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汉中惊变

作品:《诸天集邮狂

    三人沿途行入汉中,但见路边相隔不久,便有许多装潢一样的屋舍,每间屋舍门口都有人守卫。

    他们穿着与先前林中人一般,各个都是似道似兵,古怪异常。

    不过来往行人,但凡有饥饿不堪者,那些道兵便从屋舍中取来米肉赠与,供其吃食。

    “夫君,这些人看起来是一伙的,为何相差如此之大”张宁看了眼那群道兵,见他们个个一脸振奋,待人没有半分倨傲,行事更是相当平和,与先前那些人,简直是天壤之别。

    “宗教的本质是劝人向善的,可一旦歪曲了教义,便成了邪教了”杨殊随口应道。

    “宗教是什么教,邪教是邪恶之人建立的教吗”张宁闻此,顿时有了一肚子问题。

    “诸如道家、儒家乃至于那些和尚,都算作宗教,他们教内有先人编著的教义,用以传播下去,可一旦被别有用心之人歪曲解释,便成了邪教”

    杨殊话音未落,便见马车内的蔡琰轻哼一声,以作不屑。

    张宁听了,顿时笑道:“夫君,蔡姐姐笑你呢,人家可是大儒之后,懂得比你多多了,你肯定是胡诌骗我呢”

    杨殊自然懒得跟张宁去辩驳,索性坐到车马前,继续赶着马车来。

    张宁见此,更是以为杨殊在糊弄她,索性溜到车中与蔡琰谈心去了。

    入了汉中,杨殊更是感觉到了四下浓厚的宗教气息,不仅随处可见这五斗米道的信徒,周遭郡县的长官更是由着五斗米道中的“祭酒”担任,巡视的卫兵也由教内鬼卒担任。

    整个汉中,已然彻底成了张鲁的产物。

    寻了处住所,杨殊便去探听入蜀的道路,毕竟张鲁与刘璋敌对,汉中与益州两不来往,早已成了两个独立王国。

    沿路打听,杨殊算是对整个汉中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至于西行入蜀的道路,也渐渐探听明白。

    行至街角,他正要赶回住所,忽见一座马车驶出,为首坐着的,正是张宁。

    不过她两旁各自立着一个道人,如同看押囚徒的守卫般,指挥着马车往远处驶去

    来不及多想,他一个大踏步,手中淬血寒心枪枪尖一闪,周遭的几个道人尽皆倒地,便是张宁身旁的两个道人,也俱都不能动弹。

    “宁儿,怎么了”解开张宁穴道,杨殊急声道。

    “夫君,刚才来了群道士,将蔡姐姐抓走了,我被他们分开押送,幸好碰上了你”

    张宁到底还是不够老练,往杨殊怀中一扑,眼角便溢出两行清泪。

    张宁的本事,杨殊是清楚的,先前她就能趁着徐晃不注意要了他的命,如今被人瞬间,可见对手实力高深。

    来不及安慰张宁,杨殊便道:“宁儿,西行百里,是一处隘口,这些金子你拿着,我七日若未回来,你就径直出关入蜀,莫在管我”

    张宁推开杨殊递来的包裹,满脸泪痕道:“夫君,宁儿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不走”

    杨殊正头疼间,忽听到一道长音传来道:“贤伉俪情深,贫道佩服,不过有些事,还需二位陪贫道走上一遭”

    语音将至,一个身着青色道袍的中年,站在了杨殊二人跟前。

    这一句话的时间,那人何止行了一里路,如此轻功,杨殊倒是第一次见。

    “你这臭道士,让我们走我们就走,找死”张宁对着杨殊温柔,换了别人可狠毒得很,她手中铁剑径直飞去,直冲道士面门,似乎不将他刺死决不罢休。

    那道士轻笑一声,手中长袖一展,那柄铁剑便被收去,没了半点踪迹。

    杨殊见此,顿时惊了,先前他还觉得这道士只是轻功高绝,可这一手,却似乎隐隐触及到了空间法则,这招袖里乾坤,绝不仅仅是藏兵器这么简单了。

    “宁儿”杨殊一拉张宁,便对着道士道:“在下若未猜错,道长便是留侯之后,如今五斗米道的三代天师张公祺吧”

    那道士微微抚须,淡笑道:“正是贫道”

    “我与道长并无纠葛,何故费时费力来为难我们夫妻两”杨殊慢慢将张宁往身后拉去,手中寒枪拧了一圈,整个人彻底紧绷起来。

    “本来是没有纠葛,奈何居士得罪了人,贫道受其恩惠,自当报之”

    “那就是没得谈了”杨殊冷笑一声,手中寒枪一扬,百鸟朝凤枪瞬间刺出九朵枪花,将那道士周遭数米内全都覆盖住,十一朵枪花随着绽放,无尽枪势尽显于此。

    “居士好大的杀气”道士轻笑一声,手中衣袖一挥,整个人已然出现在杨殊身后,先前的枪势,尽都化解不见。

    “看枪”杨殊怒喝一声,虚晃一枪,立刻从怀中掏出几张符纸,咬开指尖血,凌空点划几下,那符纸即刻自燃,七道熊熊烈火环绕在了道士身侧。

    “火咒”那道士一惊,已然向后踱步数百米,行到一处水池边,方才引水止住火势。

    再回来时,杨殊已然不见踪影。

    “看来贫道倒是小看你了”道士抚须轻笑一声,身影彻底消逝在了街边。

    “夫君,你不管蔡姐姐了吗”张宁见杨殊打马狂奔,彻底不管不顾,不由得问道。

    “我管不了了”杨殊重重叹息一声,道:“若是寻常官府,我自可冲阵杀敌,救她回来,可对面会道法,我能对付一两人,却对付不了他们几十上百人组成的阵法”

    “那蔡姐姐怎么办,夫君你当初就不该带她出长安城,眼下谁知道那群人会怎么待她”张宁一脸懊悔,心中尽是悲意。

    这些时间她和蔡琰相处,也知道她是个苦命女子,如今见杨殊抛弃她,更是心伤不已。

    “我若去救她,你可愿意”杨殊止住马势,正色道。

    “大不了和夫君死在一起”张宁重声道。

    “好,我们走”杨殊说完,一拍马臀,两人继续往西而去。

    “夫君,是那边”张宁见还是出关之路,脸色焦急道。

    杨殊并不理她,只顾打马前奔,两人离着汉中愈行愈远,渐渐消失在了天边。

    s:昨天得意忘形了,码完字笔记本没电了,充好电一看,没存档,直接自闭一整夜,不过今天还是打起精神码字吧,先发两章,真的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