

    两人十指相扣,唯有相顾无言。

    当夜,两人就在附近州郡里的驿站里歇息。

    “宁儿,你就在此间歇息,有事就叫我”

    杨殊说完,正准备出去,忽见张宁从背后抱住了自己。

    “怎么了”

    张宁幽幽一叹道:“夫君,你我成亲两年,至今未有同床共枕,我知道你不想勉强我,可今夜,我想把自己交给你”

    “宁儿”

    “夫君,我想为你生下一个男孩,延续夫君的血脉”

    听闻此语,杨殊算是彻底明白张宁的心思。

    左右还是先前那番话触动了她,张宁本就幼年孤僻,如今又嫁给自己,这唯一的寄托要是没了,她恐怕就真活不下去了。

    有了孩子,对她也会好许多,至少有了新的牵挂

    杨殊抱着张宁来到床前,轻轻为她和自己解下衣衫,又吹熄红烛,方才压了下去。

    两人一夜,直至天明我是个纯洁的人,直接跳过啦

    天已大亮,杨殊方才醒来,昨夜他和张宁酣战半宿,今晨起来,并未有丝毫疲惫,反而觉得精气神足,下身已呈再抬头的架势。

    还未坐起,他顿觉脑中闪过一道画面,一卷书册在自己脑中不断翻页,待整卷书册翻完后,脑中的集邮册瞬间光芒大盛,此方世界的第一个凹槽彻底点亮。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是杨殊此刻最想说的一句话,他脑中那卷书册,正是太平要术全本。

    而此书,正是此方世界的第一个至宝。

    昨夜他与张宁同房后,根本来不及发现这个秘密,就沉沉睡去,直至今日天明初醒,方才得知。

    起先nn与童渊都说过张宁是先天道体,杨殊只知道不能修炼,原来并非这么简单。

    当年张角身亡前,将太平要术及自身修为凝成神识,贯彻到张宁体内,一旦张宁为人妇,这神识便会自动开启,太平要术和那些修为就会自动转移到夫妻二人身上。

    张角起先是想他的女婿继承他一生所学后,便会再度扛起黄巾大旗,覆灭汉朝。

    谁知道他一死,黄巾势力瞬间倾覆,张宁也流落民间,隐居不发,直至碰上如今来的杨殊。

    怪不得童渊说过是便宜了他

    集邮册自动将太平要术臻入大成后,书中所学,他都一一掌握。

    其中诸如修行n,兵家韬略,治国政要,乃至于天文地理各方面的知识,尽都汇聚此书。

    “怪不得张角单凭此书便可成就一方”杨殊呢喃两句,心中尽是感慨。

    不过张角所留下的那些修为,他倒是一点都没要,全都让给张宁了。

    先天道体无法修炼,但是张角所遗留下来的功力,进入张宁体内后,自动转化为先天真气,并且随着年岁增长自动提升。

    也就是说她并不用修炼,自身修为就可以自动提升,这也相当于一种金手指了。

    杨殊默运太平要术里的n行走周身一圈,只觉奇经脉里原先存储的真气俱都换成一种新的形势,这股气息运转不绝,原有的所有内力彻底消散不见,同时另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贯彻己身,与着四周无处不在的气息相互循环。

    这两股力量一个至阴,一个至阳,最后阴阳互易,生生不息。

    他瞬间感觉自身的境界拔高了百倍不止,如今就算是童渊站在身前,他也能有一战之力了。

    不过太平要术毕竟不是专门用于修炼的n,其中也仅有凝聚自然之力为己用这一条,要想再进一步,还需得更为高深的n才可。

    张宁醒来之时,杨殊已然起身打理好一切了。

    “夫君”张宁轻唤一声,猛一起身,整个人忽的翻腾而上,悬于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张宁一惊,控制不住力道,又重重坠下。

    杨殊一个纵身,已将她环抱在怀中。

    “宁儿,你别慌,试试用你脑中书册第一卷里的方法牵引这股力道”

    张宁忽然得到张角的修为,却并不懂使用的法门,自然会失控乱窜。

    按着杨殊所教的方法运转一周,她体内汹涌的真气很快就平息下来,随着她对n的领悟渐渐透彻,体内的真气也能运转自如了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