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入局

作品:《诸天集邮狂

    齐国虽然君王如此,但也并非衰弱无比,相较于燕赵等国,其国力依旧是位居天下第一的位置,绕是此时的秦国,也不是对手。

    燕昭王让杨殊在北境发展,北击匈奴数百里,如今国内各方鼎盛,他自然想要攻打齐国,一雪当年耻辱。

    乐毅给燕昭王提了几个建议,燕昭王也纷纷采纳了,不论是说服其他国家联合还是各种策略,都做的不错

    杨殊默默看了看眼前的众人,不由得叹息一声,然后率领着麾下的将士撤军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发动攻势,自从匈奴一些人北撤之后燕昭王已然没了当初的雄心他自然不好继续前进。

    此番回朝,也是他杨殊完成使命之时,至于燕昭王会不会收了他的兵权,他已然不在乎,来到这个世界他本来就是想钻研武学,如今得到儒门传承的他,以及那天下奇书战神图录的卷轴,他早就无所谓了。

    只是对于姬蘅,他的心里总有一点不自在的感觉。姬蘅的心意他已然知晓,只是此间的阻碍,他倒也知晓。

    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他自己的内心,却是难以克服

    且不说杨殊这边的事,乐毅自从被燕昭王委任伐齐之后便不曾有过一日休息,整日里在军营之内思考战事,却不曾想到盟军已然和齐国交手了

    未有丝毫进军打算的乐毅,所有的算盘都被秦军主将所打破,他率性之下,攻下了齐军的九座城池,使得乐毅的想法,彻底没了。

    乐毅见此,只得指挥盟军东进,直接与齐国在济西发动决战。

    此战齐军君主亲临战场,数十万大军在各个方面,尽都是你追我赶,上演了一出真正的大战。

    乐毅此方虽说是几国联军,然而却人心不齐。自从儒家南宗在齐国站住了脚跟之后,基本上所有的儒门力量,尽都涌向齐国。而兵家的力量,却在齐国没有丝毫削弱,此时齐国,坐拥两大宗门的协助,在战场上,可以说是占了上风。

    乐毅所率领的联军,除了近些年燕昭王所招募的天下贤士之外还有一些各方的散落人才其中纵横一脉,却也不少。

    当今天下,不过几大宗门,每一个宗门之中,都有着极大的力量,大国之间的博弈,都有着宗门势力的推动。

    齐国商业发达,农家可以说极其憎恨它,然而实力不足,难以为继,此次乐毅伐齐,倒是不少农家子弟甘愿参军,来协同攻打齐国。

    农家本就人多,在战争之时,心又齐可以说是仅次于兵家的战场利器。乐毅指挥联军,在交战之处扎下营盘,二军对垒的局面终于开始。

    乐毅的统军之道,不可以说不强,放眼当世,也没有几个人能够超过他。盟军虽然松散,但是在乐毅的率领之下,却不显得有半点颓势。

    却说燕军的营盘之内有的各方势力云集,而齐军的营盘之内,却也不怎么太平。齐王虽然手下人马颇多,在各种战事之下,也淬炼得不错了,但是其人的目中无人,骄横自大,却是使得齐军胜算颇微。

    直至决战前夕,齐王依旧在营中饮酒作乐,可以说没有半点的惊慌。但他手下的大将和谋士却急的团团转,期间觐见之人不绝如缕,但是都被他给回绝了,大厅之内依旧歌舞升平,没有半点大战的气息。

    反观乐毅营中,却是各种来往商议战事的人络绎不绝,各国的人才尽皆聚集于帅帐之内,每个人都要做些什么

    乐毅却在大帐之内果断地下着调令,“明日燕军居中军,作各军的主力”乐毅说完这句话后,果断将桌上的令箭扔下,说道“秦方,明日你帅南营将士在我麾下听令,只受我的调遣”

    “是,末将得令”一员燕将大步走出,单膝跪下接令道。

    “好,姜烈何在”乐毅再次说道。

    “末将在”一员燕将再次闪身站出,一袭战袍刺刺直响,浑身透出一股征伐之气

    “你东营将士为主力,给我踏平齐军”乐毅说道。

    “是”姜烈得了令箭,当即走了下去,在一旁听候。

    “姬铁何在”乐毅再次说道。

    “末将在”一员威猛大将猛地战了出来,话语铿锵有力,却是西营主将,也就是杨殊之前的统帅。

    此次大战,除了北营将士留下来戍守国都以外,其余的将士都已然出征伐齐了,燕昭王此次下了血本,可以说是要拼尽全力来讨伐齐国,大有雪耻到底的气势

    乐毅得了重任,是丝毫不敢怠慢的,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拼尽全力地去讨伐齐国。

    此番大战,乐毅已然想好了所有的结果,不论是战败还是得胜,他都有了后续的打算

    燕国的士兵,已然被乐毅差遣到位剩下几国的军士,也就是盟军剩下的人马,乐毅却没有说半句话。

    此次大战乐毅虽然是明面上的主帅,几国的盟军虽说以燕国为尊,但是此间的战斗,还是以燕国为主,其余盟军的力量,并不能作什么重要依仗

    乐毅深深知道这一点,所以才那么果断地发动进攻。一旦日后局势发生变化,到时候更难以进行安排,更不要说有些战略的实施了。

    乐毅对于各国的人马,也都抱有了一定的保留态度,在战斗过程之中,也都不敢用尽所有的力量。

    然而到了真正的战场之上,乐毅也保不齐自己会做出什么来,到时候的事情,也未尝可知

    当夜,两国将士可以说是已然入眠了,但是统帅他们的将帅,却是思绪万千,尽都在思考着明日的决战

    乐毅对着这一次书写自己传奇的一战可以说是操碎了心,各方谋略不说演练数百次,也是有了数百次,这些决策不都是展现在了军略之上,不会有一丝的怠慢

    “此番你凯旋归来,不仅粉碎了匈奴人的偷袭,还借赵军之手大破匈奴,此战你应当记首功”将军欣慰道。

    “尽是机遇所致,若非兄弟们用命,我也难有机会”杨殊并未认功,反而分给同什的弟兄。

    “哦,你不要这份首功吗”将军颇为不解道。

    “此战我虽然起了很大作用,但是这功劳尽皆给我的话,日后我恐怕难以在军中立足了”杨殊默默叹息一声,说出了自己的原因。

    将军闻此,默默沉吟一会,方才说道“我西营将士,从来就没有有功不赏之事,以前不会有,日后更不会有”将军坚定说道,“不过你所言确实有道理,不如这样,我举荐你去都城蓟,如今大王正在那里设立黄金台,但凡是有能力的人都去那里一展身手,以你的能力,何必来此军营里受苦呢”

    杨殊闻此,也是沉吟起来,二人相顾无言,最后杨殊一声长叹,“罢了,我就去蓟吧,既然大王在此招揽贤才,我就姑且一试,日后必定再回此营,也好补上今日之遗憾”

    “嗯就是如此大王求贤若渴,你此去必能青云之上,届时自可回来统率我等”将军半开着玩笑道。

    “将军莫要挖苦在下,此去也不知多少光阴,却又是一番斗争了”杨殊说完,蓦然叹息一声。

    “大丈夫生于世间,自当排除万难,迎头直上,何必害怕那些呢”将军慷慨道。

    “此言在下记住了,多谢将军告诫”杨殊躬身行礼,随即倒步出帐,向着外面走去。

    “此去蓟城,我希望你能够彻底放出你的光彩,让我西营扬名天下”将军喃喃道,随即看了看帐内的一柄长剑,轻声说道“年轻人的时代将要开始,我们这一代早已落寞”

    杨殊出了帐门,默默向着自己的营盘走去,未至营门,他便看到了霍益和李奇二人在外面练拳的样子,他默默走到二人身后,猛地一拳击出。

    二人匆忙间迅速抵挡,结果反震之力过大,反而将自己击飞出去,倒在了地上。

    杨殊看见二人的模样,轻声一笑道“看你们这身子骨,还得练练才行啊”

    李奇二人顾不得追究为何袭击自己,当即就开心道“什长,你可回来了,我们还以为。”话到此间,却没有再说什么,反而犹豫了起来。

    “怎么,怕我死了”杨殊却是将剩下的话语说了出来,丝毫没有半点计较

    “这,这是哪里话”李奇颇为结巴地说道,随即快声道“什长,我们巴不得你能够回来,如今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这一番言语,却是将几人的想法尽都表露出来,没有丝毫的做作

    杨殊心中感动,却是没有表露出来,轻声对着几人说道“多谢各位兄弟关心,此番我能够回来也纯属运气看到你们早已回来,我的心也算是落下了”

    “什长,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日子里,阿奇他们俩可是急死了,几次到将军那里去询问,一直没有消息,若非我阻止,他们怕是要逃走去找你了”霍益在此也站出来说道。

    杨殊闻此,默默一笑道,随即慢慢走到李奇二人身旁,轻轻拍了拍二人的肩膀,低声道“好兄弟”随即和二人拥抱了在一起。

    片刻之后,几人结伴回营,方才开始谈论起各自的见闻起来。

    “什长,你是不知道,那一日我等看你和赵军走后多么惊慌,要不是老霍拦着我,怕是当时就要跟你一起去了”李奇口直心快地说道。

    “哼,就你这点本事,就算去了,还不是给什长添乱,我不拉着你,是免得你破坏什长的计策”霍益不屑道。

    杨殊见二人斗嘴,心中颇为欣慰,随即想到接下来的事情,不由得换了换语调,轻声道“此番我回来之后恐怕不日就要离开了而且此番离去,又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

    霍益闻此,没有说什么,反而轻声问道“什长可是要离开军营”

    杨殊见此,轻轻点了点头。

    李奇却瞬间急了,立即说道“什长你怎么刚回来就走了,而且还有离开军营难道这不好吗”

    霍益听到他的话,当即怒道“你懂什么,什长乃是有大本事之人,你难道想让他一辈子当什长埋没于此吗”言毕轻声对着杨殊道“什长,不管你去了何处,在哪里就职,弟兄们的心里永远都记着你”

    杨殊见此,心中一叹,“此番我去蓟城却是要登一登那黄金台,日后若有机会,我必定不会忘了兄弟们”说到这里,杨殊猛然向众人拜了一拜

    霍益见此,连忙说道“什长,无需如此,你我兄弟,自有真情,何须讲那些礼节”说完,率先扶住了杨殊。

    杨殊见此,腰也没有弓下去,转身对着秦少游说道“此番我去蓟城,我看你从军数年所期待的无非就是回蓟城,我这次已然和将军请示了,你和我一起离开吧”

    秦少游闻此,嘴巴动了动,却是欲言又止的模样,杨殊知道他的心里所想,轻声道“我知道你的顾虑,你无需担忧,此番回去,我自会帮你解决”说到这里杨殊看着霍、李奇三人,淡声道“此番我离去,这一什又少了两人,但我觉得将军会提拔你们三人,日后你们在军营里好好干,他日有缘再见”

    言毕,率先向着营内走了进去开始收拾起东西起来。秦少游见此,也紧跟其上,没有犹豫。余下三人见此,只好出了营帐,往外走去。

    天夜方至,杨殊和秦少游二人收拾好了东西,方才走出帐门吃饭,却见霍益三人已然拿着许多酒肉进来,一见杨殊,霍益连忙说道“什长,此番作别,我等特意去买了酒肉,今夜就为你践行”说完,率先拿起一坛酒,往口中倾倒而去。

    酒水顺着嘴巴流下衣襟,滴落在地上。当夜,无人把酒言欢,却是酣畅淋漓,直至大醉方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