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通天之路

作品:《诸天集邮狂

    杨殊独立闲庭之上,看着面前的几个老者,眼中尽是不屑之色。

    几人本要与杨殊争论几句,结果杨殊已然说出结果,他们瞬间大怒道“那就受死吧”

    杨殊手提镇妖剑,与众人战作一团,手中的长剑似蛟龙吐息一般,剑光弥漫住所有人的身影,几个来回纵身之间,杨殊已然来回数十剑

    那几个老者,见杨殊修为如此,不由得合量一句,随即纷纷拿出趁手兵刃和他战了起来。这几个老者最低也是合体后期,还有两个渡劫期的大能,一身修为已然无敌,众人对于杨殊纷纷不看好。

    只有躲在一旁的赵桀知道,杨殊必胜无疑,那几人虽然修为深厚,但是论招数上,不及杨殊十分之一。而到了合体之后,修为只是起到积淀作用,对于真正的对战并无决定作用,关键还是在于你的战意。

    杨殊领悟树种剑法,每一种都修炼到大成,可以说当代剑法之中无人可比,这几个老者也不过仗着修为才能胜上一成,但是要比拼战力起来,是远远不如杨殊的。

    杨殊也是深知这一点,才敢肆无忌惮地灭杀青云宗,丝毫没有畏惧。

    几人乱战一隅,气劲四射,很快便将四周的建筑碾碎。亭台水榭,尽都毁于一旦,就是那生长数百年的大树,也被众人的余力震得碎裂开来。

    “不要与他拖延,迅速解决掉他”其中一个紫衣老者对着剩下的人说道,随即作了一个动作,几人似乎形成了一种古怪的阵法,准备合围杨殊,将其击杀。

    杨殊早已运起奕剑术,一手剑法舞得密不透风,无论是剑法还是身法,尽都迅速至极,不是寻常人所能做到。

    最后一剑击出,杨殊的长剑刺破黑暗,恍若带来一线光明,是那耀阳照至山洞的一刹那,剑光闪动。几人阵法的罩门迅速被杨殊找到,极其刁钻的一剑,瞬间破了这阵法。余势不减,杨殊迅速挥出数十剑,每一剑都比前一剑威力更强几分,数百剑后,几人退无可退,终于被杨殊一剑击杀。几道强烈的灵气迅速消散,一股强烈的气劲炸开,这是渡劫期修为的大能湮灭之时才会发生的事

    杨殊剑落人息,几人已然倒下,身躯重重地坠落在地,带起道道扬尘,飘散在空中。这是一种凌乱的美感,更是一种寂静的尘埃。

    场上形成一种绝对的寂静,仿佛掉下一根汗毛都能听见,这种压抑的氛围直到杨殊收剑回鞘那一刻起方才停止。

    众人再看向杨殊,眼中已然多了一丝敬畏,无论是林尘父子,还是林纤三女,眼神中都透着一股不解。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当初在九州大陆之上不过后天修为的小子,是如何在五年之内达到合体的境界。

    这需要多少的机遇和努力,才能达到今天的境界,他们无法想象,所以也无法超越,这注定是属于杨殊的独白。

    饶是赵桀自信能够杀掉那几个老者,但是心中还是计量着时间,像杨殊这种隔了一个境界,还能风轻云淡的人,赵桀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如杨殊,至少在境界上就不如杨殊。

    飘渺峰上风轻云淡,杨殊独立一隅,默默注视前方,陡然看见一人御剑飞来,却是一个面如冠玉的年轻人。

    杨殊理好衣襟,慢慢注视着他的到来。男子来到飘渺峰上,看着那几人的尸体,轻声叹道“我还是来晚了”话语虽然如此,但他却没有丝毫悲伤,似乎只是发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随着男子的到来,场上的场景聚焦到他的身上。杨殊也开口道“你是谁”

    男子好像听不到杨殊的声音一样,径直朝着林纤三女走去,时而摘下一朵兰花,慢慢递给林纤道“不知姑娘年芳几何,姓甚名谁啊”

    杨殊见此,心中一笑,随即直接一剑刺出,目标正是男子后心。

    男子好像早已知道杨殊要攻击他一样,身形只是一闪,瞬间躲过杨殊的攻击,继续对林纤问着话语。

    杨殊却是颇为吃惊,男子能够瞬间躲过自己的剑招,这已然证明了他修为高超,当即凝住心神,轻踏步伐,几个呼吸之间杨殊一已然一剑刺来。

    这一剑不是寻常之间,看似缓慢,却又无可闪避。角度极为刁钻,似乎锁住了男子的所有闪避方向。

    男子终于不得不回头抵挡,手中瞬间出现一把长剑,横在身前,勉强挡住了杨殊这一击,瞬间后退三步,方才止住身形

    “你为何要寻我麻烦”男子不耐烦地说道。

    “你为何寻我麻烦”杨殊反驳道。

    “你这人好生不讲道理,你到底要如何”男子脾气显然不好,杨殊几句话完,他便被激怒了起来。

    “你对着我的预定的人说这些话,怕不是当我不存在,或者你有很大的把握”杨殊冷哼道,随即大声说道“动我的女人,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我死,要么你死”言毕杨殊已然一剑递出,与男子战在一起。

    男子明显没有料到杨殊会如此凶猛,措不及防之下瞬间陷入被动,只得狼狈应付,直至一人的出现彻底解救了慌乱中的他。

    几个老者出现于飘渺峰上,这却是仙武宗的几个大能,亦是赵桀也不敢轻易挑战的人。

    其中一个仅是一句话出口,便将杨殊的身形镇住,随即解开了男子的危机,使之逃遁开去。

    杨殊看着来的几个老者,顿时感到了莫大的危机,当即叹声道“尔等是要仗势杀我吗”

    “不,我等来此只为了解一件事,当年眨眼间灭掉通天峰之人是谁”其中一个为首的老者问道。

    杨殊不由得想起当年谢柔离开的场景,手中顿时捏起一个大的拳头,浑身散发出一股极强的煞气,向着四周蔓延而去。

    “你问对人了,当年正是我请青莲剑仙下凡,屠戮通天峰,罪魁祸首就是我”杨殊怒喝道,随即手中长剑横立于前,一股无上的气势从他身躯上散发出来。

    一场大战触之即发

    赵桀握着手中的那枚铁龙令,心中却不住翻滚起来,“我杀了你的亲传弟子,不信你不出来,届时我看这中部会不会更热闹,那杨殊借此机会到合体也不一定”

    众人尽皆关注的杨殊,此刻却正提着酒壶,慢慢走在一处小镇的大街上,浑然一个醉鬼模样。

    熙熙攘攘的长街之上,有着小贩的吆喝声,行人的言语声,甚至乞丐的磕地声。杨殊默默走在长街之上,只觉每一处都是自己前所未见的。

    “难道我来到这个世界,一点都没有真正品味他的美好吗”杨殊对着自己说道,当初他来到这个世界,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如今却变成了单一的武道追求,无论是杀戮还是阴谋,他都成为了一个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渐渐失去了自己的本心。

    “我不想这样”杨殊突然怒喝道,手中的长剑迅速出鞘,踏着侠客行身法身轻如燕,瞬间离开小镇来到一处荒原。

    “我究竟是为了做什么”杨殊默默反问道,“这一手长剑,还是纤儿、柔儿,诺儿”他的思绪渐渐凌乱,似乎开始追忆起那些时光。

    那是林纤离开他的时候,他早已知道自己和她不是一路人,后来谢柔被杀,他的内心悲痛,却也没有多大触动,再到后来的云诺,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圈子,不管他都是被动者。

    云诺莫名地就认识他,还为他付出。他喜欢林纤却相隔太远,注定成为路人。谢柔把自己交给他却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一切都是他感到痛苦的。

    “或许这个系统带我来这里就是一个错误”杨殊怒喝道,随即心中开始涌动一股强烈的感觉,就是摆脱这一切。

    远在那处历练之中的杨殊本体,也开始默默感慨起来。“分身的自我意识崛起,还是我本身就该如此”杨殊叹息道,轻轻看着面前最后一座主城,杨殊握紧了手中的镇妖剑,大步走了进去。

    这一路上他杀了不知多少城主,降服了不知多少人杰,那块玉牌的光芒也开始照亮,直至这最后一城。

    镇妖剑凌空飞起,杨殊御剑直行。主城大殿之内,是一个黑袍男子站立于此,他硬直着身躯,只手持剑,立于杨殊面前。

    杨殊蓦然下了镇妖剑,站立于男子面前,轻声说道“这便是最后一城吗”

    “没错”男子回道,“这最后一城你若走过,剑域的宝藏你就可以夺取,只是在比斗之前,我倒有几个问题,你到底为何要得到这一切,还是说单纯为了杀戮而杀戮,为了剑道而杀戮。”

    杨殊叹息一声,“我若说为了剑道,你信吗”

    “不信”男子直接反驳道,“拥有系统的帮助,各种招法任你挑选,你却至今未曾突破剑道,在他人眼中你是天才,在我这,你怕是蠢才中的蠢才罢了”男子一语道破天机,瞬间将杨殊惊得没有话说。

    “你到底是谁”杨殊沉默良久,终于说出了开口的第一句话。

    “剑神罢了”男子回首一笑,却正是杨殊那一日在系统之内见到的白衣男子,那一手绝妙的剑法,却让杨殊叹为观止。

    “你怎会在此处”杨殊轻声问道,言语之中,还是透出了一丝惊讶。

    “我虽为剑神,却也只不过是禁锢于此的一丝灵魂罢了,只是这仙界之外,倒有真的仙界,届时你还能闯进去吗”黑袍男子慢慢说道,“这系统选你进来,不过是要寻找一个能打破此间格局之人,而你如今,还在这个格局之内,过着世界支配的日子,倒也负了系统的寻找,既然如此,还要系统有何用呢”

    “那你想要如何”杨殊立即说道。

    “不是我想要如何,而是你想要如何此间问道世界,乃是一条难以为继的路,系统于你,却是难以为继了”男子说道,瞬间挥手一指,一道光幕瞬间笼罩杨殊,杨殊脑间一痛,瞬间晕了过去。

    “或许此番之后,你能见识更高更远的世界,自然会有新的领悟吧”男子痛苦地说道,言毕,瞬间化作一道幻影离去,剩下只余杨殊一人在地。

    另一处的杨殊分神,却是瞬间晕倒在地,与杨殊一样陷入了沉寂。

    一日之后,杨殊终于醒来,睁开双眼便觉脑袋一痛,然后瞬间有一种莫名的感受。他回想起男子的话,猛地将意念进入系统之中,顿觉已然没了一切,只剩下空荡荡的一切在这里呈现。

    “这是怎么回事”杨殊疑惑道,“难道系统真的没了吗”

    “系统确实没了”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杨殊面前,低声说道,杨殊放眼望去,正是那日传说中看到的剑神。

    “又是你”

    “没错,就是我”剑神笑道,“系统已然帮不到你任何东西了,你以后只能凭借自己混迹于世间,不过却给你多加了一个时空门”

    “时空门”杨殊不解道。

    “没错,就是时空门,自此之后时空门每三月开启一次,随即传送你到另一个世界之中,你在这个世界之中领悟一切,体会不一样的人生”剑神说到这里,继续看向杨殊,“此番之后,一切尽靠你自己了”

    “那有哪些世界呢”杨殊急忙问道。

    “诸天万界,任你穿梭”剑神说完这句话后,瞬间不见踪影,杨殊也出了空间,睁眼看向一切。

    他发现自己已然离开了那最后一城,来到千里之外的分身所在之处,和分身合为一体。这倒让杨殊极为不解,他为何莫名就到了合体境界了。

    “系统消散的灵力已然注入你的魂魄,你已然到了合体后期了,渡劫之后飞升也无不可,此番你了尽尘缘,就去穿梭万界吧”回荡在杨殊耳畔的是剑神的话语,言毕之后就再也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