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蜀山剑神杨殊

作品:《诸天集邮狂

    叶梓见杨殊回首笑道,不由得叹息一声,“和杨兄一别多时,今日竟在蜀山见到杨兄,倒是颇为意外”

    “怎么,叶兄不欢迎我吗”杨殊轻轻走了一步,换了个姿势问道。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那倒没有,只是对于杨兄的所作所为表示敬佩而已”叶梓说到这里,眼睛里却是融起了冉冉的战意。杨殊之前和他比试修为之时,还在于他之下,如今竟然能够仗剑横行形剑门,使得一派掌门都不敢灭杀与他,对此,叶梓是极其震撼的,自然也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奇遇,才能使得他在短期内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杨殊的成长,确实可怕,已然到了一种极其可怕的境界。

    蜀山位于川西崇山峻岭之中,山峰淩空,宛若浮云,相传为仙家赐予人间的胜地。蜀山派自开派起,历代弟子勤修仙术,入世降妖,庇佑人间不受妖孽滋扰,深得百姓爱戴,在仙界西部更是被尊为神仙。蜀山与武林众门派交往不深,其修炼的蜀山仙术也是界于内功和道家炼养之间,但蜀山门徒修炼不为成仙,而为济世救人,和寻常道家又有所不同。

    杨殊对于蜀山的作为,也是相当佩服的,因此并没有什么打算来做些什么立威扬名之事,只是单纯的想要见识一下蜀山的各个英雄人物,也好圆润剑道,使自己的招式更加濒临那一步

    “杨兄已然到了哪一步”叶梓慢慢走下台阶,轻声说道。

    “初入分神而已,只是于剑意之上,有了一些小突破,所以在对战之时,才能逞一些威风。”杨殊颇为自谦地说道。

    “那杨兄到底此番来我蜀山,有何见教,杨兄虽然声明在仙界东部不佳,但只要来了我蜀山,便是客人,自不会为难杨兄”叶梓说到这里,就是为了打消杨殊的顾虑,也好免去一场争斗。毕竟有些斗争,还是能避免就避免,无故的比拼并不能证明什么

    杨殊蓦然一叹,“或许叶兄觉得有些无聊,但我此来真的是为了论剑群雄,追寻自我突破而来,并非有意挑衅”或许杨殊觉得自己的话语有些难以解释,竟从怀中掏出了从那个少年手中夺得的天残剑法,轻声说道“我此来只求对战,不求别物,不管胜与败,这本天残剑法都会留在这,绝不带走反悔”

    “杨兄这是何苦呢”叶梓轻声叹道,“江湖之大,何尝没有别的道路,何必于一道束缚,大道三千,条条皆可证道”

    “大道三千,我只取其一”杨殊反声道,“江湖再大,亦只有一隅罢了,我心不在,又有何用”说完杨殊拔出血云剑,低声说道“出招吧”

    叶梓长叹一声,他知道杨殊的性格,只得默默将背上的长剑抽出,然后低声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言毕,周身灵气涌动,一种气势顿时浮满全身,他把手中的长剑往前轻轻一送,却仿佛泰山压顶一般,又如空山凝云,颓然不能向前。

    杨殊瞬间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看来叶梓上次和我比试,此番也是突破不小”杨殊想起自己只不过是个分神,心中一顿,默默思量着对策。

    直到叶梓剑出云动那一瞬间,杨殊也动了,青莲剑经的步伐飘逸如仙,似乎没有任何踪迹一般。手中的长剑迅速抖动,一股冲天的气势向着四周蔓延,随后轻轻一叹,一股剑意冲天而起,这是血煞的剑意

    四周犹如置身于血海之中,蜀山的正气不自然的对着杨殊起了反应,使得杨殊胸口一滞,随后蓦然运气于胸,手中的长剑更加圆润,似乎无懈可击一般。

    武当剑法和奕剑术的结合,这却是杨殊偶然之中想到,既有太极剑法的圆润无解,也有奕剑术的料敌先机,把对手的招式看的清清楚楚,再加上已然悟道无剑的他,一身剑法竟然已经找不出破绽,浑然天成一般

    叶梓一脸沉重地看着杨殊的剑招,最后轻轻放下手中的大剑,蓦然叹道“我破不了你的剑招,蜀山也没人能破你这招,只能以力破巧,但那样毫无意义,比拼境界之内,又有何用”说到这里,叶梓终于说出来心中的想法,“杨兄,你的剑招已然登峰造极,再修炼下去也无意义,不若算了吧”

    杨殊乍一听到这句话,心中一顿,随即叹声道“叶兄何必如此,如若不想与我比试,拒绝就行,何必如此羞辱于我”

    叶梓见杨殊误会,当即忙道“杨兄误会了,我岂是那般人,只是杨兄剑道之上,真的已然无人能比,我蜀山虽然人才济济,却也真的无人能比,至少剑道一项,真的难以比试”说到这里,叶梓长叹一声,“或许如此吧,只是我已然不如杨兄,再比也无意义,杨兄还是。”说到这里,叶梓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杨殊。

    杨殊还想再说,突然空中传来一道声音,看似空灵又无比深沉,“你确实于剑道一途之上已然无敌”一个灰衣老者猛然出现说道。

    “你的招数犹如无招一般,而且料敌先机,圆润无比,哪一个都是一代人杰方能悟出,你却尽都领悟,而且练至大成,我实在想不起有谁能够比上你,至少我蜀山七十三代掌门,其中不乏登仙之人,却也无一人有你的剑道修为”

    杨殊还想说话,却被老者挥手一指,瞬间将口中的话语止住,然后掏出一个阵图,轻手扔到杨殊面前,轻声道“你既然不信,那这个阵图就给你试试,你看你能否破掉其中的关卡,来试试你的剑道。”

    话音刚落,一个巨大的阵图迅速闪现开来,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发出,对着杨殊传来。杨殊稍作犹豫,瞬间顺着吸力冲了进去,那道光圈几息之后,就开始关闭,最后随着一声轻响,立即消逝在空中,再也不见

    那个阵图光圈散去,瞬间没了力量,不再浮在空中,坠落下来

    绕是高台之上的人再好的气度,此时听到杨殊这句话,也不禁大惊失色起来。

    他们苦苦等待杨殊多时,没想到杨殊却在这里搂着女人饮酒作乐,和他们一起其乐融融,枉他们还吹捧杨殊不敢来,徒有虚名

    “阁下倒是好本事,偷偷潜入我等之中,没有被发觉”那高台之上的人笑道。

    “我可不是偷偷摸摸上来的,我是正大光明走进来的,不过你们只顾饮酒作乐,自然看不到我”杨殊反驳道,随即轻轻站起了身,还把身旁的女子平稳地放在了一旁

    “贼子纳命来”老者见此,何尝不知杨殊办的事情,当即大喝一声,向着杨殊冲来,却是不死不休之状

    “来的好”杨殊轻笑道,手中瞬间出现那把镇妖剑,微一用力,长剑便被震得嗡嗡直响,带着一股难以匹敌的气势,竟是停在了原地未动,只等来者进攻。

    那老者全身真气已然调动,至少也有天阶的修为,这一击之下,至少有一甲子的功力发出,四下的空气不由得变得滞顿起来。

    杨殊看着这一切,却仿佛视若无睹般,丝毫没有在意,只是悬剑于空,静待来者攻击。

    老者也没有停留,长剑直接破空袭来,似乎要彻底将杨殊斩灭一般

    然而长剑离杨殊只有一寸之时,已然停住了行进的步伐,不得寸进了。

    杨殊看着老者因为过于用力而青筋暴起的面庞,低声笑道“那个是你的弟子吧”

    “淫贼,枉你为一代宗师”老者不屑道,言毕加大了内力。

    “我可不是什么武学宗师,我只不过是一介魔徒罢了”杨殊笑道,言毕手中长剑一弹,一股大力穿去,瞬间就将老者震飞,嘴上也渗出鲜血来。

    “也好,我也不浪费时间了,开始吧”杨殊瞬间变了表情,冷冷地说道。

    镇妖剑在杨殊的手中,瞬间变得更加有光芒,剑花如同漫天繁星一般,多的数不过来。

    剑气四射,道道之下必有一缕鲜红洒落,收割着一个个生命。

    长剑在舞动,杨殊的身形也开始飘逸起来,剑如奔雷,化万千之势,肆意激射。

    杨殊挥舞着长剑,整个人如同画卷中的人物,自一侧向另一侧挪移。

    一时间,天色大变,本是风和日丽的天气,瞬间开始云彩聚集起来。

    “这世界,终究是要变天罢了今日就以尔等之鲜血,来奠定我杨殊的地位,让那宵小之徒,彻底烟消云散”杨殊喃喃道。

    华山之上,场面彻底陷入了混乱。杨殊一人一剑,已然将这些大门大派的弟子长老杀的人仰马翻,所到之地,是真正的血流成河,尸首遍地

    长剑所向,无一合之敌这是杨殊如今的真正写照,看着惊慌失措的众人,一个个连冰刃也拿不起,匆忙逃命。

    杨殊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随即继续杀将下来。

    终于,高台之上一个中年男子看不下去,他长啸一声,猛然对着杨殊喝道“你莫要猖狂,儒门朱齐来会”

    “儒门”杨殊听毕不由得停下了身形,反复喃昵两句,方才大笑道“好啊,我四处寻你们不见,如今竟然在这里看见你们,那就彻底了结吧”

    杨殊说完也不使剑,将之插回剑鞘,然后一双肉掌和他对拼起来。

    二人修行的都是儒门心法,只不过杨殊这儒门心法却不一样,不仅有儒门心法的包容性,更有战神图录的征伐之气,这几气交接下来,却是一种新的境界了。

    杨殊不再倚靠自己绝世的剑法,反而以自身真气与对方比拼起来。

    一招定江山出手,二人瞬间就焦灼在了一起使出的招式却都相仿,似乎是同宗弟子在比斗一般,却不像什么生死仇人了。

    “好贼子,我儒门的招法你果然都学了去了,今天我必须要清理门户了”男子长啸一声,一招治天下随手击出,叠起数重浪来,道道真气沸腾之下,似乎蕴含着无上神功。

    杨殊见此却是轻声一叹,随即猛地扬出手中真气,配合着一掌击出,和这股真气焦灼在了一起。

    治天下虽说不似定江山那样威猛,但是平和之下的招式却能源源不断地将真气输送而出,使得对手难以持续拼搏。

    杨殊早已知道这一招,却没有使出同样的招式,反而以了一招抱彼怨来应对。

    和治天下相比,这抱彼怨却是一招快招,可以迅速将自身真气聚集起来,瞬间击出,爆发出很大的力量。

    “呵呵,你真气多不过我,还敢和我比拼内力,还真是不自量力啊”中年男子冷笑一声,随即轻声笑道。

    “那你就看着吧”杨殊淡笑一声,当即单手微微一摆,一股气浪从手中而出,猛烈的内力瞬间喷薄而出,带出无比强烈的气概四射而出。

    风轻云淡,四下的光芒已然落下,显然,胜负已分。

    治天下的内力就算再磅礴,也耐不住杨殊这报彼怨的一击,顷刻间,就被土崩瓦解了

    杨殊的脸庞之上并未有什么表情,但是那个中年男子的脸上却尽是不敢相信,似乎对于杨殊能够打败他是根本不可能的,那股不甘之色早已溢于言表,甚至化成浓浓的怨气。

    “弱者就是弱者,没有什么不甘”杨殊轻声说道,猛地凌空唤出一杆萃血寒心枪,手中的长枪瞬间开始呼啸起来,每一道枪影都如疾电般,留不下任何踪影。

    枪尖如电,道道惊魂。血腥味彻底在空中弥漫,落日余晖之下,只有清一色的尸首,遍布在高台之上。

    杨殊的背影在最高的地方闪现,手持的长枪屹立于高台之巅,整个人似乎蕴含着无尽的力量。

    “此战之后,就此扬名吧”杨殊轻声喃喃,然后猛地收起长枪,然后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了高台之上,顺势下了华山

    天边云色转动,风云已变,世事已然发生了变化,万物之中各有定数,也有其中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