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燕国太子

作品:《诸天集邮狂

    苍茫的天幕中,忽然多了一道人影,这正是回到九州大陆的杨殊。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他双眼一亮,一步踏出,已至数丈开外。

    “看来道法之术,适应于任何世界”

    杨殊呢喃两句,忽然感受到体内原本涌动的真气彻底散开,化向四肢百骸,最后凝成一股新的力量彻底贯彻全身。

    微一用力,杨殊便感觉到这股新力量的玄妙。

    原本的真气,在他到达三国世界后,明显跟不上世界节奏的步伐,直接被碾压在底层。

    可此番变幻之后,他感受到了在三国世界里凝练的道法力量,彻底融汇到全身之上,而不受到世界的约束了。

    想通此点,他心中就是一喜,日后要是再穿梭世界,它也可以不必担忧因为世界变化而引起自身实力的下降了。

    除非穿越到了那种极为高层次的世界,否则他绝不会一出场就沦为弱鸡般的存在。

    不过一刻光景,杨殊已然来到涿郡城外,此刻城门紧闭,城门上尽是戒严的燕士。

    “来者何人,速速止步”

    杨殊还未踏至城前,已有人发现了他,并高声训斥起来。

    “吾乃燕国修士,刚从西径山回来,涿郡为何会关闭城门”

    杨殊不紧不慢地编了个理由解释,慢慢打消着城门上士卒的戒心。

    “北地胡人南侵,草原正在决战,尔等修士就算不知世事,也不可贸然入城,待此战过后,再行入城”

    那士卒念及杨殊的修士身份,好言解释了一番,便不再搭理了,毕竟这军令如山,万一杨殊是胡人派来的细作,混入涿郡城中制造混乱,他们绝对难辞其咎。

    杨殊听了,当下明了,也不多做纠缠,一个纵身,便大步离去。

    其实以他如今的能力,只要等到夜月无人之时,运转遁甲天书里的道法,一步便可入城,但这群军士所言的草原决战,倒是吸引了他。

    燕国乃九州大陆上唯一北境全是异族的国家,每年常备在北地边境上的兵力就有数十万,这数十万兵马尽是用来遏制异族的人马。

    因此燕国才在九州大陆其余数国中名声不显,若没有那些异族的压制,只怕此时燕国当属九州大陆第一强国了。

    饶是如此,燕国凭借地域的苦寒,倒是培育出不少坚韧不拔的人才,其中修士文臣武将无数,像天绝宗这样的修炼门派,简直不要太多。

    再加上北地苦寒,民风彪悍,多有悍匪大盗出没,燕国境内,倒也说的上鱼龙混杂了。

    顺着边地北行,几日光景,杨殊便来到草原之上。

    预料中大战的场景并未出现,只是依稀可见几个游骑岗哨,再相互探查。

    直至日落时分,杨殊都没有什么发现,倒是边地的落日长烟之景,颇为壮丽多彩。

    寻了处林子歇脚,杨殊索性拿出淬血寒心枪耍了几下,便倚靠着树干,生了团火堆静静躺下。

    “也不知怜儿如今怎样了”他嘴中呢喃两句,便默默闭上双目,沉沉睡去。

    夜色如墨,只听到远处几道马蹄声响起,便再度与天外的尘埃合一,消逝不见。

    天刚放晓,但闻几道马蹄响起,大片烟尘四起,整片树林彻底被包围起来。

    杨殊纵使睡得再熟,此刻也惊醒了过来。

    其实以他的感官,方圆几十里内的威胁他都能或多或少的察觉一些,那些人马奔向这个方向时,他便已然清楚,只是没有在意而已。

    谁知道稍微打了个盹,几千军马就将这林子彻底围拢起来,看这架势,这支军队是不打算让他活着离开了。

    一步站起,杨殊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会筋骨,便见大队军士彻底将之围住,各个手持锐利的戈矛,观其配置,每支戈矛上都泛有寒星,料想也是材质不凡。

    略一打量,杨殊便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没想到此番来北境督战,倒是发现了淬血寒心枪,此番过后,看父皇拿什么怪我”

    一道男声从远处传来,大队骑士身后慢慢走出一道人影,其人身着明光铠,手执吟龙剑,语调激昂,气度不凡。

    他牵引马匹向前,对着军士下令道“留个全尸吧”

    言毕,就要纵马上前取走淬血寒心枪。

    “太子殿下,这淬血寒心枪,可不是这么好拿的,你要取,问过我杨某人的意见吗”

    杨殊一步向前,站到了淬血寒心枪,面带微笑地看着众人。

    那人闻此,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先是一顿长笑,旋即便是握紧手中的龙吟剑,朗声道“当初能从陈奇峰手中夺走此枪,还不让人知晓,你本事料想也不差,不过我很好奇,你如何从我这八千龙骑手中全身而退”

    言毕,他手中龙吟剑一扬,身后骑士各个呼啸起来,不过片刻,一股极大的杀伐之气,笼罩向了杨殊。

    杨殊见此,默默抹了抹嘴唇,神色镇定道“燕国龙骑在下早有耳闻,论这陷阵杀敌的本事,纵使是兵家鼻祖复生,也绝难从万军人中杀出血路,可”

    他顿了顿嗓音,不过眨眼的功夫,整个人身影已然消逝不见,片刻后淬血寒心枪已然顶在了男子喉前。

    “可要在这咫尺内取下太子您的首级,也并非难事”

    一盏茶的功夫,两方局势瞬间逆转,那些龙骑也俱都慌张起来,其中伴随着男子的副将,更是色厉内茬道“速速放开太子,不然大军冲杀,定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你试试是你们冲阵更快,还是我的枪快”

    杨殊说完,寒枪一挑,男子的明光铠便被卸开,随即枪杆一横,男子便被击倒在马上。

    而他趁着这会功夫,已然掠身上了男子的马,将他用力一提横在马前,调转马头手持寒枪道“速速让开,留一条我出去的路,不然你们的太子,下一刻就被寒枪穿心而死”

    见杨殊这一瞬间的表现,那副将哪还敢多言,急忙调开龙骑,留出了道路。

    杨殊见此,轻笑一声,一手拧着马缰,一手持着寒枪,压着燕国太子便奔出树林,驰向草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