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回天绝宗

作品:《诸天集邮狂

    众人见了正主,心中一动,就要上前擒拿杨怜。

    苏芷柔衣袂飘飘,手中长剑出鞘,四道剑光闪过,两旁竹叶纷纷落下,那些弟子尽都停下了脚步。

    “芷柔,你真要如此”老妇脸色尽是失望之色。

    “师父勿怪,有些事,芷柔不得不做”

    “既然如此,那我就替你师父清理门户吧”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从竹林上空落下,稳稳地站在众人面前。

    “拜见副宗主”

    众弟子纷纷下拜行礼,那老妇也低头道“副宗主”

    这黑影正是天绝宗的副宗主粟瀚。

    他身穿一件黑色蜀锦劲装,腰间绑着一根石青色鸟纹玉带,一头飘逸的长发,有着一双蔚蓝色的朗目,身形完美,当真是风度翩翩风度翩翩。

    光这幅卖相,便足以甩开杨殊几条街,任谁也不会想到如此俊秀之人,会是一宗之内的二号人物。

    可苏芷柔依旧不为所动,只是默默道“我左峰门户,哪用得着副宗主亲往,派遣几个刑法堂的弟子将我诛杀不就行了”

    “牙尖嘴利,待会我看你如何开口”

    粟瀚眼光冷冽,站在原地片刻,忽的一步踏出,手中出现一柄软剑,在空中急速抖动,如同灵蛇盘旋,让人瞧不见真切的位置。

    苏芷柔自不会坐地等死,一步踏出,手中古剑劈出一道剑气,她整个人顺势凌空跃起,在空中又刺出数十剑,漫天剑光环绕竹林,与她的倩影相对,令人如真似幻。

    粟瀚毫不在意,只是大步向前,也不管那无数道剑光。

    直至苏芷柔的剑气接触他的身体时,他方才握紧双拳,一股气流自他身躯向外扩散,直接将那些剑气剑光尽都绞碎,残留的气劲,更将空中的苏芷柔击飞数米。

    苏芷柔握紧古剑,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原本红润的面容有些发白。

    “苏姐姐”杨怜见此,立马跑到苏芷柔身旁,一脸关怀地看着她。

    “小怜,没事,姐姐定会护你周全”苏芷柔淡笑一声,再度站起身躯,望向粟瀚。

    “既如此,你便死吧”粟瀚一笑,双手并掌,一股极为阴狠的劲力打向苏芷柔。

    “别打苏姐姐,你冲我来”

    杨怜见此,如同母鸡护小鸡般张开双手站在苏芷柔身前,双目炯炯有神,毫无半点畏惧。

    “不要啊,小怜”苏芷柔脸上闪过一道绝望,不自觉的闭上了双眼。

    预料中血腥的场面并未发生,杨怜依旧毫发无伤地站在原地,倒是粟瀚,整个人却被震飞十米,又被一根巨竹弹开,落在地上,极为狼狈。

    “谁,是哪位高人在此”粟瀚挣扎着爬起,也不管自己如何灰头土脸,怒喝着看向四周。

    “是我”杨殊手持寒枪,漫步从苏芷柔身后走出。

    “哥哥”

    见了杨殊,杨怜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惊喜,一把冲到他的跟前,紧紧抱住了他。

    “哥哥,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看着面前哭得跟小花猫般的杨怜,杨殊一把将之抱起,擦了擦她眼角泪花,笑道“傻丫头,哥哥这不是回来了吗”

    “杨殊,你便是杨殊”粟瀚见了杨殊,心中一震,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

    “没错,我便是你口中的杨殊”

    杨殊慢慢放下杨怜,手中淬血寒心枪甩了个枪花,朗声道“你既然想取我妹妹性命,不知可否问过我”

    粟瀚面带犹豫,但还是道“你这贼子,袭杀燕京第一剑客,还敢掳掠当朝太子,人人得而诛之”

    “那你来诛我啊”杨殊一步踏出,已然闪至粟瀚身后,一柄寒枪从他背后扎入,胸口上露出闪亮的枪头。

    寒枪遇血不沾,粟瀚还来不及感到痛苦,便彻底身亡。

    其余众人,眼见自己的副宗主如此简单地死在杨殊手中,哪还敢反抗,纷纷向着竹林外跑去,林中顿时只剩下苏芷柔杨怜和那个老妇,也就是苏芷柔的师父。

    “你回去告诉宗主,杨殊既已回来,就容不得人害我妹妹,至于太子之事,我自会亲赴京都给燕王交代,就不用他来多管闲事了。”

    那老妇望了一眼苏芷柔,在杨殊的目光中渐渐离去,彻底消失在了竹林中。

    “哥哥,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多亏了苏姐姐照顾我”

    杨怜是个古灵精,知道自己哥哥变厉害了,当即拉着他走到苏芷柔面前,要他给她疗伤。

    杨殊一笑,对着苏芷柔道“这段时日,多谢你照顾怜儿了”

    “崖边你救了我,我自不能恩将仇报”苏芷柔睁着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完全不同的杨殊,她委实想不到,究竟是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在短短时间内,获得如此蜕变。

    杨殊知道她的心思,也不多说,一指点在她肩上,一股精纯的气息传入苏芷柔体内,先前被粟瀚所伤的筋脉,开始缓缓愈合。

    “天绝宗你是待不下去了,若不嫌弃,便跟我去燕京吧”

    “你真要去燕京”苏芷柔一惊,原本顺畅的气息又紊乱起来。

    “不要激动”

    杨殊再度打出一股内力,助她稳住气息,方道“燕京的事,你不必担忧,我有把握的”

    不知为何,听到杨殊这句话,苏芷柔莫名的觉得有些心安。

    看着四周已被打乱的竹林,杨殊对着杨怜耳语几句,就坐地帮苏芷柔疗伤起来。

    遁甲天书涵盖万千,其中道法无数,再加上太平青领书中的医术,杨殊想要治好苏芷柔,不过是时间问题。

    半个时辰后,杨怜已然大包小包地拿出两个大包裹,对着疗伤完毕的杨殊道“哥哥,东西带好了,我们走吧”

    看得出来,这小丫头对天绝宗完全没有半分归属,一心只想离开这个位置。

    杨殊双眼凝视苏芷柔,似乎在等待他的回音。

    “我随你去燕京”

    苏芷柔默默拾起青锋古剑,提起杨怜手中的一个包裹,脸上毫无留恋之情。

    杨殊见此,也笑了,这才是他初次遇见的那个苏芷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