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邪念的变幻

作品:《诸天集邮狂

    杨殊瞬间运转了自身的灵气,然后大步向外走去,周身的灵气向着四周扩散,带起的道道波纹向着四周涌现。

    随着杨殊的一声长啸,四周的建筑瞬间抖动起来,几个呼吸之间,灵气开始在四周盘旋,随着一种极强的震动,一人一剑猛地斜刺过来。随着一声剑气铿锵之声,一道身影直接来到杨殊面前,悠然一剑刺去。

    这一剑很慢,却又仿佛无法躲避一样,瞬间激起了杨殊的护体罡气的反震

    嘭、嘭、嘭,三道声响迅速炸起,随着一道激昂的长啸,杨殊浑身的真气沸腾起来,他的手指猛然抬高,隔空点一道真气出去,挡住了来者的剑势

    “确实有些可惜了,你的剑势并不强大,所以你确实要在柱子上撞一撞了”话音未落,杨殊已然凌空一指点向男子,将之击倒在石柱旁边。

    男子的倒下,另一道身影依然出现在杨叔面前。来者手持长扇,一身白衣,头戴纶巾,恍若一个天下名士。只是名士并非以文见长,一身武功却是天下绝步。

    “阁下招数却是凶狠了一点吧”白衣文士轻轻挥动扇子,迅速扇出一道风暴,这道风暴看似狭小,快就逐渐扩大,最后形成三四道巨大的暴风,向着杨殊击去

    杨殊双眼一动,转瞬间的凌空一闪,整个身形犹如一只灵巧的飞燕,不知道,风暴之中迅速闪过,最后凌空一指,化作一阵滔滔剑气,向着文士击去

    文士也不躲藏,和着折扇迅速击出三道气劲,每一道气劲都似乎比上一道更强烈,三道气劲相叠开来,汇成一道极其强大的气劲。

    这道强大的气劲,迅速击开杨殊的剑气,然后余势不断,迅速向着杨殊击去。

    “好一手扇里风”杨殊赞道,随即手中的长剑运转开来,青莲剑经随着杨殊的舞动,开始展现出它绝妙的招法来。

    道道青莲随着杨殊长剑击出的波纹,不断向着男子击去,随着一声长剑铿锵之声,一朵巨大的莲花砸向白衣文士

    莲花花瓣纷飞,化作无数的幻影四处散落,每一片花瓣落下,都会引起一处气劲的炸裂。花瓣越落越多,气劲也约炸越猛烈,随着一声“砰砰”的巨响,所有的气劲都引爆开来,最后直接汇出一道洪流,直接扎入男子面前。

    男子身影不动,周身灵气迅速凝聚出一道巨大的气罩,随着气罩越演越烈,最后汇聚成一道天幕,挡在了杨殊面前。杨殊所有的攻击也瞬间被这道天幕挡下,再也不能撼动分毫

    打到这里,杨殊已然知道不能再分出胜负,果断抽回长剑,然后说道“阁下一身本事,绝不在我之下,我无法让你到这柱子前行事,但是阁下二人,到此间却又有何事,非要与我为难”说到这里,杨殊突然震动气劲,随着一道轰鸣之声响起,杨殊大喝道“但若是要执意找麻烦,我杨殊也不怕任何人”

    白衣文士轻声笑了笑,随即低身搀扶起那名被杨殊打倒在柱子旁的男子,然后轻声说道“阁下来到此处,不也是偶然吗我等纵横江湖,闲云野鹤之人,只因兄弟多说了几句,阁下便要持剑杀人,若非我等有些本事,恐怕已然是是阁下的剑下亡魂了”这一番话语却是将男子心中的不满尽都诉说出来。

    “然而这个江湖,早已不是我等之前的江湖了,谁拳头大,便是此间王者,便可拥有话语权”杨殊说道,似乎在陈述一个十分平常的道理,没有半点波澜。

    随着杨殊话语的推进,白衣文士也是没了话说,只是轻声叹道“我没法阻止你,更不能改变你的思想,我唯一能做到,也只能自己保全自己,你这样的人,或许未来会很有成就”

    杨殊没有搭话,似乎默认了白衣文士的话语,随即转身走入酒馆,顺手一掌拍在道“招呼客人了”信手之间,杨殊一道气劲点向专注的掌柜,却也将之点醒

    待到杨殊走到桌旁,慢慢坐下,拿起酒壶自饮起来,那小二方才惊醒起来,看着坐在凳上的杨殊,他紧张万分,当即踉跄地跑到后堂,招呼起厨师做菜起来。

    掌柜的被杨殊这一点,却是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慢慢走到杨殊身旁,问道“大侠可需要什么”

    杨殊把手指向那两名男子,轻声说道“还有那二人,他们也是,你多做些酒菜吧”

    说着杨殊拿出两个杯子,取出酒壶将之斟满,然后弹指之间将之弹向那两名男子面前。白衣文士信手出扇,横立面前迅速接下两杯酒,然后笑道“我朋友受伤不便,就代他一同饮了吧”言毕折扇轻动,瞬间将杯中的酒悬空吸入嘴中,随后一个轻击,两只酒杯射回杨殊,被杨殊一指串住,轻轻放在桌上

    随后白衣文士轻轻带着男子走到酒馆里面,来到杨殊桌前我,轻轻将男子搀扶坐下,随即轻落折扇,拉开膝盖前的摆风,慢慢坐下。

    很快那个小二就端着菜食来到杨殊面前,轻轻将之放在桌上,随后又在后堂取了几瓶好酒,拿到杨殊三人桌上,方才离去。期间手脚却是颤抖不停,似乎承受着极大的恐惧。

    杨殊没有管他,只是轻轻拿起筷子,迅速夹了一块牛肉,然后凌空甩向白衣文士,笑道“兄台请用”

    白衣文士见此,轻轻按在桌上,弹指击出一只筷子,然后猛地一挑,筷子已然插在牛肉上,然后凌空一抓,那根筷子被他抓住,然后轻轻将牛肉放入空中,嚼动起来,一边咀嚼,一边还说道“多谢阁下夹肉”

    杨殊自是没有话说,随手又提起酒壶,猛地一按,然后抬手道“兄台请喝酒”酒壶顺着杨殊击出的方向,凌空甩出酒水,其中凝聚成一道细细的水柱,径直朝着文士的嘴中冲去

    杨殊看了眼众人,轻轻走到了柳荫身旁,看着她虽然有些痴傻,但神情却颇为自然的模样,轻轻摸着她的头说道“现在的你真好,再也不用背负之前不该你背负的东西了”

    身旁站立的小杨期,却让杨殊想起来远在那个世界的小异儿,他的心中一动,随即轻轻将之拉倒一旁,轻声说道“日后你要勤练武功,好好保护娘了”

    小杨期闻此,却是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即朗声道“我一定会保护好娘的,我是家中的唯一男子汉了”

    杨殊听着杨期稚嫩而坚定的声音,轻轻叹了口气,随即笑道“爹日后若能回来,必定把所有时光都还给你们,让你真心叫我一声爹”

    随即的言语,却是不再那么煽情起来,杨殊快步走到大门前,凌空唤出镇妖剑,在空中结起手印,却是结成一个剑阵起来。

    “镇妖剑,这里就拜托你了”杨殊叹息一声,手中的镇妖剑猛地冲向天空,凌空布起一道剑阵起来。

    数万把青玄色的长剑凌空矗立,彻底散在空中,布成一个玄妙的剑阵,彻底护卫着四周。

    “就让镇妖剑护卫你们吧,若有人来抓你们,千万不要离开剑阵,他自然难以进来”杨殊对着众人说道,随即念了几句咒语,向着一旁掠去,几个恍惚间,再次归来,却是仿佛不动分毫。

    做完一切之后,杨殊方才放下心去,看了林纤一言,大步向着门外走去。

    林纤见此,当即也是跟上,一人龙行虎步,一人衣袂飘飘,却是双行于道路之上,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仿若天生一对,地造一双般。

    云裳见此,心中不曾有着任何怨恨,只是羡慕着一切,祝福着二人,其余之外,却只有来自心中的叹息了。

    诗云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这本是大诗人歌颂友人赠别之情,此番化于此景之上,却是别有一番韵味。

    将行之路,但又佳人作陪,总是前路艰辛如斯,又有何惧

    九州大陆之上,此番虽然结界未破,但是许多禁制早已消逝,那些仙界强者,却是动不动来到九州大陆之上,纵横捭阖,四处烧杀劫掠,单凭一身实力占地为王,不讲规则了。

    而大周王朝虽然还有些威信,但是面对着日益涌进的强者,却也是有心无力,许多地方早已丧失了实际的控制了,只是一个名义之上的君主罢了。

    其控制的,也不过是中州冀州等地,至于南境的楚州等地,却是难以约束

    杨殊心中不觉得这些事情难受,凡是实力达到了一定的实力,自然可以定下规则,来约束世间之人。

    眼下风云动荡,禁制消失,那立下禁制之人早已实力大损,就算英灵还在,也不过是杯水车薪,难以挽救罢了

    眼下九州大陆之上,说得好是靠着宗门的力量维持着,倒不如说是杨殊一手维持。

    杨殊手下的侠义盟,无时不刻地管束着四周的规则,凡是胆敢挑战权威者,尽皆斩杀不贷,至于那些仙界来的强者,也是被杨殊碾压而死,不敢再来。

    因此九州大陆虽说风云再起,四方混乱异常,却也是有着一股清流,那混乱中的规则,却也难以违背

    杨殊和林纤二人,没有过多温存,只是轻身向着中州赶去,每日夜里,杨殊也是静坐修炼,和林纤谈些言语,不做他事。

    杨殊说了些言语,很快又叹息几声,终于对着林纤说道“纤儿,你恨我花心吗”

    林纤闻此,身体猛然抖了抖,方才叹息一声,“本就是我负你在先,又何谈恨,我只恨自己当年没有抓住你,以至于如今。”说到后面,却又再次化成一声长叹,融于万千寂静中。

    杨殊闻此,心中已然知晓伊人心思,也不做多问,当即说道“此生必不负卿”

    二人言语之中,透着一股浓浓的情丝,最后化归于无声中,纵有千种言语,此刻也都融入心中,不再表达出来了。

    行路的日子颇为短暂,不过几日光景,二人便来到中州的大周都城之内。些许年来不见,杨殊再看这都城,却已不复当初繁华,些许地段,已然初露萧条之意。

    “上一次来此,却是将近二十年前,你我二人,却也是十多年不见了”杨殊感慨一声,对着林纤唏嘘道。

    “云诺妹妹,也更久没见到你了,想必是更加期待你回来吧”林纤笑着说道。

    “岁月如流,诺儿为我,倒也付出太多了,可我杨殊却依旧如此,没能给她什么,倒真是惭愧”杨殊叹然一声,当即笑道“也罢,此番之后,自不能再重蹈当初的覆辙了”

    “我杨殊该有的,却是绝不放手”这句话彻底将杨殊的心情激扬而出,整个人也再次透出一股难以言表的气质。

    二人联袂走向前去,来到宫门之前停住了步伐,林纤轻声问道“是直接进去,还是通报几声”

    “此番见她,何必东躲西藏,自当正门直入,以风采示人”杨殊说着迅速向着宫门走去,手中立即出现了当初云诺给他的玉牌,对着门口的侍卫说道“凭此物可能进去”

    那几个侍卫本没有在意,猛然看到杨殊拿出的玉牌,却是眼神一动,当即说道“原来了公主玉牌,还请稍等,我等进去通报一声,再来请阁下进入”说着,其中一人快步走了进去,另一人在旁边和杨殊寒暄着。

    杨殊见此,心中已然明了这玉牌恐怕早已失效,或者此番皇宫之中,已然不是云诺做主了,甚至连某些事情也不能发表自己意见了,心中一痛,却是暂时按耐住,静心在门口等了起来。

    过来良久,那侍卫方才慌忙走过来,对着杨殊轻声道“还请这边来”

    杨殊看了看他手指的方向,却是正宫门走入的一条狭长的通道。那条道路两旁宫墙林立,四周皆有将士戍守,显得威风凛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