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雷灵珠的威力

作品:《诸天集邮狂

    领头男子看着已然不见的杨殊,站立在街头之上,默默矗立,良久,方才怒喝一声“贼子,莫让我找到你,必让你碎尸万段”

    而此时杨殊,已然远在数里之外了。侠客行身法飘逸如仙,运起轻功来从不停息,不间断地行进之下,杨殊已然来到数里之外了。

    默默看着前方的馆舍,杨殊叹了口气,继续大步行进了进去。放下银两,杨殊大步走了进去,来到一间客房,细细思索起今日所发生的事情,不觉间感慨万分

    “看来这北宗儒门弟子还有别的分支啊,今日居然观我面色气息就能断定我是害他们宗主之人,看来今后行事必须小心了”杨殊默默叹息一声,随即望了望窗外,但见明月坠下,新的旭日渐渐升空,一夜已然过去。

    默默出了馆舍,杨殊此番已然变更了装束,行为更加类似武人打扮,而非昨日文士扮相,这也是为了减少那群疯狂的北宗弟子寻觅,使出的办法。

    慢慢行着步子,杨殊不觉间来到一处府邸面前。轻轻抬起头颅,默默看了看那三个滚烫的鎏金大字“公主府”,悬挂于府门之上,杨殊默默思绪片刻便要离开。

    却听到一个声响在后传来,“杨公子都来了我府门前了,为何不进去坐坐”

    杨殊本没有注意四周的动静,这一声言语却将他的目光尽都吸引了过去,却见当日他所救的那名女子站于身后。

    与上一次的穿着相比,这一次女子身穿石榴红色织金缠枝纹中衣,逶迤拖地藕荷绣梅兰竹的下裙,身披芥末绿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丝碧霞罗。乌黑亮泽的头发,头绾风流别致翻刀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翡翠镂空雕花簪,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翠玉手钏,腰系泥金色半月水波束腰,上面挂着一个深紫色银丝线绣莲花香袋,脚上穿的是淡青花纹薄底小靴,整个人雅致清丽。

    杨殊见了,却也只是注目片刻便将目光挪开,轻声说道“公主有何兴致,要邀我来做客”

    “哦,杨公子几日之内遍寻进身之阶,今日来我府门之前,莫非只是为了看看风景吗”女子颇有些调笑地说道。

    “哈哈”杨殊闻此当即大笑起来,随即轻声说道“在下确实想要得到进身的机会,但是已然托乐大人去做了,余下之事便是看大王是否召见,至于公主之言,实属不知”

    女子明显没有意料到杨殊至今还不承认当即讥笑道“你倒是死鸭子嘴硬啊,到了如下关头,还不说实话”

    杨殊闻此一笑,之上答非所问道“公主,你应该没有姐姐或者妹妹吧”

    女子点了点头,却是讶异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杨殊直接一笑道“你若是有姐姐妹妹,燕王又如何会宠爱你,你如此不知人情世故,是如何做到今天的,我倒真是好奇啊”说到最后,杨殊话语之中的嘲讽含义已然露出,明显便是嘲讽女子不知事理,只会摆出小女儿的姿态。

    “哼,你这人倒是很毒舌啊”女子明显没有想到杨殊会那样说,不由得有些生气起来,怒声说道。

    “哈哈,公主也知道毒舌吗那公主刚才的言论又从何而起,我不过是原话奉还罢了”说到这里,杨殊又笑了起来,“对了,你乃是堂堂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通情达理也是正常倒是我唐突了”说到最后,杨殊默默叹息一声,便向后面走去。

    女子见此,眼神之中似乎燃起了火焰,她娇声喝道“你这就想走吗”

    杨殊闻此,止住了身形,轻声说道“莫不是公主还有何话说或是要我杨某,做些事情吗”

    女子听到杨殊这挖苦的言语,心中更是怒火中烧,当即冷哼一声,道“你给我记着”说完便向着府门之内走去,再也不看杨殊一眼。

    杨殊见此,只是轻轻往回走了几步,随即笑了笑,“还真是副小女孩姿态,还想找人试我,倒真是没意思”说完,也摇了摇头,大步往回走去。

    此时杨殊步伐已然没了之前的轻快变得内敛起来,似乎每一丝真气都被他运用到了实质,没有一点外泄开来。

    这要是让旁人看了,非得讶异出声来,毕竟人对于内力的控制很难达到真正的细微之至,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就会变得非常地难以控制而杨殊却能将每一丝内力都化至实质,这是很难达到的。

    杨殊离开此间之后,径直回了馆驿,几日之内,也不外出,只是默默修炼着儒门心法,继续淬炼着自身的内力。

    几日光景很快就过去了,杨殊默默等待着乐毅的引荐,果不其然,这一日,乐毅叫人来找杨殊,说是过府一叙。

    杨殊知道事情来了,当即也不推诿,默默跟随来人,去了乐毅府邸。

    未至乐毅身旁,已闻其声道“杨兄弟,你可知大王知道你的言论之后非常想要和你见上一面,今日我邀你来府上,就是要带你去见大王”乐毅说到这里脸色极为红润,显然对于燕王的态度十分开心

    杨殊闻此,心中知晓自己的言论发挥了作用当下也不推辞,当即说道“但凭乐大人安排”

    “何须叫我乐大人,你以后若是不嫌弃,叫我一声永霸就行,我一向不喜欢那些虚礼,日后共事,还是亲近一些为好”乐毅颇为开怀地说道。

    杨殊见此,默默点了点头,一声“永霸”却已然脱口而出,显然是顺应了乐毅的请求。

    乐毅见此,知道杨殊乃是性情中人,当下也不耍什么心机,径直给杨殊讲起如何觐见燕王起来。

    杨殊也没有托大,认真地听乐毅详细讲解起来,直到讲解完毕,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很是受教。

    燕王此次召见杨殊,不如说是一次历练,想要测测杨殊究竟有什么真正的本事,可以独挡一面也好从重地委托他办事情

    以免像赵括之流,只知道纸上谈兵,以免到了真正的场面,反而没了用处,坑害燕国起来。

    乐毅闻此,不由得沉吟起来,良久方才说道“据你所言,那这天下岂不是归秦国得定了”

    杨殊闻此,却是摇了摇头。随即轻声说道“如此说来,却也不尽是”

    “此话怎讲”乐毅反问道。

    杨殊见乐毅好奇稍微停顿了一下语气,随即慢慢说道“秦国虽然占据天时地利,但是这唯一的人和却现在没有拥有”

    杨殊说到这里,再次看了看乐毅,却见他一脸好奇看着自己,不由得继续说道“当今秦国虽然有着函谷关的天蝎险,国内也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场景,然而人口稀少,依旧比不上中原大地,国内君主并不贤明,这些年来也未出什么杰出的军事人物,是以征战之下,并不能全身而退,反而会大伤国力,导致国内起义遍生,最后被推翻也说不定”说到这里,杨殊再次看了看乐毅,低声说道“大燕国虽然也是地处偏远,但是并未有秦国的险峻地形,由此看来,却是危险的多了”

    乐毅听了这句话,心中叹息一声,脸上却是面无表情,口中却是出声说道“你说大燕国力不如秦国,这一点我倒是十分赞同,但是如何说出危险的多这句话要知道,当今燕王贤明,设黄金台取天下贤士,对内发展内政,整合军事,可以说是一代贤主,整个形势都呈现出越向上之势。你又怎能说出那样的言语”

    “乐大人何必自欺欺人当今燕国国内看似一片欣欣向荣之状,此中弊端,难道乐大人不知道吗”杨殊反声道。

    “什么弊端,你说来听听”乐毅轻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杨殊摆了摆手腕,当即站起说道“当今燕国看似一片欣欣向荣的场景,黄金台取士虽说是得了天下贤才的心,成为一个美谈,然而其角逐之时,早已淘汰了大多数真正有才能的人,许多没有才能的人蒙混过关,只需要贿赂考官便可,燕王虽说亲自莅临黄金台,但并非有所有的时间,大多数还是有一些基础的考官担任,这样一来便留下了可操作的空间,在下在那里就是得不到器重,方来直接找乐大人”杨殊说到这里,却被乐毅打断道。

    “这是个问题,我也曾向大王提过,但很难解决,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不仅如此,还有别的弊端”杨殊叹声道,“燕王虽然大力发展政事,政治是大有作为,然而对于真正的底层百姓,他们的生活并未有太多改善,依旧居住在那些贫困的地方,这样一来人心不得,就算国力日盛,也只是对于上层贵族,那些士兵的家庭,依旧没有得到基本的保证,到时候纵有有非凡的帅才领导之下,能够一时图强,长久之时,依旧后劲不足,难以成事”这句话刚一说出口,便让乐毅震惊起来。

    只见他叹声说道“这些问题我确实有所看见,但是眼下情况却十分难以解决,燕王虽然有心改革弊端,奈何阻力过大,只能前改革,涉及到深的层面还是难以作为”

    “如此一来,却是难办了”杨殊叹声道,随即看了看乐毅,只见他满脸尽是坚毅的神色,不由得出言道“我知道乐大人的想法但是有些事情,人力确实难为,只需尽人事,知天命便可,不要太过于强求了”

    乐毅知道杨殊所说的事情,当即对他说道“你的想法我都已经知晓了,你确实那是一个贤才,我改日定会向大王推荐你,这些时间就在蓟城,不要离开,我自会给你答复”

    “好,既然如此,乐大人,那我就告辞了”杨殊说完,轻身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去了。

    出了乐府,走在浩荡的长街之上,顺着人流不住的前行,渐渐的来到王宫之前,看着那栋象征着王权的大门,杨殊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他轻声说道“这个世界的终点究竟在何方,未来的道路又在哪里”

    杨殊慢慢向前走去,突然看见人流汇集之处,不由得顺着人群所汇集的路径,轻轻向前走去。

    却见前面有几个人正在卖弄武艺,其中却有三个男子以及两个女子,街上放着一些常用的街头卖艺之物,例如长枪大刀等,看起来极为专业。

    杨殊也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站在一旁慢慢看着,却见其中一个男子猛然窜出,提起地上的长枪,迅速抖出几个枪花,然后凌空翻跃几下,向下直刺,直入大理石板。

    之后旁边一个男子接踵而起,接过那把大刀在空中舞了几个刀花,一手刀法大开大合,看起来好不威武,博得了在场之人一片好评,叫好之声不绝如缕。

    最后一个中年男子见此大声说道,各位燕京的朋友,我等五人旅居于此,无钱住店,不由得摆开场子,卖弄一些武艺,还望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资助一下我等,也好继续走完这段路程。

    随即那两个女子从背上拿出两个帽子,向众人要钱来

    行至杨殊这里,那两个女子在杨殊身前停顿了一下,杨殊神色一变,从怀中掏出两个银子放了进去,随即向后退了一步,去往外围走去。

    其中一个女子给杨殊离开,当即转身后退来的那个中年男子身后,轻轻的耳语几句。那中年男子闻此,当即大怒道“还不快追。”

    几人听了命令,也不找众人要钱了当即提起兵器纷纷向着杨殊冲去,却是将喧闹的人群凿开了一个大缝,瞬间跟了上去。

    杨殊自从看到那几人的招式以及样貌之时便已然知道仇家上门,自然没有停留迅速离去。毕竟在这鱼龙混杂的长街之上还是不要显露自己的本事为好,毕竟谁也不知道未来的路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