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东行遇故人

作品:《诸天集邮狂

    宛城城门处,一队车马缓缓驶入,数十个武士同行,倒显得威武不凡。

    “爹,这马车中坐的的谁啊,就连宣威侯都为之开道”

    道旁一少年见车队威严肃穆,马车中人更是神秘无比,心中惊奇道。

    那老丈环视片刻,见那些武士已然走远,压低了声音道:“此人你都不知,先前宣威侯降而复叛,杀得许都的军马溃不成军,皆是此人的计策,传言此人一计,可乱天下”

    那少年闻此,缩了缩脖子,面上透出一股惧意。

    杨殊行至此地,听到这对老少的言语,心中一笑,也不表露出来,只是顺着街道直行,很快消失在了街角。

    日既西倾,暮色将至,街头上的人影也渐渐稀少起来。

    城中一处府邸内,杨殊出现在一间房舍中。

    “文和先生,我们好久未见了”

    文士闻此,身形微动,便转身看见了堂前的杨殊。

    相较上次相遇,此次杨殊给他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

    如果说上次他还能窥探出杨殊修为深浅,但此次,他全然看不透了。

    两人相距咫尺,但期间差别,何止天涯之远

    “看来,你的造化早已勘破文武之道,走向另一方天地了”

    贾诩也不多言,径直承认了杨殊的实力,旋即又道:“阁下此次前来,莫非为昔日汉中之事乎”

    “我既解开了与先生的阴阳结,先生何必再心怀芥蒂,你我寻处茶楼,饮上那一樽苦茗,岂不妙哉”

    听着杨殊恬淡的言语,贾诩倒是心中好笑,但面上还是顺着他的意思,道:“任凭阁下差遣”

    天色已晚,街上自无茶楼开放,两人寻了间青楼,要了间雅舍,叮嘱不可叨扰,便各怀心事地坐下了。

    水酒喝了几杯,两人却俱都一言不发,杨殊终是没有按捺住,率先道:“先生就没什么想问的吗”

    贾诩轻笑一声,道:“吾从未闻鱼肉问刀俎也”

    “哈哈哈哈”杨殊闻此,长笑一声,道:“先生可真是诙谐”

    贾诩脸上一片肃然,显然并不觉得好笑。

    待杨殊说完,他终究正色道:“诩一生作为,皆为谋己而活,至于天下兴亡,能顾及则略尽绵薄之力,如若不能,吾只愿保自身平安罢了”

    “可阁下三番五次寻我麻烦,逼得诩设下绝策,不仅崩坏社稷,更使得生灵涂炭,国家神器,毁于一旦,如今又不肯放过诩,天下间岂有如此道理”

    很显然,杨殊的所作所为已然彻底触动了贾诩的底线,他本就是不讲原则之人,为了身家性命,就算乱天下也是无所谓。

    可杨殊显然比他更混账,不仅借他的手做脏事,还远赴千里来寻他,这直接让心思深沉的贾诩彻底没了耐心。

    “看来先生已有了退路啊”杨殊叹息一声,俯身看了看茶水,一脸凝重之色。

    “阁下修为无边,可诩还想多活几年,这束手就擒之事,阁下还是另寻他人吧”贾诩说完,身形微动,已然窜出窗外,不过顷刻光阴,整座青楼已不见他的身影。

    贾诩也不是傻子,自从杨殊找到他那一刻开始,他就筹谋好了退路,借着两人交谈的机会,他彻底凝聚好真气,远遁离去。

    杨殊见此,摇头一笑,刚刚走到窗边,便见无数火箭射入青楼之中,楼内的风尘女子,各个惊慌不已,而楼外无数军士,各个手持弯弓,伴随着为首将领一声令下,无数火箭射入杨殊房中。

    “果然是毒士,够狠”杨殊呢喃两句,轻踏一步,彻底消失在了房中。

    城外军营,贾诩骑在一匹奔马之上,疾速挥动着皮鞭。

    “贾先生,您走的可真快啊”

    一道声音传入贾诩耳畔,他心神一惊,来不及止住马势,便被力道甩出,所幸他轻功了得,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便稳住了身形。

    堪堪落地,便见杨殊站在他身前,轻轻扶住了他的肩膀,笑道:“先生何故于不辞而别”

    贾诩见此,终究打消了反抗的心思,微微叹息一声,道:“阁下究竟有何差遣,诩愿谋之”

    他深知杨殊的目的绝不是杀自己,否则在最初见他时,他已然死了,绝不会跑去青楼与他闲谈。

    “先生真乃通晓时势之人,我就欣赏先生这样的人”杨殊笑着拉住贾诩的衣袖,往着军营外走去,周围巡视的士卒,竟视若无睹,好似看不到两人一般。

    光这一手,贾诩便断了反抗的心思,如此人物,已不是靠一些小计策可以对付的了。

    两人行至营外,刚刚抵达郊野,便见一将纵马奔来,手中持着一杆虎头金n,铁甲环身,端的威风凛凛。

    杨殊依旧拉着贾诩前行,并不在意,三人相接之时,那将忽的挺n就刺,直冲杨殊心窝。

    杨殊随手一挥,就要夹住那将n头,忽的那杆金n便做七道n花,每一朵各自绽开,化作漫天n势,让人分不清哪一n是真实和虚幻。

    “百鸟朝凤n”杨殊轻言一语,一步踏开,绕到将领身后,手中横握一杆淬血寒心n,以着同样的n法回刺一招。

    不过杨殊的n势更为繁杂,一n便刺出九道n花,一一绽开后,便化作十一道n花坠下。

    那将还来不及应对,便被刺中数十n,周身如遭雷击,一股大力至身,整个人被打得口吐鲜血,倒飞而去。

    “将军”站在一旁的贾诩心中一惊,立刻跑到那将领身旁查看伤势,见他身上的铁甲尽都碎开,胸前虽开了一个口子,但并不深,探查气息,也无内伤,显然杨殊并未下重手。

    “先生,你没事吧”那将领虽被打伤,但心中并不挂念自己伤势,反而关心起贾诩来。

    “将军,此人武功卓绝,切不可与之硬抗”贾诩正色道。

    那将领回望杨殊一眼,忽的觉得方才的n法有些眼熟,看见自己胸前的梅花口子,不由得惊道:“你如何会百鸟朝凤n”

    杨殊收起寒n,淡笑一声,漫步走来道:“将军便是北地n王张绣张将军吧”

    贾诩闻此,起身道:“将军他并非有意,还望阁下莫要痛下杀手”

    “先生不必多虑”杨殊随口笑道,又看向张绣,慢慢拾起那杆虎头金n,道:“算起来,我与张将军还有些渊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