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天帝面目

作品:《诸天集邮狂

    杨殊默默站到他的面前,轻声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男子先是颇为感慨,随即一笑道“或许你觉得打败了一个奴才很了不起,但是我告诉你,在剑域你什么都不是”说完这句话,男子猛然运起自身的灵气,一身华服在灵气的冲击下砰砰作响,紧接着就是一种别样的气势展现出来,这是杨殊在之前那人身上体会不到的

    “你是分身后期”杨殊诧异道,他没有想到男子居然强大到了如此地步,不由得有些感慨起来

    “哈哈,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燕雀岂知鸿鹄之力”男子说到这里,却是颇为自得,“你以为本公子真的需要人来保护吗本公子不过是缺个奴才使唤罢了,如今你杀了他,正好有新的仆人上来”说着华服男子似乎已然将杨殊不看在了眼里。

    杨殊内心颇为感慨,随即大步向前走了一下,对着华服男子说道“虽然有些好笑,但是我还是得说,你为何断定我一定是你的手下败将”

    华服男子闻此,用着一副看傻子的模样看着杨殊,口中却是同时说道“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非要别人打击你才肯罢休吗你一个元婴初期的剑客,还想与我这早已踏足分神后期多年的人论长短吗是谁给你的勇气”

    杨殊闻此,心中却是有些尴尬,随即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对着男子大笑道“或许有些事情不可以再拖了,也没有意思了,他已然说出目的,我还何必试探呢”说了一段男子不懂的话,杨殊手上瞬间伸出一道剑指,其中方向直指华服男子。

    “怎么,不用剑了,还是怕了”男子颇为嘲笑地说道,手上的动作却开始指向那名女子,似乎要做些什么

    “你是剑域陈家的嫡子吗”杨殊突然问道。

    “你还知道我剑域陈家,那你何必如此愚蠢,做一些你不该做的事呢”华服青年不屑道,手中的长剑已然击出,似乎要将杨殊击杀

    杨殊只是一笑,空手伸出一道剑指,空间瞬间凝聚而成四五道寒气,和着空中的水蒸气,瞬间凝聚成冰,化作尖刃直射男子

    杨殊这一手化气为冰却是极其高明,只是一瞬之间,便能从大寒这一招中延伸出这么多招式,还能灵巧的运用自身优势,将之推出,达到较为完善的地步

    华服男子见此,当即运转灵气,一掌劈出带起道道气劲,直入那几块寒冰剑指所激发出的冰刃全部被击碎,所遗留的寒气也瞬间消失不见,只有杨殊和华服男子二人独立场上其余众人,不管是跟从的侍卫,还是那个灰衣男子,尽皆倒在地上,浑身僵直

    反而那个女子因为杨殊控制气息的缘故,没有收到一点攻击的波动,安稳的在地上横卧着

    华服男子见杨殊能够使出这一击,当即惊惧起来,一方面他被杨殊的修为和身手所震慑,另一方面觉得杨殊越级对战,竟然还能游刃有余,不由得害怕起来

    如此看来,确实好像杨殊十分厉害,但是他隐藏了自身修为,却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我陈峰纵横在剑域年轻一辈里不说第一也是前三,今日却是碰到对手了”华服男子叹息道,随即慢慢拿出了一柄钢刀,笑道“此地虽为剑域,可我家世代修习钢刀,今日就用这把钢刀与你一战把”说着陈峰已然握刀在手,亮白的剑刃发出道道寒光,似乎极为凌厉

    杨殊也没有托大,凌空唤出镇妖剑,青银色的剑身,古朴的韵味,似乎永远都是一道别杨的景观。杨殊不觉间已然收起剑指,默默凝视前方,顺手舞出一道剑花,然后持剑立于陈峰面前,一场大战随即而发

    杨殊只留有元婴初期的修为,陈峰却是分神后期的高手,二者单论修为,杨殊是拍马也赶不上的但是杨殊手中的镇妖剑以及无比飘逸的剑招,绝非陈峰所能应对

    二人默默看着对方吗,终于陈峰率先按耐不住,手中的钢刀抬起,双手紧握刀柄,步伐奇快地朝着杨殊奔来。刀光闪烁,杨殊手中的剑刃已然腾空,身法如同鬼魅,幻化无穷,四五个呼吸间,二人已然出了数十招

    剑法票一起,刀法霸道,二人各有特性,却又战得不可开交,似乎不分出胜负不会罢休一般

    随着陈峰最后一道刀光斩出,他凌空退了一部,心中默念刀诀,一股极为霸道的气势从他身上涌出,这股气势很快将杨殊的气息给锁定我,似乎要做出些什么

    杨殊没有犹豫,手中的长剑纷飞万千,七八朵莲花透过剑招出现,最后汇聚而成一朵巨大莲花,径直朝着陈峰砸去

    “莲生万朵”杨殊猛然喝道,随即那朵巨大莲花迅速应上陈峰的霸道刀诀,二者相碰,杨殊瞬间倒退七步,方才止住身形。反观陈峰,却是立于原地没有动弹。

    随着青莲与刀诀的相撞,二者似乎势均力敌,在最后一丝碰撞中纷纷消散。只是霸气刀诀瞬间消失,没了余力,那朵青莲一旦消散,瞬间化作七八道小莲花击向男子。

    一种如莲花落雨般的感觉击向男子,陈峰来不及闪避,已然被落下的莲花雨击中,当即血肉横飞,身上不断被莲花穿过,随着最后一朵莲花消散,陈峰已然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他的护身修为却早已被击碎了

    “你不能杀我”陈峰看着杨殊走来的步伐,努力吐出声音说道,“你杀了我陈家绝对不会放过你”陈峰依旧不忘了威胁杨殊。

    杨殊没有犹豫,只是笑道“说的像我饶了你,你就不会找我寻仇一样,既然如此,还是先送你一程吧”话音落下,剑落人亡,只留下陈峰睁着双眼,不甘地看着空中,似乎在质问苍天,为何会输给杨殊

    看着那把插在地上定位钢刀,杨殊默默叹息了一声,随后把目光看向了女子

    杨殊没有和男子硬碰硬,反而陡转身形,直接一个箭步转身而过,来到男子身后,横甩软剑,带起一道凌厉之势

    青衣男子当即出了一身冷汗,立即转身而过,手中的尖刺向前猛地推进一毫,这一转一刺之间,男子的动作已然有些滞顿,显然之前被杨殊那一击给惊到了,难以继续发挥自身全部的实力

    杨殊见此轻声一笑,手中的长剑抖动得更加厉害,零星之中许多剑尖全部点向男子,僻邪剑法的迅速,以及软剑的曲折,使得杨殊对垒男子,变得极其顺畅

    三四道剑气从软剑剑尖激射而出,带起道道凌厉的感觉刺向男子。男子已然收起九曲剑,手中只余一把尖刺,受了这一击,却是没了任何方法,只能横刺抵挡,瞬间被杨殊的剑气击退几步

    华服男子见手下被击退,当即恼怒道“你小子还有些本事”然后看着那个青衣男子喝道“你是白吃了这么多年的饭吗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要你何用”言毕就要离去

    却见那个青衣男子猛地站出,单膝跪地说道“请让我血洗耻辱,自会拿他的人头来见”

    “好,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华服男子说完,直接来到跪地的灰衣男子身旁坐下,轻轻问道“你认识那个小子吗”

    灰衣男子没有搭话,只是将头低低地埋入胸膛,似乎已然不敢见人了

    杨殊眼角轻动,将目光看向他处,却见昔日在此间见到的那名女子已然卧倒在地,周围却被群人环绕。

    “原来如此”杨殊豁然开朗地想道,心中直接涌起一种念头,随即迅速熄灭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淡地微笑

    青衣男子已然站起,九曲剑抽身在手,另一只手上的尖刺却已隐去,只有一把闪着白光的九曲剑在正午的日光下显得格外凌厉

    杨殊见此,没有怎么挪动,手中的软剑已然甩出,带起道道剑气再次激射而出,只是这一下与之前的凌厉无比不同,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松的感觉

    青衣男子心头虽然疑惑,但是为了急于证明自己,还是挺身之上,九曲剑的剑刃被他所含的灵气震得嗡嗡作响,剑尖的一丝光圈似乎显示出他深厚的灵力

    杨殊看到男子的招法,没有惊心,更没有害怕,只是静静挥舞着手中的软剑,似乎极其平淡,不像是在比斗一般

    随着青衣男子一声呼喝,九曲剑迎面而来,一股凌厉的剑气映射在杨殊面前,使得他脸庞有些生疼。杨殊没有管他,只是运起侠客行身法,如一只花蝴蝶在丛中穿梭般,不住的在男子身旁游动。

    青衣男子已然四五次击打,但是都被杨殊轻松躲过,很多时候就是剑尖一碰,杨殊人已然在几米开外了,这让男子恼火不已

    “你有种就别躲”男子怒声道,杨殊闻得此言,瞬间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向男子,身上的招式也滞顿下来,明显是被男子震惊到了。

    青衣男子没有涨红脸庞,那华服男子倒是经受不住,当即怒喝道“我陈家的脸都让你给丢进了,真是可笑”说着不再看向男子,反而走向之前那个女子。

    一直沉默低头的灰衣男子,见此猛地抬起头来,大声喊道“你要作甚”

    这一声呼喊却是让华服男子和杨殊二人身形一顿,紧接着就是数十招甩出,每一道剑招都攻击而去,使得二人陷入了焦灼之中

    华服男子乍听到灰衣男子的话语,却是讶异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轻笑“我倒是还忘了你这条废物,你还会说话啊”

    这一声话音却是使得那名女子一动,随即她用尽嘶喊的声音吼出“父亲,不要管我,男儿当有气魄,岂得他人羞辱”

    这一番话语落下杨殊耳边,却是心中感慨起来去,对于这个女子,杨殊愈发敬佩起来,直接一招荡开青衣男子的长剑,然后三个箭步而上,一套混元无比的太极剑法再次从杨殊手中施展开来。这是自从杨殊突破以来,第一次施展这式剑招

    灰衣男子看见女子那哀伤而痛苦的神情,眼神瞥向她挺起的小腹,心中一叹道“只要你放过我女儿,我愿意把钥匙给你”说完男子眼神好像彻底灰暗下去,没有了神采

    倒是杨殊站在身旁,猛然听到这句话,心中一股别样的感觉涌现出来,一手混元的太极剑法打的更加顺畅了。

    青衣男子见杨殊不再躲藏,手中的九曲剑直接划破长空,猛地激射出四五道剑气,剑剑直射杨殊要害。杨殊立于地上,浑然不惧,只是抬手舞着太极剑法,好似陷入忘我之境

    太极剑法圆润无比,似乎已然没了缺陷,全部的攻击到了杨殊面前,都能悄然化解

    青衣男子手中的九曲剑,每一次攻击到了杨殊身上,都会被那圆润无比的剑法给弹开,然后瞬间摆开轨迹,向着另一个方向刺去

    这一切在杨殊眼中,似乎已然成了一个过场,无论男子攻不攻击,他都恬淡地运用着剑法,不争不抢,不急不慢,永远都是那种境界

    不断挥舞九曲剑的青衣男子,终于按耐不住,猛地荡出自己最强的一击,朝着杨殊最大的破绽之处,强行击去,使得杨殊手中软剑一震,随即杨殊运用太极剑法的打开之力,瞬间将之划开,随即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青衣男子已然烦躁不堪,手中的长剑也按耐不住,终于步法开始凌乱杨殊抓住这个机会,三个踏步来到男子身旁,手中的软剑犹如长蛇吐信一般,迅速击中男子要害。

    三道破空之声,杨殊直接将其刺出四五道血口,然后洒出一地鲜血。看着男子瘫倒在地的模样,杨殊转身一斩,一道剑气出手,男子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倒在了这片土地之上

    然而正是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