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剑气平青云

作品:《诸天集邮狂

    杨殊引着众人向着北边而去,其间他自己独居一个帐子,却是好好观察起了白日里得到的那个包裹来。

    慢慢将之打开,触目所见的是一本书籍和一个铁令,杨殊将那个铁令在手中慢慢把玩,却见上面刻着“北儒”二字。这竟然是儒门之中北宗的宗主令牌。

    “此人竟是宗主”杨殊大惊道,随即轻轻翻开那本书来,入目所见便是一句养吾浩然正气其中内容分为两部,前面是讲的儒家北派的思想以及文化,后面则是儒家的武学

    杨殊没有看前面,径直把目光看到了后面的儒家武学之中。儒家武学所重只有一个字,那边是“正”,不论是招法还是内功,尽都是一个“正”字,对敌之上,以一身浩然正气压迫对方,就如白天那个文士一般,看似没有半点修为,但是杨殊一旦攻击他,他体内的浩然正气便会自动激发而出,将杨殊顶开。

    看到那篇内功心法,杨殊那平坦的内心终于波动起来,看着其中所述的要诀,杨殊不自觉地在周身运行起来。

    “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我故曰,告子未尝知义,以其外之也。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也。”

    杨殊看着篇目中的心法,不自觉的默念起来,奇怪之处正在此间呈现。之前杨殊丝毫不能修习任何心法的身躯,此刻却瞬间开始贯通起来。

    体内的奇经八脉瞬间贯通,任督二脉也为之一震,随即畅通起来,杨殊瞬间有一种极其舒畅的感觉迎上心头,随即感觉到了一丝力量。

    整个身躯好似一股气力四射般,体内的筋脉之中有着一道真气,开始慢慢流动起来。这股真气浩浩荡荡,给人的感觉是无比的清澈和通透,似乎乃是天地之间青正二气的化身

    “这是什么状况”杨殊不解道,他修炼多年对于各种内功也是见识颇多,如今这样的反应倒还真没见过一时之间呆愣起来。

    那道真气不住的在他的奇经八脉中流动,透过任督二脉,逐渐愈来愈强杨殊突然感觉身体一阵难受一股极强的压力透过身躯,随之猛地一炸,瞬间崩裂开来。

    一股极其舒适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杨殊默默看着四周,发现许多东西已然被掀翻在地,一地杂乱无章的模样

    再次运功感知自身的真气,杨殊突然发现体内真气充盈,乃至是沸腾的模样,四下透出一股正气在心的气概

    当夜,杨殊丝毫没有意识睡觉,一晚上都沉浸在了这种状况之中,直至天明方才罢休。这一晚上,杨殊已然从不入流的武者突破到了地阶中层来了

    据杨殊所知,这个世界分为天地玄黄四阶,其中每一阶段都分为四个层次,分别为低层、中层、高层和圆满层四层。而在这天地玄黄四阶之上,还有着亚圣和圣人的存在。

    亚圣可决断天下之事,只手挥洒,便可泯灭数万大军,只手便可劈山碎石,行走间便是千里之遥,有着无上神通。其中代表人物便是儒门的先贤孟子,达到了此阶便飞升而去,不在此世间

    圣人则是进悟己道,有了自己的准则。只言片语便可封印空间,扭曲时间。移山倒海,瞬息万里,都不是难事。其中的代表人物自然是儒门创始之人孔圣人,墨家、兵家祖师等,亦在其中,只是年月已久,早已尽皆飞升而去。

    当下之世,已然难有亚圣之人,圣人更不必谈。因此在天阶之后,亚圣之下,众人又添加了一个宗师修为。其间代表之人有如当今儒门门主张在,一身正气凝聚于心,只手间便可挑动风云,使得天下虽然征战,异族却也不敢进步,这皆是他的修为

    儒门却因为他的闭关镇守,使得门内争端横生,以至于分为南北两宗,并列而对

    杨殊一夜之间从没有半点修为的普通人,瞬间成长为足以镇守一方的地阶高手,却是古今罕有的,至少在这片土地上,也只有秦国那个不过二十便拜相的神童甘罗能够比拟吧

    杨殊修行一夜,第二日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的疲倦,只觉浑身神清气爽,一股正气悬在心中恒久不灭,自身的气势再次上了一个台阶这便是儒门心法的作用,一股浩然正气自然地笼罩在身,足以抵御万物

    大步走出,杨殊看着已然整军待发的大军,默默上了马匹,运转真气感受了一下充盈的气息,和着众人向前冲去。

    不过一个时辰,军队已然踏临一处河边,看着前方扎着的匈奴大营,将军淡声道“你果然没有骗我”

    杨殊没有搭话,只是轻轻拔出了腰间的镇妖剑,默默看向了将军。

    “好,全军突击”将军一声令下,威武的骑兵迅速冲锋起来。杨殊轻轻一夹马腹,和着众人向前杀去。

    骑兵冲阵,步兵押后,看似凌厉的阵势实则无比正气,全都透出一股肃杀之气。

    杨殊单手持剑,左手握着缰绳,冲杀在最前方。手中的长剑如龙吟虎啸一般,一身正气瞬间迸发,随着沙场的征伐之气,四下凝聚起来。最后化为一股豪气冲天而去。

    这注定是一场血斗。英勇无比的汉家男儿,手持环首大刀,用尽所有的力气,劈砍而出。

    匈奴人多,但是赵军兵士结成阵法,防御和进攻极其有章法,使之奈何不了,二者陷入了僵持。

    杨殊单手持剑,默默踏了踏马镫然后一拍马肩,轻身跃起,道道剑气激射而去,瞬间收割了十数条匈奴士兵的性命

    一个匈奴猛将一刀砍来,杨殊闪身一躲,那匹骏马却被分作两节,在地上喷血不止杨殊单手持剑立于那员猛将面前,感受着其中散发出的地阶圆满的气息,心中并无畏惧。

    手中长剑猛地横向空中,浑身真气涌动起来。一股浓重的正气聚集在心,随着嘴中轻轻吐出四个大字“正气剑诀”,杨殊猛然一剑斩去,带起一股无上的气势,降临世间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聚

    霍益见杨殊几息未动,不由得出声道“什长可是看出了什么”

    杨殊没有答话,只是继续平视前方,看见其上的飞鸟在盘旋之时,不时往他处飞去几只,最后逐渐消散。

    他当即说道“往反侧走”言毕,率先纵马往前冲去。

    霍益一行人虽然觉得疑惑,但还是选择相信杨殊,纷纷追上了他的脚步。秦少游见此,也是纵马飞奔,不住地追赶。

    就这样,一行人顿时分作两拨,岔路而行。

    那伍长见杨殊一行人没有跟上,反而朝着反方向跑去,当即怒道“此人也太过放肆了吧,竟敢违抗军令”

    旁边一个什长见此,忙打着圆场道“伍莫要动怒,待我等建功之后,再禀明将军军法从事便可,此番无须管他”

    伍长闻此,思绪了一下,道“那就继续追击吧,不与我等同去,届时建功自有乾坤”

    那一侧的杨殊从侧面绕过,来到山林之边,当即对着众人道“你等迅速下马,然后拿走能拿的装备,迅速在马尾点上火花,驱使之向着林中赶去”言毕率先下了马,取下了装备做了起来。

    霍益闻此,终于按耐不住,问道“什长,为何我等要如此”

    杨殊见三人一副疑惑的表情,不由得叹声道“此间虽有鸟飞林上,但是却不久纷纷离去,鸟乃是念家之物,如今舍家离去,必有大片林木被伐,此间必有军营矗立,这定是个埋伏,所谓的匈奴斥候,恐怕早已离去了”

    这番言语,杨殊说的条理清晰,瞬间就把众人的疑惑解开,霍益当场大悟道“所以我等以马匹冲林,就是要引出这群匈奴兵马,然后伺机逃跑”

    “这只是其一”杨殊一边卸着行装一边说道,“关键是我等在敌军范围之内,很难逃遁,如今只能以马匹吸引注意,我等再纵马南逃”

    “南逃”霍益皱眉反问道。

    “就是南逃,去赵国,把事情弄大一些,让匈奴的行踪彻底暴露”杨殊淡笑道。

    随即迅速卸下包裹,只留了一些干粮,放到另一匹马上,捡起一些枯枝固定在马尾之上。

    “你等也快些行动吧”杨殊说到这里,叹息一声,继续收拾起来

    几人见杨殊如此,没了话语,也都纷纷收拾起来,卸下装备,装点树枝,良久之后,一个简易的“火马阵”就此组成,杨殊默默掏出一根火折子,轻轻吹出火星,放到干柴之上。

    零星的火星碰到干燥的树枝,逐渐点燃起来,火势开始变大,燃到马尾之上,带起道道焰火。

    很快马儿吃痛,瞬间向前冲去,而目标所指之处,正是林中匈奴驻营之所。

    而杨殊几人,也迅速上了另一匹马,轻装速行,瞬间向着林外离去。所行之路,却是树林正南之处,也是前往赵国之处

    五匹烈马受惊,一声长鸣,紧接着就是极速奔去,其势如急火,瞬间便作一道幻影而去。

    林间的匈奴营帐本没有什么感觉,直至杨殊使那匹烈马冲阵之时,巨大的威势冲破栅栏直冲营帐。几个巡逻的军士见此,想要制住冲锋的马匹,却反被踩的血肉模糊,非死即伤。

    一时间匈奴营帐之内骚乱起来,直至一员匈奴将领出了营帐,看着疾奔而来的烈马,当即怒喝一声,手中的大刀横劈而出,瞬间便把马匹分作两半,止住了纷乱的场景。

    “慌什么,把马杀死,长生天下的勇士,还会惧怕几匹烈马吗”那个将军对着手下的兵士怒喝道,一时之间稳住了军心,众人纷纷整军,围杀马匹起来。

    几刻之后,排列有序的匈奴军队彻底将那几匹烈马杀死,场中的骚乱彻底止住,军营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

    “几匹烈马就把你们折腾成这样,草原之神都会为你们羞愧”匈奴将军对着旁边一名偏将说道,随即又问道“那群汉人可上了当”

    “禀将军,那几人果然绕道去了那边,入了我们的陷阱”偏将俯首道。

    “好,那就收网吧,慢慢把这支队伍一网打尽,斩断燕军一臂”说到这里,将军仿佛想起了什么,轻声问道“这几匹马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冲击阵营”

    “好像是那几个斥候之中的一个”偏将想了想,答道。

    “那就是有漏网之鱼了”匈奴将军闻此,脸色顿时变了变。

    偏将见此,不敢说话,只是俯首听命。

    “还不去追,这件事决不能泄露出去,否则你就去见长生天大神吧”说完匈奴将军大步走进营帐,再也没有管那个偏将

    偏将见此,脸色终于一变,大声对着手下军士喝道“快整军备马,追击那几个漏网之鱼”说着率先回营帐拿起武器,准备领军出征。他自己的屈辱,一定要自己拿回来,这是匈奴人的信仰

    另一方面,与杨殊几人分开的伍长,正准备绕开偷袭之时,却在入林之前被几道绊马索绊倒,一个个人仰马翻,很快就被擒住。

    而杨殊五人,却在这几人的吸引下,绕开目标,向着南部疾奔而去。杨殊深知匈奴既然有此图谋,必然不会让人逃离泄密,必然全力追捕,因此逃得极为迅速。

    五人一人一马,人人扔掉了重武器,均是轻装上马,带了几天的干粮就疾奔离去,待到匈奴偏将追击之时,已然遁走数十里了。

    那偏将来到林外,看见杨殊几人留下的装备和脚印,当即大喊道“匈奴的勇士,随我追敌”他虽然知道已然过了许久,但是还是得全力追敌,以将军的脾气,他若是没有完成任务,回去必然是死路一条。与其被动等死,不如拼命博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