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剑道成神

作品:《诸天集邮狂

    正待杨殊叹息之时,一道声音突然传入杨殊耳畔,确实门口守卫来的通报之声。杨殊见此,当即应答道“进来吧”

    那人得了命令,当即快步入内道“将军,营外有来使说,公主殿下来了北营,让你出去迎接”

    杨殊闻此,心中有了一番计较,当即说道“军中已然宵禁,严令军士外出和闲杂人等入内,纵使是公主又如何,你去告诉他们,有事明日再来,军营闭营之时,不得入内”杨殊说完,却是不顾底下将士的眼光,径直下了命令。

    那人闻此,却是一惊道“怎能如此”心中却是不敢反驳杨殊的话语,只得硬着头皮走到营门之口,对着通报的来人说道“将军有令,宵禁之后不许外出和进人,公主有事,还是明日再来吧”说完,也不管来人表情如何,径直来到岗位守卫起来。

    那人见此,不由得大怒道“你岂敢让公主在营门之外等候,若是公主怪罪下来,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那人倒也尽责当即反声道“军营之中,我只知将军的命令,却是不知公主之令为何物,公主若要杀我,只管来吧”

    这一番言语却将来人怼的没有话说,只是在那里气愤道“你,你这厮。”言语之中已然是气极了。

    那将士依旧不顾,只是单手持着长矛,守卫在营门之前,不让人踏入半步。

    那人见此,便往回路走去,告知了姬蘅,姬蘅闻此,嘴角却是一动道“好你个杨殊,竟敢拦我,我还真不走了,等到明日看你有何话说”随即对着身旁的侍女说道“今晚就在北营之外扎营了,你们就在这里看着,看看有什么东西能够扎营我,明日再去见那杨殊”话音说完,便将目光看向前方的营中,心中却是有了一番计较

    杨殊在帅帐之中,看着秦少游那讶异的神情,却是一笑道“怎么,你对我把那丫头拦在外面很吃惊吗”

    秦少游迅速点了点头,看他的样子,心中却是说道“岂止是惊讶,简直是敬佩不已”古往今来,敢把皇亲国戚拦在门外的人,不在少数,但像杨殊这么果断不惧的人,却也就他一人了

    “所谓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我既然在外带兵,自然要执行我军营里的规矩,岂能因为公主的来访,就置之于不顾呢”杨殊正色道。

    “或许如此吧”秦少游颇为感慨道,自从跟了杨殊之后,对于他的言行,却是越来越敬佩了,至少在很多方面,都是使得他敬佩不已

    当初杨殊单骑破万敌之时,秦少游就知道他不一般,如今做出这种行为来,秦少游也只是讶异了一会,便回复心情起来了,并不以为奇事

    当夜,杨殊安稳的入眠了,对于姬蘅来访之事,却也并未放在心上,只是自顾自的睡觉入眠,安稳的过着旧的一天

    第二日一早,杨殊便睁开双眼,梳洗起身了。来到帐外,杨殊看着极其新鲜的空气,轻轻伸了个懒腰,然后向着点将台走去。

    待到杨殊走到点将台之时,已然有着不少军士集结起来,待到杨殊过来,走到台上,对着众人下令道“操练开始”

    众人方才在将官的带领之下,各自往着各个地方赶去。而杨殊,却也是看了看众人,默默走下点将台,继续回到帅帐之中。

    慢慢用过早饭,杨殊身上穿着了一件便衣,然后套上了一件轻甲,对着秦少游说道“少游,走,我等去会一会这公主,看看这丫头到底有什么花样”说完快步向着营外走去。

    秦少游听了心中吐槽,心想这大燕国除了你,谁敢叫公主丫头片子,就是燕王,也是把公主当做自己的心头肉,只有你,敢这样对她。

    杨殊没有管秦少游的想法,默默向着营外走去,然后看着众人说道“你等把营门打开霸气,我去见见公主”

    几人得令,当即打开了营门,为杨殊留出了通道。

    杨殊见此,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快步向着营外走去,心中却是有了一番计较。

    身后的秦少游和一重护卫,却是不自觉的放慢脚步,拉开了与杨殊的距离,显然不想承受多余的怒火。

    杨殊心中不自觉,快步向着姬蘅所扎的行营走去,不至几步,杨殊看着面前的的守卫,大声说道“公主,在下前来迎你了”

    内里的姬蘅也是刚刚起身未,正在画眉之时,便听到外面杨殊的声音,不由得怒色道“哼,昨天把我晾在外面,今天想要来讨好我,真是好笑”话音刚落,却是对着身旁的侍女道“你们去把他打发了”

    几个侍女闻此,立即点头称是,然后快步向着外面走去。

    杨殊等了一会,便看到外面几个侍女走了出来,一个个对着杨殊说道“杨将军请回吧,公主说不打扰将军治军了,将军还是整军要紧,不用管我们”

    杨殊闻此心中一下午,思量道“还跟我闹脾气”随即也不气恼,对着众人道“既然如此,那杨某就告辞了,公主就回蓟城吧,这北营所处地方颇为偏僻,公主还是的特别大声,期间更是能让方圆几里都能听到,不知不觉蜘蛛网,杨殊运用了武学在其中,使得里面的姬蘅,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随即杨殊也不似作伪,快步向着来路走去,期间竟然没有一丝犹豫,这使得在帘缝之中偷看的姬蘅,顿时怒火中烧起来,当下也不管什么公主气度,快步走出道“央视网,你好大的面子,莫非还要本公主求你不成”这句话满含这怨怒之气。

    话音刚落我,杨殊便止住了步子,回首向着姬蘅看来。看着姬蘅身着一件单衣,浑身透出的怒色使得脸蛋更加红润,一副气哼哼的表情更是好笑。

    杨殊当即说道“公主,一大早的,生这么大的气干嘛呢”

    “哼,你还有脸说,昨日晚上,把本公主拦在营门之外的人是谁又是谁逼的本公主露宿山头的啊”姬蘅越说越气,当即快步向着杨殊走来,手中也不知拿着什么,就朝着杨殊头上打来。

    姬蘅也不知为何,每次看到杨殊之时,便特别容易变得情绪波动大,一句言语,都能让她气愤半天,平日里对谁都不假颜色的她,现在变得格外易怒。

    杨殊见此,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轻声说道“公主,你不要这。”话音未落,姬蘅已然冲到他的面前,而她手中的东西,已然落到了杨殊头顶之上。

    杨殊刚一抬头,便见一个铜镜迅速砸来,与他头上的铁盔相碰,撞出很大的声响。杨殊见此,心中也是激起了火花,当即单手握住姬蘅的手腕道“公主何必无理取闹”

    姬蘅本来没有什么事,但是听了杨殊的言语,心中的火气却是被激发了起来,当即对着杨殊怒道“我无理取闹,我半夜来找你,被你拦在门外不说,一大早你还来骂我。”她的言语越来越激动,直至后来,她颤抖着音调说道“你你就会欺负我”说着话语,姬蘅的声腔之内已然有了一些哭调了。

    杨殊见此,心中本来就不知道如何是好,眼下见着姬蘅如此,当即松开握住她的手腕我,柔声道“公主,杨某并非有意如此,只是军营立威,我必须以身作则,岂能违背自己立下的军规,还望你多多见谅,如有不对,杨殊在这里赔罪了”说完,杨殊摘下头盔,躬身来到姬蘅面前,怀抱歉意地说道。

    姬蘅本来眼神里已然闪着泪花了,突然听到杨殊的言语,心中止住了伤心,反倒是讶异地看着杨殊,四下之中,也都透着浓浓的奇怪。

    平日里不管如何争论,杨殊向来是绝不服输的那一类型,如今看见杨殊如此,姬蘅却是颇为不适了,一番纠结之下,竟然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起来。

    杨殊心中会意,当即来到姬蘅耳边,轻声说道“公主若是想骂我,到了帐中再说吧,此处人多嘴杂,日后有了些不好的言论,公主不要再怪到我头上”

    姬蘅闻此,当即冷哼一声,然后快步往着自己的行营之中走去,撂下杨殊一人在外等候。直至半个时辰之后,方才打扮好了出来。

    杨殊放眼望去,但见她身穿烟罗紫色素面杭绸长衫,逶迤拖地水绿绣月白色梅花的百合裙,身披淡红底绣花小纱衣。柔顺的头发,头绾风流别致如意高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点翠花枝凤尾钗,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蓝宝石祥云纹饰手镯,腰系浅金撒花缎面绦,上面挂着一个酒红扣合如意堆绣香囊,脚上穿的是绛紫宝相花纹云头睡鞋,整个人巴东有巫山,窈窕神女颜。

    杨殊感慨一声方才走到她的面前,轻声说道“公主今日真是美极了”

    “那我以前不美喽”姬蘅反驳道。

    “今日格外靓丽而已”杨殊笑道,“只是我怕今日公主心中不爽,连带着对我杨殊,也不爽起来”

    “哼”姬蘅冷哼一声,却没有离杨殊,只是说道“你若还不给我引路,我就真的生气了”

    杨殊见此,也是不再言语,轻声应道“好”随即快步向前走去。秦少游等人见此,也只好向着原路返回,并在四周警戒起来。

    倒是姬蘅心中思量着,若非杨殊故意气她,她岂会如此,如今又拿言语来试探她,却是极其可恶。姬蘅心中念叨了几句,却也是没了后文,只是默默跟在杨殊身后,朝着北营前去。

    剩下的侍女和护卫,见此也纷纷收拢行李营帐,慢慢跟上姬蘅的步伐,向着北营进发。

    杨殊回到营中,看着帅帐旁边的一处空地,对着姬蘅说道“公主,旁边却有一处空地,你就在此地扎营吧我的帅帐过于简陋,却是不能给你腾出来了”

    一旁的秦少游闻此,却是不禁咋了咋嘴巴,心中想到你这可不止是简陋啊,你那也就是前面理事后面睡觉的位置,其余啥也没有

    姬蘅闻此,却是将信将疑地看了看四下,然后说道“谁要住你的破帅帐,你们快去搭营帐吧”前面对着杨殊怒声了几句,后面便对着手下说道。

    底下的侍女护卫闻此,当即向着那处空地进发,再次去搭帐篷了。

    杨殊看着好笑,却也是按耐住了,然后对着姬蘅说道“军中无佳肴,公主若不嫌弃,就到我帐中稍微吃些饭食吧”

    姬蘅本来不想进去,但是腹部的阵阵饥饿感袭来,却是让她无法拒绝杨殊的邀请,只得怒目看了杨殊一眼,然后快步走了进去。

    杨殊的帅帐之内,委实没有什么好的摆设,除了几套常用的盔甲摆在内里,就只有一个桌案在里面,以及一把宝剑悬挂在里面。

    杨殊所说的饭食,却是委托火头军特意做的鸡鸭之物。军营之中,也时常有射手入林中打猎,猎取一些野味回来。此次姬蘅突然前来,杨殊只能把营中剩下的野味端了出来,供她食用。

    当然杨殊为了节约军粮倒也不敢把太多的东西给她浪费,只是端了一碗肉粥和一只嫩乳鸽上来,虽说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倒也颇为不错。

    姬蘅见着饭食,只是轻微皱了皱眉头,随即思索了片刻,方才拿起勺子吃了起来。

    杨殊见此屏退了中日期,只是轻轻解下铠甲武器,慢慢坐在下首,看着姬蘅在那里用饭。

    姬蘅本来吃着饭食,猛然看着杨殊注视自己,不由得放下勺子,有些尴尬地说道“你看着我干嘛”

    杨殊却是一笑,“怎么,公主还害羞不成”

    姬蘅脸色一红,立即拿起勺子,将肉粥往嘴中拨弄,却是不再理杨殊了。

    杨殊见此,虽然好笑,但是随即依旧说道“公主此番来我北营,应该有着你的目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