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夕瑶

作品:《诸天集邮狂

    随即,杨殊却是轻轻将云诺的发梢抹顺,然后轻轻将她抱起,往外走去。

    看着前面巍峨的大周皇城,杨殊默默叹息一声,“日后,这大周朝怕是不复存在了吧”

    “只是,岂能如此就天下大乱”杨殊重重下定了决心,当即带着云诺朝着中州侠义盟分舵而去。

    一踏入分舵之中,杨殊便看到林纤在那里等待着自己,不由得说道“我已知道了缘由,待会再说吧”

    林纤点了点头,杨殊抱着云诺走进了房间之中,静静将她放到床边,帮她脱下鞋子,轻轻为她掩上被子,默默看了她一眼,便大步走了出去。

    一出房门便看见云诺静静站在门外的花坛边,好似端详着某些事物,只是注视着,不曾有过别的感觉。

    “刚才琴儿来了吗”杨殊轻声说道。

    “来了,我已然跟剑正打过招呼了,自然会收下她”林纤答道。

    “辛苦你了”杨殊停顿许久,方才说道。

    这一言在林纤耳边,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随即说道“殊哥,你到底要如何”

    杨殊闻此,蓦然一笑,方才说道“你觉得我想要什么”

    “你难道不是要那功名利禄吗这人世浮沉,多少不就是为了那功名利禄,走上那权利顶峰吗”林纤声音有些呜咽,似乎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杨殊闻此,静静沉默许久,方才答道“纤儿,或许你觉得我是为了功名利禄,可我至今为止,却没有一次是真的为了那些东西,不过是在这茫茫人世之中寻求一处安身之地罢了”

    看着林纤压抑的神情,杨殊悄悄向前走了几步,手中的动作变得不一样起来,只是默默看着世间一切,又恍然如梦中,只是说道“或许,有一天你会明白,只是不知道那一天我还在吗”

    想了想自己身后的负担,以及依旧昏迷中的云诺,杨殊猛地摇了摇头,让自己更加清醒起来,然后迅速向前迈去,彻底忘却一切,寻求自己的人生而去。

    默默走到房中,杨殊再次看了眼昏迷的云诺,轻轻将手搭在云诺的脉搏之处,轻轻把握着其中的跳动。

    脑海中却是细细思索起来如何解决,他默默将自身内力注入她的身体之内探查起来,不知不觉之中猛然发现内力陷入了一个位置之后便无法在进一步,不由得讶异起来。

    杨殊思绪良久,方才走出门去,对着林纤说道“还是毫无头绪”

    林纤闻此,猛然说道“前些日子那个赵桀好像来找过你,说你回来的时候去通体峰找他就行,还交给我这存剑刃”说着林纤递上来一块剑刃,轻轻放到杨殊面前。

    杨殊默默想了想,方才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去会一会他,顺便探寻一下诺儿的原因”

    “此去殊哥要多久才能回来”林纤继续问道。

    “我也不知多久,只是有些事情,必须得去做完,否则又要推脱到什么时候”杨殊答道。

    说过这些,杨殊继续进去看了眼云诺,正当将她抱起之时,猛然发现她腰间的玉佩闪烁起了光芒,看着那块金色的玉佩,杨殊猛然嗅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气息。

    这块玉佩和他空间之内那对阴阳佩却是极其相似,他猛然将之取出,却发现阴佩早已不见,只剩下一块阳佩还在闪烁光芒。

    他静静将之放置一侧,然后再次端详起来,却发现两个玉佩接触到了一起,瞬间相互吸引,最后闪耀出更加强烈的光芒,在空中不住翻腾。

    “这是怎么回事”他轻轻喃昵几句。

    却发现那股玉佩似乎在空中凝聚之后,瞬间幻化出一些图像来,其中的场景正是一个黑袍男子和一个白衣小女孩的景象,透过投影的方向,杨殊清晰地看见上面那个小女孩就是小时候的云诺,而那个黑袍男子,身背巨剑,脸庞上罩着一块人皮面具,整个人身体上面透出几股邪气。

    “这难道就是诺儿口中的杨过”杨殊想到。

    却见那个男子猛然将人皮面具掀开,露出了一张与杨殊一模一样的面庞,以至于杨殊看到,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真的是我吗”杨殊默默思绪着。

    紧接着就是那男子将一枚玉佩交给小云诺的场景,那男子轻声说道“诺儿,你要好好保护好这枚玉佩,日后遇到另一枚与其相对的玉佩之时,便是你要找之人”

    却见画面中的小云诺坚定的点了点头,随即就看到黑袍男子猛然跃起,一只大雕从空中呼啸而来,男子顺势而上,站到了它的上面。

    随着大雕展翅翱翔,男子的身影也是化作一个黑点,渐渐消失在了天边。只剩下小云诺一人,手中紧紧拽着那枚玉佩,坚定的看着前方。

    杨殊看到这里,心中方才轻轻感叹几声,只是默默看着四周发呆,良久方才缓过身来,他静静抓住那两枚合在一起的玉佩,用力将内力注入其中,却发现其中一道光束瞬间注入云诺体内,一道真气瞬间弹开,掀起一阵气浪。

    杨殊再把手伸到云诺的脉象之上,却发现他的脉象开始变得平稳起来,不复当初变幻莫测,各种情况也好转起来,只是那股毒依旧停留在她的身上,无法离去。

    杨殊看到这里,心知已不是自己能够解决的,只能去寻找别人帮忙,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当即他把玉佩放在云诺身旁,转身走了出去,对着林纤说道“纤儿,你且在此照料诺儿几日,我去寻那赵桀,届时自会找到方法,来救治诺儿”

    林纤闻此,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杨殊见这一切已然落幕,当即快步走出,轻轻运起灵气,向外越出,朝着中州的通天峰而去。

    一路上,杨殊倒也不甚急忙,只是轻身赶路,倒也注意了些许周围的景象,却见官道之上已然不时有些饥饿之人,虽不算是饿殍遍野,却也是灾情不少。

    杨殊心中叹息一声,却没有管它,只是默默向前走去,一路上仔细考虑起来这些时日的见闻。

    自从杨殊去了那个世界之后,统军执政之事,却也做的不少,期间更是近乎游历天下,遇见的事情也是不少,使其性格也发生了偌大的变化。

    如今他再看到路上黎民受苦,心中也是绝非之前的想法,这世界之上,或许没能力做些事,但是有些事情,绝不是轻言放弃,真正做那不管不问之人。

    杨殊学得儒家功法,虽然没有学那兼济天下的理论,却也使得自身性格更加正气凛然起来,些许事情,已然不屑再做了。

    因此看到九州大陆之上的种种惨况,心中却是再次沸腾起来,不觉间也是叹息非常,想要做出些改变了。

    只是眼下他要往通天峰而去,所以并没有过多重视其他事情,只是径直前行,倒也没有什么感慨了。

    不到一日光景,杨殊便来到了通体峰之上,看着之前被自己唤出的李白移平的大山,此刻不知不觉的变得有些生机起来,至少各方各面,不再像当初那般萧条。

    杨殊矗立于通天峰之巅,看着前方云雾缭绕,只是静静站着,感悟着自然之道。

    随着一阵灵气的强烈涌动,杨殊猛然睁开了双眼,瞬间双手结掌,变幻手势,向前横推而出。

    一道极为强力的真气顺着杨殊的双手推将而出,来者瞬间就被杨殊的招数一阻,他的攻势也瞬间滞顿下来。

    杨殊抓住时机,当即身形一转,一招定江山在空隙之间扬出,瞬间击向对方要害,似乎要将对手碾碎一般。

    那人见此却是哈哈一笑,当即把手中的长枪一阵,一股巨力击向杨殊,使得杨殊后退两步,瞬间他就闪开,彻底躲过了攻势。

    杨殊见一击不成,索性放下攻势,轻声说道“一别多年,赵尊主还是这般犀利啊”

    来者不是他人,正是委托林纤的赵桀,那日他把那节剑刃交给林纤之后,就时刻留意着通天峰上的状况,此刻看到这些,心中也是一动,当即就来找杨殊了。

    “哈哈,你小子舍得回来一别多年你却不是当年那个杨殊了,一回来就硬撼仙武宗几大长老,还将之尽皆斩杀,不减我当年风采啊”赵桀却是一笑,对着杨殊毫不吝惜赞扬道。

    “赵尊主,此刻我来这里不是互相吹捧来的而是有两件事情”杨殊却是不再委婉,径直说道。

    “其中一件是关于你那个小情人的吧”赵桀好似已然知晓,当即就说道。

    杨殊不曾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这件事。

    “这件事说简单也容易,说难又难如登天”赵桀说着一叹道。“那个女孩中的是魔心果之毒,只要有着千山旱莲便可治疗,只是这千山旱莲一千年方才开花结果一次,此次结果正是十天后”

    “那不正好随了我的心意,取来便是”杨殊笑道。

    “这也正是难之处,近年仙武宗圣女不时便去千山之巅照料旱莲,为的就是这次结果,彻底取下旱莲收藏,虽说你实力大增,可是遇到那个女子,也只有。”说到这里,赵桀也是叹了口气。

    杨殊看着面前的众人,以及身后的一众老小,无论是林纤,还是云裳,或者是已然痴傻了的柳荫,都在用着同样的目光看着他。

    这种目光不尽是不解,更多的是害怕,害怕杨殊再次被碾碎,重蹈当年的覆辙。

    特别是林纤,看着杨殊的眼神充满了伤感和痛苦,第一次她的离去,无疑插了杨殊一刀,这一次,她不想再看到这样的结局。

    她轻轻走了一步,似乎要和杨殊站在一起。

    杨殊见此,却是从容的笑了一下,对着众人轻声道“何等场面,至于如此吗且看我从容破敌”

    杨殊说完,一个纵身之间跃向天际,带着一股难以匹敌的力量向前冲去,浑身似乎有着一种极其璀璨的能量,从中汇聚起来。

    这种气势逐渐汇聚,最后化作一阵金光,彻底笼罩在杨殊身旁,最后将之彻底包裹。

    这是一种荣光,是万世荣光,更是战神的万世荣光

    手握定江山,杨殊俾倪苍生,斜看万千生灵。

    面对杨殊突然涨起的气势,众人不禁有些疑惑起来,特别是云裳和林纤的感觉,更加强烈。

    杨殊之前给他们的感觉,虽说已然到了分神,但是离合体相比,依旧难以匹敌。如今这股气势,却仿佛又比合体更加强大,这股力量,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来自真正的神迹。

    这种神迹,似乎就是真正的战神。

    杨殊握紧手中的拳头,轻轻看了看面前仙武宗的几个长老,轻声叹道“我本来不想找你们,你们倒找到九州大陆来,就怪不得我了”

    几人被杨殊的言语所摄,不禁有些犹豫,但是过了片刻,几人却又坚定起来,一齐怒声道“我等尽是合体,莫非还怕你一个小小的分神”

    言毕,几人纷纷祭起自身本命法宝,使出自身绝学,凝聚成了一个极其庞大的阵势,一齐怒吼起来。

    杨殊淡淡一笑,微微吐出几字“蝼蚁便是蝼蚁,战神以下,尽为灰飞”

    直到那个“飞”字落下,杨殊的身形瞬间动了,如一束流光般,浑然看不见任何身影,随着一道真气地涌动,杨殊猛然出现在众人身后,一手“定江山”当即使出,带着一股无上的气势,彻底将几人碾碎。

    定江山所带来的气势,如同陨石坠落一般,毫无阻挡的砸向几个老者,随着一声长啸,几人也是用尽所有招数,二者似乎陷入了僵局。

    却见杨殊轻声一笑,手中猛地加大了力气,随着一声怒吼,无数东西支离破碎,无数目光汇聚如此,这种力量,简直堪比重量级攻势。

    无论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拦此时的杨殊了,特别是他那一手功法,浑圆天成,简直找不到任何破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