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魔尊重楼

作品:《诸天集邮狂

    夜色入幕,杨殊刚刚修习完道法,忽然感到一阵悸动,但见远处天幕中有一道光圈闪动,往着锁妖塔方向冲去。

    他当即就默念御剑之术,淬血寒心枪凌空而现,杨殊整个人伴随着一道流光冲出大殿,和淬血寒心枪一同消逝不见。

    刚出大殿,他就看到几道人影,正是蜀山五长老。

    “掌门”杨殊停住身形,立在了五人跟前。

    “锁妖塔方向有异动,我们五人去看看究竟是何事,你就留在外围,看看有什么逃离出来的妖物,择机而除之”这些年来,清微早已知晓了杨殊的本事,对他的期望愈发高了。

    若非门规限定,他只怕都想把掌门之位传给杨殊了。

    “弟子定当守在锁妖塔周围,不放过一个妖物”杨殊默默握紧了寒枪,语调清冷道。

    言毕,蜀山五长老就化作五道光幕冲向锁妖塔,施展功法封住被人破坏的锁妖塔顶层。

    杨殊守在外围,很快就看到一个个妖物破塔而出,他毫不留情,手中寒枪一闪,默念咒语,无数妖物在他枪下化为乌有。

    眼看妖物冲出的越来越多,杨殊一手掐诀,心中默念片刻,忽的幻化出万千枪花,道道散开,瞬间就将冲出的妖物一网打尽。

    看着自己的战果,杨殊颇为满意,这是他掌握万剑决之后自身领悟改变的招式。

    剑到底没有枪的威力大,杨殊化万剑决为万枪决,彻底将淬血寒心枪的作用发挥到极致,枪尖所至,无坚不摧,战无不胜

    这一招明显吓住了逃遁而出的妖物,一时间往外逃窜的妖物不禁有些彷徨,而蜀山五长老见此,立刻就施展秘术,很快就将锁妖塔简单的再度封印起来。

    其余妖物失了机会,再度被困顿于此间,不得外出。

    而剩下的妖物,也被杨殊以着雷霆之势斩杀殆尽,就算侥幸逃离的,也是十不存一了。

    “没想到区区一个蜀山,还有如此人物,你若能跟上我,我便考虑与你论一轮高下”一道桀骜的声音自天幕外传来,杨殊放眼望去,最开始看到的那道流光,已至百里开外。

    “魔尊重楼么”杨殊呢喃一声,忽然身化一道剑光,百里路程,瞬息将至。

    这正是蜀山派独有的御剑飞行之法,又称剑遁,相较于基础的御剑术借助外物飞行,这显然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不过这招也有一个限制,那就是无法像御剑术一样载人飞行,这剑遁之法,到底是个人修为,无法连同其他人一起化作剑光。

    “没想到你竟然能跟上来”飞过一座高山,杨殊便再度听到那道桀骜的声音。

    话音未落,一块巨石朝着他飞来,杨殊不慌不忙,寒枪握在手心,一招平刺,便将飞来的巨石碾碎。

    巨大的冲击力,连带着杨殊整个人的速度也快了几分,终于追上了那道声音的主人。

    “你果然很不错,虽然在人间发挥不了我全部的实力,但你还是第一个可以追上我的人”来人正是魔尊重楼,看着他桀骜不屈的笑容,杨殊眼中就是一道笑意。

    “阁下从蜀山拿了东西,不问问主人就想走吗”杨殊手握寒枪,挡在了魔尊重楼面前。

    “那就看你有什么本事拿回去了”魔尊重楼冷哼一声,右手一挥,一道红光击来。

    杨殊身化剑光,略微一闪,便避过了这一击。

    一招躲过,魔尊重楼顷刻便召唤出双刃,直接朝着杨殊劈来。

    杨殊见了,不敢硬接,手中寒枪消失不见,身形一闪,已凌空退出百步。

    待到重楼再度劈来之时,他已然施展好术法,心中一道战意脱体而出,立刻就化作一柄虚幻的大枪,自天幕之中落下,重重地扎向重楼。

    杨殊知道魔尊重楼的本事,自然不可能直接与之对敌,这一招他直接结合蜀山的阵法,以及威力最大的剑法,锁定范围,击碎境内的敌人。

    毫不夸张地说,虽然这一招没有半心咒厉害,但是在这小单位内,依旧可以凝聚天地元气,发挥出最强一击。

    重楼没想到杨殊会是诱敌之计,仓皇之下,还是中了大枪的攻击,不过枪尖落处,他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你竟然埋伏我”魔尊重楼一怒之下,两团红光直冲杨殊而来,这两团红光来势很急,杨殊设下阵法本就耗费了不少精力,措不及防之下,顿时被打得倒飞出去。

    “今日之战不算,他日我再和你正大光明战上一场”魔尊重楼忽的捂住胸口,疾速向远处飞去。

    杨殊此时早已没有任何力气去追击重楼了,自那一击,他整个人如同魂魄出体一般,遭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彻底落在山崖之下了。

    半月光景,杨殊方才醒来,看着空荡的大殿,他知道这正是自己在蜀山的住处。

    “师兄,你醒了门外有一个白衣弟子端着药碗走入,杨殊抬头望去,来人正是徐长卿。

    徐长卿虽然入门比杨殊早,但杨殊由于是清微单独收徒,并不算入蜀山弟子的辈分之中,再加上他年纪比徐长卿大,自然被他们称为师兄。

    “长卿,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何事”杨殊摸了摸有些发胀的脑袋,似乎想不起先前发生的事情来。

    “师兄你上次独自追踪魔尊重楼后,被其大伤,距今已过去半月了”徐长卿放下药碗,看了看殿外光景,又道师兄,你将这药喝了吧,我还得去监督师弟们练剑了”

    徐长卿一走出大殿,杨殊便看到清微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掌门”杨殊刚想坐起来,便被清微挥手打断。

    “我知道你心中有许多疑惑,我自会一一为你解答”清微轻笑一声,坐到了杨殊身旁。

    “当日自魔尊重楼从锁妖塔内夺走魔剑后,我本想上去追击,谁料到你竟先我一步,前去拦截他”

    说着,他又看了眼杨殊,颇为赞叹道“这一战,你虽不敌重楼,却也令他重伤,我没想到,不过十年,你的功力竟达到如此境界”

    “那魔剑拿回来了吗”杨殊关心的还是魔剑的问题,毕竟那是关系到自己能否回到自己原来世界的钥匙。

    “魔剑的下落,你不用担心,但另一件事,我想与你说说”

    “何事”看着清微别样的表情,杨殊心中闪过些许疑惑。

    “你可听过我蜀山的七星伏魔阵”清微的话落在杨殊耳边,彻底令他心潮澎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