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燕京行(三)

作品:《诸天集邮狂

    被杨殊提拉着的那个黑衣人,正是埋伏在古镇里的头领。

    被杨殊如此死狗一般拉出来,他也是窘迫至极,不过杨殊有此手段,他也无可奈何。

    “谁派你来的”杨殊淡声道。

    “痴心妄想”那黑衣人冷哼一声,别过脸去,完全不搭理杨殊。

    杨殊没有生气,只是将黑衣人的脸扭过来,双目凝视他的瞳孔。

    黑衣人尽力挣扎,可依旧无法撼动杨殊的功力,只见杨殊的墨色深瞳如同有魔力一般,渐渐能够控制黑衣人的心神。

    “是谁派你来的”杨殊重复问道。

    “是三皇子”

    “为什么要来埋伏我们”

    “三皇子说这样既可以除掉太子,帮他登上大位,还可嫁祸于你,让他摆脱嫌疑”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杨殊一把丢开了黑衣人,继续往长街上走去。

    黑衣人被摔倒在地,方才清醒过来,看着杨殊走过的背影,依旧硬气道“你这贼子,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杨怜站在一旁,听到黑衣人的话,直接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苏芷柔也是强忍笑意,握住剑鞘,盯紧着黑衣人。

    黑衣人不知为何两女会笑自己,不过依旧一脸硬气,丝毫不觉得自己泄露了什么大机密。

    “三皇帝是吧,孤王回去,一定会好好招待他的”

    站在一旁的燕国太子此时再也抑制不住,多日的怨气彻底发散出来。

    听到三皇弟这个词,抬头看见燕国太子,黑衣人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的计划为人知晓了,他面色一变,冷声道“你竟然在三皇子手下安插探子”

    至此只是,他还不觉得是自己泄露的秘密。

    “看来我倒是高估了三皇弟,他手下有你这等货色,估计也是难成大事”

    燕国太子冷哼一声,没再搭理那黑衣人。

    那黑衣人见此,却是怎么也搞不懂发生了什么,只是默默在心中推算着那个埋藏的探子。

    黑衣头领不知道,可古镇里其余的黑衣人倒是清清楚楚,见计划泄露,还有杨殊此等宗师坐镇,他们哪还敢继续埋伏,纷纷撤离。

    杨殊也不阻拦,任由他们离去。

    “走吧”杨殊没再管那个黑衣头领,带着苏芷柔几人就往古镇走去。

    “哼,莫要以为你放过我我就会感激你”那黑衣人甩下一句狠话,当即灰溜溜的离去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杨怜再也忍受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哥哥,那人真蠢,明明自己泄露了情报,还不知道,真是个大糊涂蛋”

    杨怜只是看到了这一点,但是苏芷柔和燕国太子却不这么觉得。

    杨殊能够从死士口中套出情报,还能让原主没有印象,这是何等诡异的武功,想着自己脑中的秘密全部被杨殊洞悉,苏芷柔和燕国太子就有种光溜溜的感觉。

    古镇的居民明显都被那些人赶到一处居所,各个都被捆绑束缚着,等到杨殊赶来为他们松绑时,他们许多已经吓得晕倒过去。

    解开他们的束缚,杨殊带着杨怜几人找了间房舍住下,就没再管他们了。

    中途古镇的镇长倒是来对杨殊表达了谢意,还送了些食物和银子。

    杨殊留下了食物,银子倒是一分未拿,他不差钱,何必拿这群普通百姓的财物

    入夜,杨殊默默打坐,不过四周的情况他倒是了如指掌。

    直至子夜时分,院外风声轻动,杨殊闭上的眼睛忽然睁开,穿上鞋子,他一步就踏出了院落,来到街头。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杨殊一挥手,对着街角一个黑影喊道。

    “我真想不到,你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此本事”

    迎面走来的是一个发鬓斑白的老者,杨殊看了眼他的面孔,就知道了他是谁。

    这人正是天绝宗宗主,当时他斩杀粟瀚时没出来,如今出了天绝宗,他倒是找上门来了。

    “怎么,宗主,你想找我麻烦”

    杨殊冷笑一声,却是半点畏惧都没有。

    “是呀,以你杨殊如今的修为,恐怕我整个天绝宗你都不在话下”

    老者叹息一声,却又道“粟瀚是自取灭亡,这件事我从未怪你,不过苏芷柔叛离宗门,还得有个说法”

    “什么说法”杨殊冷冷道。

    “这就要看你了”

    “那就没有说法”杨殊一摆手,宗师气度尽显,丝毫没将眼前之人放在眼里。

    “好,此事了解,可我还有一事”老者说到此处,眼中却是出现了一道怒火。

    “又有什么事”杨殊实在受不了这个老头没玩没了,不过对方有没有恶意,他也不好下手。

    如今对方貌似要发难了,正好给他留下动手的机会。

    “你那个朋友韩峰,可还记得”天绝宗宗主没有问他,反而问向了韩峰。

    “怎么了”想起当日在出云城碰上的韩峰,还赠给他一份机缘,杨殊就是心中一动。

    韩峰也算是他至交好友,如果这天绝宗宗主真要害他,他也不介意提前动动手指,替韩峰挡下来。

    “你那好兄弟,倒是不声不响把我女儿祸害了,如今她在宗门里已然怀胎三月,你要我这老脸如何见人”说到此处,天绝宗宗主脸上尽是悲愤之色。

    听到天绝宗宗主的话,杨殊就是一汗,没想到韩峰做出这种事。

    要是别的,他还可以挡一挡,可如今韩峰把人家闺女独子搞大了,难道拍拍屁股就不认账吗

    沉吟片刻,杨殊忽道“你放心,我必然会要韩峰给她一个交代,不过你也别为难你女儿,让她静待一些时日,韩峰自会回去找他”

    似乎是知道天绝宗宗主的担忧,他又道“韩峰绝不是无名小卒,他日回宗门之日,他必然不会逊于我今日之成就”

    听到杨殊的话,天绝宗宗主就是一震,特别是最后一句,不会逊于杨殊的成就。

    杨殊的本事,他是清楚的,表面上看是宗师,实际上恐怕要比宗师厉害百倍。

    天绝宗宗主自己就是宗师,可在杨殊面前,他倒是半点都抬不起头来,似乎被极限碾压了一般。

    “既然如此,我就等他的消息”得到杨殊的保证,天绝宗宗主也不再纠缠,立刻就离开了古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