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燕京行(二)

作品:《诸天集邮狂

    杨殊站在原地,沉吟良久,忽的长啸一声“殿下,该走了”

    旅店之中,顿时传来一阵急切的下楼声响,阔别多日的燕国太子,迅速下了楼,来到旅店门口。

    “杨宗师,您来了”

    燕国太子面上尽是讨好之色。

    那些军官来时,他还有一些惊喜,得知领头的不过是个入道武者,他就彻底死了心,原原本本的坐了回去。

    凭借一个入道武者,还想在秒杀宗师高手的杨殊面前带走他,简直是痴人说梦。

    若是秦拓或者曲毅前来,他说不定会跟着离开,可如今就这么个小小总兵,也不知死活地前来邀功,真当他是个无知小儿吗

    纵使这军官不要命,可他燕国太子还年轻,大好年华还未享受,岂能轻易身死

    杨殊看了眼燕国太子,见他脸上尽是讨好之色,当即面上一笑。

    “殿下放心,我这就送你回燕京,到时候也好让燕京的英雄,见识见识太子的风采”

    听到这句话,燕国太子的脸顿时黑了,他原以为杨殊纵然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但最多只是要些条件。

    现在看来,他的目的压根不在此地。

    挟持着自己,前往燕京,这摆明是要搞事情的节奏。

    联想到朝中的那位大宗师,他俊秀的面容就是一颤,杨殊的心思,他顿时猜到了半分。

    或许这杨宗师,心里只怕打着拿自己做垫脚石,准备扬名天下的节奏。

    一时间,燕国太子心中最后那点憧憬,再也不见,一路上受的委屈,彻底发酵起来,若不是顾及周围百姓众多,他只怕要嚎啕大哭起来。

    杨殊一副我懂的表情,拍了拍燕国太子,就径直往苏芷柔和杨怜两人走去。

    燕国太子见了,虽然心中恨恨不已,但还是老实的跟在身后,不敢耍任何花样。

    “哥哥,这位大哥哥是谁啊”杨怜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对于外物有着天然的好奇。

    “怜儿,这可是我大燕的太子殿下,不是什么大哥哥哦”杨殊笑着解释道。

    苏芷柔闻此,倒是心中一动,这燕国太子在杨殊眼里,好像还不如他在天绝宗的那个好友重要,看着两人的架势,明显这太子就是杨殊砧板上的鱼肉,任人搓揉那种。

    “哦,原来是太子大哥哥啊”杨怜的世界里,或许并没有什么尊卑观念,在她眼中,杨殊即是一切。

    不过杨殊自从来了此方世界还真没让她受过什么大委屈,天绝宗的生活再苦,他都没有让杨怜遭受半点,每次都是自己默默扛起一切。

    “怜儿,你不是一直想去燕京吗这个太子大哥哥就住在燕京,到时候让他带你去玩怎么样”

    “怜儿要哥哥陪我玩”杨怜看了眼燕国太子,并没有什么期望,心中还是更希望自己的哥哥陪伴着自己。

    杨殊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望了望远处的天色,淡声道“燕京距此地不过八百里,我若亲往,不过半日之间,可如今太子贵体不可有恙,我们还是缓些时日吧”

    三人都没说什么,默许了杨殊的决定。

    魏郡以北三十里,是一座古镇,这小镇虽然人烟稀少,但终究占据地理位置的优越性。

    自魏郡至燕京,这里是除却穿越大芒山的唯一通道。

    而大芒山凶兽众多,再加上有无数悍匪在其中安营扎寨,普通人哪敢踏足此地,就连那些步入武道的修士,都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看看有没有生还的机会。

    “今夜我们就在此休息一晚,明天继续赶路”

    杨殊望着远处升起袅袅炊烟的古镇,心里升起了丝丝警觉,遁甲天书之中早已涵盖感悟天地之法,面对危机来临时,都能有一些征兆。

    直至四人走到古镇前,苏芷柔似乎发现了某些不对劲。

    “怎么了”杨殊也看到了苏芷柔的表情不自然,开口问道。

    “这镇子有些古怪”苏芷柔握紧了手中的古剑,淡声分析道“这镇子我之前来过,虽然居民不多,可也绝不会像今天这般寂静”

    “况且,这家家户户都升起炊烟的情况,还真少见”

    苏芷柔一语就道破了原因。

    “看来有人想要在我们手上带走太子,上演一出勇救英主,忠于王事的好戏啊”杨殊感慨片刻,忽的一步向前,整个人的气度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原本低沉内敛的他,彻底显露出自己的宗师风范。

    一步踏出,似泰山压顶,整个小镇周围都充沛着一股巨大的压力,就连苏芷柔和燕国太子都被压得踹不过气来。

    “哥哥,我好难受啊”杨怜捂着喉咙,似乎已有些呼吸不畅。

    “没事了”杨殊再行一步,身后的压力顿时卸下,但余下的威势,却尽都向前,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势如同大江浪潮迭起,涌现无尽杀机。

    小镇内靠外的一间屋舍终究忍受不住,但听到瓦片松动,便是重物落地的声响。

    长街之上,忽的多了一个人影,其人身着黑衣,不过一个入道三重的武者。

    不过他手中的劲弩,倒是燕中标配的杀意连弩,这连弩由燕国大机关师鲁连峰制造,可连发数十箭,若有真气加持,每一箭都不减余威,简直是军中第一杀器。

    瞅见这支劲弩,燕国太子也变了颜色,若是上百个军中好手布置在此地,各个手持劲弩,恐怕他们这一行人要成箭靶子了。

    劲弩之势,绝非人力可控,到时候难免有误伤,纵使能除去杨殊,他燕国太子也必定身死,出此计谋者,明显不安好心。

    “杨宗师,您可不能放过这些人,待孤王回燕京后,必遣寒衣卫调查此事,若得知害孤王之人,必然天涯海角杀之”

    燕国太子脸上闪过一道冷光,彻底显露出自己的储君风范。

    帝王之家,从不缺少果决狠辣之人,他能从这么多皇子中脱颖而出,绝不仅仅只是因为皇后之子。

    燕王绝非守旧之人,历年来新法渐渐成了气候,燕国已隐隐有了并吞九州之意,此时若能主一方沉浮,只需一个契机,便能纵横寰宇,问鼎天下

    “放心,这暗箭伤人的区区蝼蚁,我还真没放在心上”

    言毕,杨殊一步踏出,已至小镇之中,再一步踏出,已经提拉着一个黑衣人出来。

    无论是长街上那个倒地的黑衣人,还是苏芷柔和燕国太子,面上都透出些许震惊,如此瞬行百里的法门,他们简直是从未听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