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大势更迭

作品:《诸天集邮狂

    而演武堂大厅之内,很快就赶来了许多修士。

    毕竟此地可以说相当于燕国修士的官方门面,若被挑了场子,燕国修士哪还有面目在其余各国混下去

    这天下,向来都是实力为尊,你若没有实力,上来挑战你地位的人,绝对络绎不绝。

    不过一刻钟,杨殊便被层层修士包围,光这大厅之内,就不下二十位宗师,至于更上的层次,杨殊倒是没有发觉。

    “汝挟持太子,如今竟敢擅闯我大燕演武堂,陈某今日就来会会你,看看你的本事如何”

    不待场上人员站满,堂前忽然有一修士手持镔铁棍,迅疾的朝着杨殊攻来。

    杨殊看向来人,观其面若寒星,一身气概极为雄壮,显然早已步入宗师之境多年。

    “陈教头出手了,看来这贼子必将伏诛”

    “先前燕京第一剑也是去追捕此人,却被其了断,看来此人境界不在宗师之下,陈教头或许并非他的对手”

    周围旁观的武者,有的看好手持镔铁棍的陈教头,也有人看好杨殊,一时间议论纷纷。

    “肃静”一道宏音传至整个演武堂,却是一个发鬓斑白的老者走了出来。

    “郭堂主”

    众人见了老者,纷纷行礼,由此便可以看出,这老者的地位极为尊崇,似乎要凌驾于那个陈教头之上。

    “陈教头既已与之对战,尔等修士观战便可,勿要多言,休要落了我大燕演武堂的气概”

    白发老者威严一语,整个演武堂内陷入了沉寂。

    “你可有兵器”陈姓教头似乎不愿意占杨殊的便宜,主动示意他挑选兵器。

    “兵器我倒是有,可并不用为你出手”杨殊淡笑一声,但落在陈教头耳中,却是极大的侮辱。

    “贼子,吃我这一记铁棍”陈教头已是怒极,一步飞跃,便是倾尽全身之力,汇聚铁棍之中。

    那根用镔铁铸就的铁棍,似乎发出了咻咻响声,来回应这灌注的真气。

    一击之力,连带那破空之声,令在一旁观看的人,都感到一股凌厉的杀机。

    这一棍的造诣,恐怕已有了三十年的功力

    “力道不错,可惜速度太慢了”杨殊说完,已然轻飘飘出现在了陈教头身后,用力一按,陈教头那威武雄壮的身躯就如同注射了镇定剂一般,彻底倒了下去。

    看着杨殊站在面前,他心中纵有千般怒火,可也无法发泄一分,甚至连杨殊那炙热的目光,他都无法触碰一下。

    “阁下好功夫”那白发老者见了,也是心中一惊。

    陈教头的本事他是知晓了,在整个演武堂都可以排上前五,更是三大教头之一,传授军中搏杀之术。

    一身气势凌厉至极,那是从尸身血海之中战斗出来的本能,绝不会因为外物而变。

    可如今在杨殊面前,却好似中了邪一般,再发不出任何气势。

    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原因,要么是杨殊身怀秘术,引用了秘法,从而导致陈教头深陷其中,无法发出任何功力。

    可现在的情况,明显不是如此。

    光杨殊刚才闪避陈教头的身法,就显示出他的非凡,有着如此身法的人,绝不可能动用那种限制颇多的秘术。

    纵然考虑到杨殊以着第一个敌人来立威,来达到震慑群雄的作用,可谁也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有更厉害的高手,万一后面有着隐藏的高手,那这番计较岂不是落空了

    “算不了什么好功夫,但是横扫诸位不在话下”

    此言一出,纵使那白发老者有再好的气度,也忍受不住了。

    “阁下此言,是不把我燕国修士放在眼里了”老者轻哼一声,却是将自身气度尽显,一股极为霸道的威势挟着阵阵长音,直冲杨殊。

    “空有霸道而已”杨殊轻叹一声,轻拂衣袖,一股力道反弹而过,瞬间就将那老者冲的气血翻涌。

    “你你竟有大宗师的功力”老者一脸惊恐,似乎想起了往日的场景。

    依旧是燕京演武堂,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以着绝世之姿,横扫无数修士,奠定大燕第一人的尊荣。

    只不过那位少年,现在已然垂垂老矣,闭关力求勘破天道去了。

    “昔日秦老前辈只身闯这大燕演武堂,今日杨殊不才,也愿意领教诸位群雄,走一走秦老前辈的旧路”

    杨殊一声长啸,自身宗师气度彻底溢出。

    不过这宗师气度并不纯粹,似乎多了一层修道之人的飘逸在其中。

    杨殊历经三国世界,早已不知见过多少凡尘之事,见证过王朝兴衰,见识过江山荣辱,也见过无数百姓妻离子散,无数黎民家破人亡。

    于吉所言的入世出世之道,他早已彻底透彻,以至于站在众人面前,不自觉有一股别样的气概。

    这份气概,既不是威风的霸道之气,更不是凌厉的镇压之气,也不是军中独有的杀气,而是那份超然物外的飘逸潇洒。

    或许对武道一途,这种气质很难形成一种独特的道,但对于杨殊来说,却是再好不过。

    他本就是穿梭各方世界,来寻觅自己的大道,有这种超然物外的气概,更方便他融万千世界之理为己用,而不用拘泥于一界一限

    “老夫自以为纵横大半生,见识过无数英雄,不论是大宗师秦拓、还是当朝太师曲毅,都有一种独特的气概,如今你杨殊,老夫看不透,看来这九州大陆,还真是英雄辈出啊”

    老者喟然长叹一声,忽的变得极为落寞起来,眨眼间就好像老了十岁一般。

    顿时之间,整个演武堂彻底寂静下来。

    这老者本就是大燕演武堂的主心骨,平生见识过无数英雄,便是像秦拓这样的绝世英才,他都不曾怯懦过,可如今,却好似心死一般。

    “哈哈哈,不为泰山折颈的刘青山,如今也会心灰意冷吗”

    一声爽朗的笑声忽的传至演武堂内,一个身着华服的文士,大步走入其间。

    杨殊微微回首,便见来人虽相貌清瘦,却没有半点病态,反而显得丰姿隽爽,他右手轻抚自己的胡须,脸上尽是从容自信之色。

    光此人的言行气度,杨殊便断定此人必是燕京唯一的大宗师曲毅。

    “曲太师好”杨殊微微行了一礼,忽的凌空唤出淬血寒心枪,朗声道“杨殊自北而来,如今终究用到这柄寒枪了”

    “淬血寒心枪”场上众人见着杨殊手中的寒枪,俱都惊异起来。

    自从上次燕国太子夺宝失败后,这第一件神器好似彻底失踪一样,彻底淡出了所有人的界限。

    而如今却再度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还是以着这样一种姿态。

    “九州至宝出世,英才随之遍起,你杨殊,便是其中第一人啊”

    曲毅长叹一声,又道“不过今日这柄寒枪,就要留在燕国,我大燕问鼎九州的大业,绝不容许任何人阻拦”

    “太师执念很深啊,看来这无上大宗师一道,太师是难以步入了”

    杨殊感慨一声,手中寒枪一闪,摆出了百鸟朝凤枪的起手式。

    “太师,话都说过了,杨某也等你多时了,如今就在这大燕演武堂做一个了断吧”

    曲毅眼中闪过一道奇色,不过转瞬即逝,刹那间他就摆正了自己的心态,轻拂衣袖,自身大宗师气概尽显。

    舞了几个枪花,杨殊一步向前,手中寒枪扎地带着自己身躯离地三尺高,在空中挽了九朵枪花,略一轮转,便带着枪势刺下。

    这一枪之力,连带的威势似乎将整座演武堂都笼罩下来,巨大的冲击力似乎要将大地凿出一个大洞一般。

    “好枪法”曲毅赞叹一声,忽的摆正身形,喝道“开”

    这个“开”字从曲毅胸腔之内发出,似乎带着某种兵家战阵之法,挟着无上威势,让杨殊的枪势一顿。

    就是这一顿的瞬间,曲毅向前一步,单手接住了杨殊的寒枪枪尖,一招之间,似乎胜负已分。

    “再有十年,我当不是你的对手”

    曲毅轻叹一声,已然放下枪头,漫步向外走去。

    “淬血寒心枪,就留在燕国吧”

    杨殊见此,却是淡笑一声,道“太师莫非以为我杨殊只有此等本事吗”

    “哦,你还要再来”曲毅闻此,停下了脚步,面带笑意的看向杨殊。

    “太师看看我这一招如何”

    杨殊说完,整个人已然彻底消失,忽的一个诡异的角度,杨殊一枪刺出。

    这一枪没有任何的角度,似乎凭空而生,就连曲毅也不曾感应得到,但他还是拦下了。

    平空一掌,一股平和的力道缓缓而出,却让枪头难进半步。

    “看得出来,你的修为很高深,但并未经历什么磨炼,这对你的武道可没有什么益处”

    曲毅还是那么轻飘飘的言语,不过他又踏出一步,再度攻向杨殊。

    杨殊看着曲毅攻来,想要闪躲,却发现避无可避,曲毅这一步之间,似乎封住了他所有的退路,令他退无可退。

    “看来我真的不是太师的对手”光这一招,杨殊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战胜曲毅。

    但是曲毅想要擒他,也是没有可能。

    身形一闪,遁甲天书里的道法即刻施展,当日在那颗大树边领悟到的空间法则,彻底派上了用场。

    这一次,杨殊直接从曲毅身体里穿过,连带着淬血寒心枪,直接出了演武堂,来到了燕京大街上。

    “太师款待,杨某感激不尽,他日有新的感悟,再来寻太师一叙,不过届时,还望叫上秦大宗师”

    杨殊说完,便彻底消失在了天地间,好似不曾来过一般,只留下一片狼藉的演武堂。

    “太师”

    演武堂的众人想去追踪杨殊,却被曲毅摆了摆手。

    “勿要追踪了,尔等不是他的对手,况且,他对我大燕并无恶意”

    看着完好无损的燕国太子,曲毅心中已有了新的想法。

    杨殊此行的想法,他也能够猜透一二。

    有着如此本事,杨殊并未选择投靠一方势力,或者是自己开山立派,以他的打算,貌似是要拿自己做磨刀石,曲毅光凭这一点,就知道日后杨殊不在自己之下。

    而且他似乎有着某种奇异的能力,能够彻底逃遁离开,让自己都无从发觉。

    曲毅并非不想擒拿住杨殊,可一来他没有这种能力,二来也没有必要给燕国招惹上一个强大的宗师,或许以后就是大宗师乃至无上大宗师了。

    将燕国太子送回王宫,曲毅直接就来到自己府上密室内。

    “太一,你去查一查这个杨殊所有的信息,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是不是下一个秦拓”

    曲毅望着手中的书册,眼中闪过一道决然。

    东白山御剑门,此地向来云蒸雾绕,无数御剑门弟子在此潜心修炼,不问外物,此处倒像是一处人间仙境。

    “师祖,燕京传来了消息”

    一个相貌清秀的女弟子,漫步走入大殿,对着蒲团上打坐的老者恭敬说道。

    “何事”

    老者潜心打坐,似乎并不在意。

    “曲毅在演武堂对战了一个少年宗师,据说那人最后全身而退,让曲毅赞叹不已”

    “是那个杨殊吗”

    老者闻此,睁开了双目。

    “正是此人”

    “祈苑,你来我东白山多久了”老者忽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禀师祖,已有十八年了”少女恭敬道。

    “好,今日我就传你御剑术,还有这柄东来剑,我也一同赠予你”

    “师祖。”少女还想多言,却被老者打断。

    “师祖步入大宗师多年,可如今九州动荡,九州至宝更是一一出世,看来天下之大势也要变了,我御剑门自我开山立派以来,向来只知苦修,不问世事,这样却失了真谛”

    “而你”老者指了指少女。

    “我”少女脸上尽是疑惑。

    “没错,祈苑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资的弟子,而且你的无上道心,是我见过最为纯粹的,日后能否继承我的衣钵,就看你日后的造化了”

    “弟子该如何做”祈苑忽的单膝跪下,脸上尽是坚定之色。

    “出东白山西行,直至西秦古阵,一路上历练凡尘,完善你的无上道心”

    “谨遵师尊教诲”祈苑正色道。

    “还有这封信,你到了西秦再看看吧”老者又从怀中拿出一封密信,递给了祈苑,叮嘱道“我知道你从未历经凡尘,对人世之事,虽然有我的教诲,但难免为之所困,但你切记一点,不可对任何一人交心,哪怕他是你的挚爱”

    “去吧”老者说完,已然大步离开了大殿,仅留下祈苑一人在原地。

    “师尊放心,祈苑定当完善道心,乘积我御剑宗基业”

    祈苑握紧双拳,背起东来剑,便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