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仙人手段

作品:《诸天集邮狂

    这股气势如同奔涌的浪潮一般,浩浩荡荡地向着四周冲去,不带丝毫滞顿,只有一往无前

    云襄却没想到杨殊中了催心匕首的毒,还能够振奋起来,不受影响,不由得大惊起来,当即叹声道“你竟然有这般本事”

    杨殊没有答话,却见云襄再次祭起魔云剑,一手大暗黑天瞬间使将出来,一股极为吞噬的能量彻底涌动而来,似乎要把杨殊搅碎一般。

    看着云襄的攻势,杨殊心中一叹,若是将那镇妖剑带来,却是不会打得如此艰难,单凭那份镇妖斩邪的属性,就能将云襄打得落花流水

    “只有这些吗”杨殊淡声道,“那还不够”

    杨殊收起长枪,整个人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右手迅速握拳,向着云襄击去。

    这一招定江山不仅融汇了些许儒家至理,乃是包含了对于此生抱负地实现,还有一丝战神图录的精粹。

    乃是以战止战,安定天下之意,乃是挟天下大势,彻底荡清一切的含义。

    云襄见了此招,心中一急,迅速使出最强绝技,魔域再临,这一招瞬间就将四周笼罩在一片黑雾之中,很快就出现一些不利的场景。

    但是杨殊那道光芒闪烁之下,却又犹如暴风里的灯塔,虽然闪烁,却不曾被击溃,依旧矗立。

    二人对垒良久,云襄终于按耐不住,所有的黑气都向杨殊冲去,似乎要把杨殊赶尽杀绝一般。

    杨殊默默叹息一声,随即猛地横住手心,当即一道闪光越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气势彻底散开,使得四周尽是些难以为继的气息,丝毫不能再和他比试

    战神无双的功法终究使出,这股难以言表的气势彻底四落开去,化成片片云烟,归于寂寥。

    云襄终究不敢相信自己败了,败得那么彻底,没有一丝颜面可言,只是有如天边的焰火,摧残一瞬间,又化归于无

    海上的烟火如此,世间万物依旧如是,这是一个与世不同的世界,这是一个单凭实力为尊的世界,一切落在众人眼里,有的只是寂寥。

    看着云襄倒下的身影,杨殊终于踏了下去,刚一落地,杨殊便觉得胸口的戾气再次喷涌上来,他强行压下这股气势,却是仔细思量许久,再次叹息几声,以着一种别样的感觉,继续看了下去。

    魔云剑似乎知道主人不在,还在闪烁着紫色的光芒,那一寸寸带有气息的世界里,杨殊恍然再次看到一枚碎片。

    这是诛仙古剑的残片之一,却是剑柄的握把,杨殊看着这块墨黑的碎片,心中想到近乎二十年前的那些事情,心中却如过眼烟云一般,一切往事,俱都回想起来。

    想着昔日之事,心中蓦然一疼,才发现那匕首之毒并未解开。当即快步走到云诺和林纤身旁,对着林纤说道“纤儿,你且为我护法,我先逼一下体内毒气,若有要事,迅速带上诺儿离开,莫管我”

    林纤闻此,眼中一红,当即要说什么,却被杨殊打断,迅速疗起伤来。

    杨殊默默看着自己,轻轻将手中的真气注入胸前,他却是要配合灵气和内力的综合作用,彻底将这毒气逼出。

    时间转眼即过,杨殊再一睁眼,已是白天了,却见林纤颇为疲惫的站在一旁,不禁心疼道“纤儿,辛苦你了”

    “殊哥哥,你好了”林纤见杨殊精神回复,不禁有些激动道。

    “嗯,我已然运转功力将之逼出,此番之后,却可以做些事情了”杨殊轻声答道。

    随即看了看躺在一旁的云诺,心中已然有了打算,当即说道“纤儿,你先暂且回中州侠义盟总舵,自己照料好自己,届时我自会找你”

    林纤看着杨殊那颇为坚定的神色,只好暂且舍下心中的不舍,对着杨殊说道“那你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杨殊点了点头,轻轻拉了拉林纤的手,然后放下,低声在她耳边耳语几句,就抱起地上的云诺,和她作别了。

    几刻之后,二人却是分别,杨殊抱着云诺继续在这皇城之内搜寻起来,林纤却是出了皇城,径直向着侠义盟在中州的总舵而去。

    杨殊看着怀中沉睡的佳人,心中有些感慨,但是还是收起了那份惆怅,继续在这皇宫之内看了起来。

    自从云襄被他打败之后,杨殊就看不到别的什么人物了,偌大一个皇城之内,除去一些妃子宫女太监之流,却找不到一个正主,至于之前的周王去哪了,倒是一个谜团。

    “将近二十年没来,这都城之内,倒是又一番风起云涌啊”杨殊叹息道。

    紧接着杨殊便在宫内行走,路过一处宫殿之事,猛然觉得心中有些感应,当即快步走了进去,却见其中有着些许宫女,尽都神色憔悴地在地上劳作,或是烧火做饭,或是洗衣晾晒,尽都是罪人之事。

    杨殊把目光一瞥,却看到一个弱小的身影,他当即向那里走去,却见那人正是当年云诺的侍女琴儿。

    他不由得走上前去,对着她问道“琴儿,你怎会在这里”

    琴儿看着杨殊身上背着昏迷的云诺,以及一身挺拔的背影,终于痛苦起来,对着他说道“杨大侠,你终于回来救公主了,已经二十年了啊”言语之中,却尽是悲恸之声,听得杨殊心中也是寂寥。

    杨殊看了看四周的景象,直到众人是被他的气势所摄,不敢说话,方才拉过琴儿,对她说道“离开此间再说”却是瞬间背起云诺,拉着琴儿的手,瞬间离开此地

    几息之后,杨殊来到皇城之外的一处酒馆之中,对着受尽委屈的琴儿说道“琴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琴儿看着杨殊身旁昏迷的云诺,心中有些担忧,问道“公主如何了”

    “诺儿没事,只是好像迷了心智,被人控制了一样,我将她弄的昏睡,免得受了伤害”杨殊解释道。

    琴儿见此,方才抹了抹眼泪,对着杨殊解释起了经过缘由。原来自从杨殊离开之后,云诺就回了中州皇城,安心等待杨殊再来。

    周王见此,也不好强求,不曾干预过太多有关云诺之事,只是任由他去。

    后来云诺到了万剑宗中,见着了新的宗主剑正,详述了些许事端,好似达成了某种协议。

    云诺后来就在中州苍山的山下,寻了一处风景极佳的地方,搭了一个茅草屋,于内住下,每日里也是修炼武功,其中却是拿着一块玉佩,整日里思考着一些事情,日子也就慢慢过去。

    后来云襄也曾去找过云诺,只是云诺安心在此修行,倒也没有多说,只是叮嘱云襄好好锻炼自己,不曾说些别的。

    后来苍山崩过一次,上面裂出过几个大的口子,云诺在山下觅得些许猫腻,便上山寻觅了。

    这道身影,逐渐成为整个战场的焦点。不论是进退有度的赵军,还是奋战杀敌的匈奴军士,都凝视着他的步伐,直至到了帅旗之前

    剑出,旗未倒一个身着狼皮的少年挡住了这一剑,赤手空拳,却能将杨殊这一剑荡开,反而将自身的真气凝住,向着杨殊击去。

    杨殊单手收剑,瞬间收至空间之内。随即一翻身,双手握拳击出,一招“定江山”瞬间激发,一股安天动地的气势慢慢出现,随着一声长啸,猛地击向少年,似乎要将之化为齑粉

    定江山乃是儒门绝技,“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儒家心法本就是一个“直”字,直来直往,讲究的是一往无前,不留余力,旧力击出之时,也是新力再来之刻。

    杨殊击出这招定江山,打的就是少年新力未生,瞬间就要将之击杀然而少年并未动弹,只是轻轻抬起拳头,默默一拳击去,杨殊瞬间倒退三里,随即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向少年。

    要知道杨殊已然是一身修为冠绝一方了,这少年年纪比他还小,竟然随手一击就能将之击退,这不能不让他惊讶。

    “若是此人入阵只怕形势瞬间就要逆转了”杨殊默默思考道,随即大喝一声,“可敢再来一战”言毕手中镇妖剑再次出现,不过并未斩出。

    杨殊运起轻功,来到一处空旷之处,运着传音入耳的方法给少年发出了一道讯息,约他来战。

    少年闻此,双眼一亮,他好似天生就喜欢战斗,杨殊一说,他瞬间就来到了杨殊所在之地,单手握拳冲了过来。

    杨殊知道少年功夫,不敢硬接,只好仗剑缠斗起来。不时一招“定江山”击出,不过百招,杨殊已然气喘吁吁,再看少年依旧龙腾虎跃,没有半点疲惫

    “这么强吗”杨殊感慨道,随即说道“你只怕已然到了天阶吧”

    少年本欲再来,听了杨殊的话,默默点了点头,终于用着生涩的汉语说出了第一句话,“你很厉害,我不若你”

    杨殊点了点头,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消逝在了空中。

    “来吧”杨殊摆手道。紧接着摆了一副太极的起手姿势。

    杨殊深知自己轮力量绝非少年对手,如今只能以着太极的四两拨千斤之法,来沉着应对了。

    少年一拳过来杨殊手中长剑轻动,随着一声怒喝,他猛地袭向杨殊胸口,使得杨殊身形一转

    “来的好”杨殊大笑道,双手横推而出,身子一偏,将少年的攻势移了过去。

    “咦”少年细说了一句,随即反手握拳,再次击来。

    杨殊没有害怕,依旧借着之前的法子将之化开,几击之后,少年竟然寸功未立

    “你这是什么邪门功法,竟然打不到你”少年继续道,随即运转周身真气,猛然提速,向着杨殊快攻而来。

    杨殊见此,身形一动,默默叹息一声,身上的儒门真气也沸腾地在身上游动。随着一声长啸,杨殊的太极愈发灵动起来,少年的攻势刚一袭来,瞬间就被杨殊牵引到了另一处,二人对垒之下,却是无法伤到对方。

    “你这样要打到什么时候”少年有些不满道,随即化拳为掌,迅速劈出。杨殊斜身一摇,瞬间将之躲开,双手瞬间借力打力,横折着把他的手掌一推,瞬间打到他自己的身上去了。

    少年一口鲜血吐出,已然受了内伤。他当即问道“你这是什么武功”

    “阴阳生两极,两极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此乃阴阳五行之中的太极拳”杨殊轻声道。

    “好一手太极拳”少年默念一声,随即一声长啸,说道“你既然击败了我,那我就离去,他日再见”说完身形一转,瞬间离去

    看着少年离去的方向,杨殊默默叹息一声,随即大步往回走去。长剑已然在手,慢慢拖着步子,向前行进

    众人见杨殊打败少年,赵军不由得士气大震。反观匈奴军队,却是看着杨殊的眼神,露出了一丝惧怕的感觉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杨殊大笑道,快步踏上前去,手中长剑轻抖而出,瞬间击杀几员士兵,随即继续快步下去。

    杨殊这一路之下,见人就杀,剑刃之上尽是鲜血,渐渐地,一个匈奴人看着杨殊的身影,身形剧烈抖动,随即震颤道“不,你不是人,你是魔鬼”说着放下武器迅速向后逃去。

    这个开口,却为后面众人的溃散形成了一个开头,众人闻此,纷纷逃遁起来。一时间,竟形成一个杨殊一人提剑在后面,追杀数万匈奴军队的场景

    如若是一个武道宗师有此境界,旁人倒不会在意,可是杨殊不过地阶中层,还是临近突破不久,便有如此作为,倒是世间罕有了

    身后的赵军见此,也是愣然,那个将军闻此,也是一阵感慨,随即高声下令道“敌人阵型已乱,随我杀”

    这一声令下,算是彻底将众人唤醒,纷纷大喝着向前冲杀而去

    一场追逐与逃遁的战争就这样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