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草原拉锯战

作品:《诸天集邮狂

    那副将眼巴巴地望着杨殊挟持着太子扬长而去,直至烟尘溅起,两人一马越来越远,他终于抑制不住,怒喝道“龙骑集结,随我追回太子”

    尘土飞扬,马蹄声滚滚而过,八千龙骑浩浩荡荡向杨殊追去。

    “你的这位副将还真有耐心,这都三天了,他拼着大半龙骑步行赶上,也要两人或者三人一马,粘着我不放”

    杨殊喝了口水,擦了擦嘴唇,默默打量着远处的烟尘。

    而那位太子,却不敢开口说一句话,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修士,竟能从几千龙骑的追击下,全身而退。

    “走吧,我们接着赶路,不然你那些护卫,又要赶上来了”

    杨殊说完,一步向前,忽的提起燕国太子,继续前行。

    这三日来,那匹马早就力竭而死,就在燕国太子自以为希望到来之际,杨殊硬是扛着寒枪提着他奔行数百里,把那群骑着龙驹的龙骑甩在后面。

    而且他似乎极有耐心,时不时还停下来喝点水小憩一会,免得身后的龙骑跟不上速度,被甩不见了。

    而杨殊,此刻心中倒是有着别的想法。

    他行经的路线,正是自南向北,目的地,便是大草原。

    一路行来,预料中的决战还是没有发生,先前在涿郡遇到的一切似乎已成幻影,战争的征兆,或许已被这场追击战冲的烟消云散。

    “看来你的那些龙骑,不怎么给力啊”

    杨殊淡笑一声,一步踏出,已然行过数十里,身后的龙骑彻底没了追赶的目标,茫然在四周打转。

    而他手中的燕国太子,此时此刻世界观似乎彻底破灭,他默默捂着嘴巴不敢出一口大气,只是看着这如有神迹一般的行路之法。

    “阁下在此等候良久,还不出来见客么”

    杨殊轻轻放下燕国太子,手中寒枪一扬,身上的威势彻底溢满而出,方圆数十里内,都能感到一丝震颤。

    一道人影从远处的大石后慢慢现出,他双手抱着一柄残破的断剑,头上戴着个斗笠,一股世外高人的做派。

    “念你修行不易,放下太子,我饶你一命”

    那人的声音古朴苍凉,似乎历经世事,不过落在杨殊耳边,却是格外刺耳。

    “那你问问这柄寒枪答不答应”

    杨殊挽了个枪花,百鸟朝凤枪的起手式已然被他摆开。

    “那便死吧”

    一言出口,那人已然消失在了原地,一眨眼的功夫,一柄断剑朝着杨殊顶上劈来,而那人的气息,似乎从未出现过。

    “破”杨殊大喝一声,手中寒枪以着一道诡异的角度,硬生生在断剑劈下之际,九十度上扬,刺中那柄断剑剑柄。

    那人轻“咦”一声,一个飘忽,稳稳落在了杨殊身前。

    “你这枪术,有些味道,可惜并非为你所创,用起来格外生硬”

    那人点评两句,再度持剑攻了过来。

    “武道如长夜,无论你是用剑还是用枪,若无明星点缀,终为土灰,手握神器,习得神功,再去历练数十年,说不定我也不是你的对手”

    话音未落,杨殊的寒枪已然刺出,万千道枪花依次绽放,枪尖过处,如群鸟将至,朝拜凤凰

    一丝鲜血顺着枪尖渗下,那斗笠人望着自己胸前的寒枪,瞳孔中出现一股不可思议,但终究随着那柄断剑,倒在了尘埃之中。

    “武道确实如长夜,但并非人人都得去求那点萤火”

    远处的燕国太子,瞅见这一幕,彻底咽下了口水,颤巍巍地走到杨殊跟前,重声说道“我我见你往北走,定是要去草原,可你若是想拿我威胁北军投降异族,那大可不必,我燕国王室,纵使身死,也不辱疆土”

    看着眼前之人面带惧意还装着硬气的模样,杨殊轻笑一声,道“你不怕死吗”

    “怕”燕国太子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珠,再度道“可就算死,我身为燕国太子,也得为这北地的百姓负责”

    “北军,国之重器也,绝不可因我个人安危,弃之不顾,我虽死,还可以从王室中另寻他人继位,我大燕血脉,犹可长存”

    杨殊点了点头,正色道“看不出来,你这人长得讨厌,还有些气概”

    燕国太子并不说话,只是双眼凝视杨殊,双手握紧拳头,细看指尖,已然捏的发白。

    良久,杨殊见他额头上的汗珠滚滚而下,显然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死亡谁都恐惧,更别说在一个随时可以决定自己生死的人面前保持硬气,光那股威压,早已在一步一步磨去燕国太子的志气,他此刻还能强撑着,完全是凭借一股信念了。

    “其实你不必紧张,我也是燕国百姓,不会害你的”

    此言一出,那股威压彻底不见,燕国太子凝聚到心底的紧张,也彻底消去,整个人如同紧绷的弓弦,乍一松懈之下,直接倒在原地,汗流不止。

    “瞧给你吓得”

    杨殊递过水壶,轻声道“虽然我不会杀你,可这些龙骑追我追的那么紧,我的样貌恐怕你们也告知全国,此时此刻,我只怕已成了燕国名人,你要我完全放过你,也不会这么简单”

    知晓了杨殊的手段,燕国太子哪还有先前的半分高傲,他连忙站起,却体力不支,再度倒下。

    见杨殊望见了自己的狼狈,他也不气氛,反而慢慢移向杨殊,道“阁下如此身手,还从陈奇峰手中夺下了淬血寒心枪,必是神器认主之人,孤虽为你所擒,可只要此番回去,必然冰释前嫌,再不计较分毫”

    “看不出,你这隐忍的性子,与你先前的高傲,倒像是两个人啊”

    杨殊嘴角闪过一道弧度,这燕国太子的鬼话,他信了才有鬼,不过此刻他样貌泄露,以着王室的力量,查清他身份并不难。

    他倒是无所谓,可身在天绝宗的妹妹倒是有危险,虽然苏芷柔那天答应过他,可面对重重压力之下,他也不敢完全信任她。

    眼下之计,他还是得抽空回一趟天绝宗,彻底将杨怜带到安全的地方,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继续经历集邮册后面的世界。

    想通此点,他冷声道“十天后,我自会赶赴燕京,送你回宫”

    燕国太子闻此,只好打消了心中的所想,再度沉默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