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昭姬怨

作品:《诸天集邮狂

    旧宅破落,柏树森森,杨殊与张宁行过街角,便听到远处传来阵阵琴声,声调凄苦,哀怨无限。

    “夫君,是这里吗”

    张宁左右张望,瞅见远处府宅门口上依稀是个蔡字,小声嘀咕道。

    “就是这了”杨殊拉着张宁,又行进几步,走入了这座府宅。

    宅子颇为幽深,却见不到任何奴仆,落叶堆满前庭,也不见人打扫,若非里园有琴音传出,根本看不出此地有半点人烟。

    “那位巾帼英雄,就住在这里吗”张宁打量片刻,看向杨殊道:“夫君,那位蔡小姐也是官宦人家,怎会落魄至此”

    “大势分崩离析,一朝时局乱,便是天子,也逃不过流离奔波之苦,何况普通官宦之女”杨殊轻叹一声,正要走入寻人,忽见一女子抱着一把古琴走出。

    琴身雕琢精致,只是琴尾隐约可见几道焦痕,影响了一丝整体美观。

    那女子低首轻言道:“这位公子说得不错,大乱将起,谁也躲不过这危局”

    “蔡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杨殊朗声道。

    那女子闻此,方才抬首相望,凝望杨殊片刻,浅笑道:“原是故人”

    张宁瞅着眼前女子不施粉黛,举手投足之间却有一股自己没有的风范,特别是那张精致的面容,足以让万千少女无地自容。

    看着杨殊与之对视,她心中隐隐有点吃醋的感觉,当即以手挽着杨殊的臂膀,依偎在他身侧。

    “蔡话”杨殊见场面有些尴尬,以手指向西处的凉亭。

    “公子,请”女子微微颔首,三人便移步凉亭之内。

    “蔡小姐,这些银两,希望你能收着”杨殊拿出高顺给的银两,递到她身前。

    “公子这是何意”女子闻此,有些不悦,她冷冷道:“我家中虽已没落,可绝不至于收受公子财物,你我无亲无故,公子还是走吧”

    “蔡小姐误会了”杨殊叹息一声,将高顺留下银钱的缘故,一一说来。

    “高将军此刻已随吕布前往关东,这是他走前交待的,并非是我的银钱”

    女子沉吟良久,方道:“高将军有心了”

    “不过我本就是个寡居妇人,还有何名声可言,高将军以诚待我,如此大恩,妾身至死不忘”

    她语气颇有些激烈,言辞之中,更添了一股哀怨之色。

    “蔡姐姐一人孤苦伶仃,不如和我们去关东吧”张宁突然开口道。

    杨殊见此,一脸犹豫,想不通她话里卖什么关子。

    女子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她淡声道:“长安虽乱,可终究是家父埋骨之所,我寡居在家,本已不孝,如今若再远游,更是难为人子”

    见场面再度尴尬起来,张宁一把拉住杨殊道:“夫君,你帮帮蔡姐姐好不好”

    杨殊见她心思灵动,肚子里绝对有什么阴谋,当即道:“宁儿,蔡小姐既然有心为父守孝,你难为人家作甚,我们走吧”

    言毕,他一把拉着张宁往外走去,又转身对着女子笑道:“蔡小姐,我等告辞了”

    出了府宅,张宁一把搂住杨殊,楚楚可怜道:“夫君,你干什么啊”

    杨殊呵呵一笑,冷言道:“你又打什么鬼心思,人家蔡小姐本就凄苦,你可别难为人家”

    张宁闻此,脸上闪过一道揶揄之色,口中的语调开始抑扬顿挫起来。

    “这么快就护起外面的女人起来了,我这个正牌妻子还未说什么,你就这么笃定我会害她”

    或许,在感情面前,女人会变得痴傻,但是一旦涉及她的婚姻,便会变得无比精明。

    杨殊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张宁抱在怀中,轻言道:“宁儿,你想到哪里去了,这蔡小姐是个寡妇,我可没有之好”

    “可是s,比我的滋味好多了,你要不要去尝尝”

    杨殊闻此,索性扭过脸去,没再继续搭理她。

    不过他心中倒是想起了这位千古才女的悲惨历史。

    貌似李傕郭汜之乱后,这位才女就被掳掠到匈奴,受尽各种孤苦,才被曹操用金子赎回,嫁给寻常小官。

    “要不要做点好事”杨殊犹豫片刻,忽的下定决心,握紧双拳。

    “怎么,真想去娶人家了”张宁再度揶揄道。

    “嗯,我正有这个打算,等你怀了我的孩子,我就休了你,娶蔡小姐过门”杨殊恶狠狠道。

    张宁闻此,一把扭住杨殊腰间嫩肉,冷冰冰道:“你敢”

    “不敢,不敢了”杨殊求饶一声,一把拉开张宁,向着远处奔去。

    “别跑”

    两人一追一逃,很快消失在了街角。

    “夫君,你要真心喜欢那个蔡小姐,就娶了她吧,不过我必须是正妻,她顶多只能当个小妾”两人回到住处,张宁依旧恋恋不忘道。

    “你怎的突然这么大慨了,肯与人分享你的相公”杨殊笑问道。

    张宁闻此,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说道:“我们同房几个月了,可我肚子还不见任何动静,万一我不能给夫君生个儿子,势必要纳妾延续夫君血脉”

    杨殊闻此,心中升起一股感动,他抓住张宁手道:“傻宁儿,放心,我一定让你怀个儿子”

    旦日清早,杨殊便离开住处,往着蔡府而去。

    此番他正要去寻蔡昭姬,无论如何,不管用什么手段,他都要把这个女子带离关中,免去她一生的孤苦。

    行至蔡府,杨殊便再度听到那道哀怨婉转的琴音,他心神一动,一个翻跃入了里园,看到了树下弹琴的蔡昭姬。

    “得罪了”

    杨殊呢喃两句,身形闪现到了蔡琰身后,她还未反应过来,已然脑中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拿起焦尾琴,背起蔡琰,又收拾了蔡府的些许事物,杨殊便往外离去。

    杨殊刚刚消失在街角,忽见一道身影走出,这人四下踱步,望向了远处的蔡府。

    待了良久,他突然撸起袖子,露出了一道黑色线圈。

    “蔡家才女,当为此计根本”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