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锤炼剑意

作品:《诸天集邮狂

    手中的长剑翻飞,另一道身影蓦然出现在杨殊面前,握着手中的拳头,静静站立着。

    杨殊能够轻松感觉到他的存在,而且二者的思维好像共用。杨殊可以运用自己的想法控制住对方的身体,这种感觉十分奇妙。

    “你竟然瞬间就能突破分神期,你应该是早有积淀了吧”老者说到后面,依旧是一脸的惊叹。

    “可以这么说吧”杨殊叹然一声,轻轻站了起来,握紧手中的长剑,猛然一剑向着那道铁门刺去,浑身的灵气彻底震动起来,铁门在杨殊的攻击下不觉抖动起来。

    随着杨殊一声怒喝,那道铁门应声而开,一种无上的气势扑面而来。杨殊彻底感觉到了分神期的力量,和之前的感觉简直是天差地别。

    “江湖日远,已然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了,老夫却也只好在此了结此生了,只是这奕剑术能够传承下去,倒也不枉此生了”说完,老者轻声一笑,继续摆弄起棋局来。

    杨殊看着老者那洒脱的背影,心中颇为感慨,随即手中的长剑轻动,对着“另一个杨殊”比了一个手势,就走出大门而去,继续向着下一个关卡而去。

    “另一个杨殊”却是已然拿着奕剑术,带着杨殊的指令,原路返回而去。这注定是一场风云的开始

    铁门大开之后,前面是一些亮光,杨殊手中的镇妖剑瞬间发出一阵青光,随即又消逝了下去。杨殊默默观察了一会,轻轻踏出了步子,按照亮光照亮的方向,静静走了过去。

    老者坐卧在台上,看着杨殊离去的方向,默默叹息一声,随即轻点一指,那扇门再次封闭起来,只留下老者深深的叹息“这条路,走就不要再回头了,或许你真是他选中的人也不一定”

    杨殊刚离开那间密室,瞬间看到身后封闭的铁门,心中颇有些疑惑,随即依旧感觉到了“另一个杨殊”的存在,也就没有惊讶,依旧慢慢走去。

    杨殊行了不过几刻钟,来到了一座巨大的石门之前,其上威武地镌刻着三个大字剑穴殿。石门之上却是有一把长剑将之锁住,剑桥位于一块石门,剑刃又在另一处石门。二者交汇之下,一种无边的威势扑面而来。

    杨殊默默走至面前,看着上面的字迹余在此间数十年,得天外残片一枚,以此参悟武学,终得造化,留此遗迹,以待后人

    看到末尾,杨殊发现了一个类似于剑鞘般的插口,只是没有剑刃插入其中。杨殊当即伸出手中的镇妖剑,猛地大力插了下去。

    一阵轰鸣之声,那道石门迅速升起,随着外面的光亮透进去,阳光下显现出些许尘埃,映在那些地方显得格外突兀。杨殊轻轻拔起镇妖剑,然后慢慢走了进去,每走一步,都会环视一下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陷阱之类。一时间虽然在慢慢推进,却也十分缓慢。

    前方却是一个巨大的祭坛,四周的横栏上面有着各种雕文巧饰,其上又有一些古代的凶手,在几个护栏中间显得颇为奇特。

    杨殊轻轻走了几步,然后看到前面的样子,轻声说道“或许此处是个禁地”

    随着杨殊步伐的推进,一种压迫的感觉渐渐浮上他的心头,似乎前面有着一种奇异的能力在做着什么。

    杨殊轻声笑了笑,随即手中的长剑默然运起,一道咒语自口中念出,长剑迅速飞至另一侧,一种无上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镇妖剑飞跃祭坛的时候,一股巨力猛然传来,一种阻碍的力量迅速从地底下冲起,彻底按耐住了镇妖剑的走势,杨殊变得被动起来。

    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住了杨殊,似乎有某个极其厉害的人物,在暗中窥视着杨殊,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手中的长剑轻轻抖动起来,杨殊的心里忽然沉重起来,如今他连自己的对手都不知道是谁,对方似乎在暗中窥视着他。一旦某个时机,便会出手将之湮灭,不留半点踹息。但是杨殊连对方的气息都感觉不到,这是最让杨殊感到痛苦的。

    祭坛之中,是一块巨大的巨石,杨殊手中的长剑轻轻抖动,似乎上面有着某个人一样,他的强大可以引起镇妖剑的共鸣,这是杨殊所无法理解的。

    终于,良久之后,杨殊轻轻运转灵气,直接手持镇妖长剑,飞速向着那一处冲去,一股无上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出现,却是用尽了所有的灵气,蕴含着一股无上的剑意,瞬间朝着那处巨石之上而去。

    杨殊的攻势很急,似乎转瞬之间便能将之碾碎,手中的长剑不断凝聚出更大的气势,一种无上的气势瞬间四射开来。

    然而让杨殊没有想到的是,那块巨石之后没有任何人,他的剑招扑了个空,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让杨殊很意外。

    杨殊来到巨石之上,环顾四下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只得轻身落下,继续踩在祭坛之上。

    “难道此间没有任何挑战吗”杨殊喃喃道,“此间的秘宝又是什么”

    想到这里,杨殊看向了祭坛的正中央,那是一块巨大的血石,其中似乎蕴含着一股煞气,这是杨殊所熟悉的。

    他悄然踏起脚步,慢慢走到那里,看着上面散发着道道红光的血石,轻轻说道“这到底是什么”

    回答杨殊的是寂寥无声的沉寂,四下祭坛里没有任何生机,杨殊感慨万分,似乎他又陷入了一个迷局。

    “或许如此吧”杨殊叹道,“但是不管如何,我都一定要探清此间奥秘,不管是神迹也好,还是平凡的一间密室,我都要弄懂它的真谛”

    想到这里,杨殊猛然把手触向了那块血石,直接下定决心探一探其间的根源。杨殊得手触到那块血石的一瞬间,突然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光芒,这股光芒使得杨殊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这是杨殊之前所遇到的那把血煞龙纹剑所难以蕴涵的

    就在杨殊惊叹之际,一道幻影突然透过那块血石,径直从中投射出来,杨殊看到了一副非常奇妙的东西

    杨殊见此,轻身一动,然后迅速调转方向,向着前方大步疾奔而去,三四个健步,杨殊已然落在了树林之外,看着身后的密林,杨殊嘴角轻笑了一下

    紧接着,地底下出现一阵颤动,随着一声刺裂的声音,一枝树根从地下猛地刺出,向着杨殊之间刺来,丝毫没有半点的滞顿

    杨殊见此,立即轻身跃起,然后横拉长剑,猛地以剑尖刺向树枝根部,一道铿锵之声,镇妖剑的剑芒迅速将之击碎,带起道道血雾弥漫空中,没有一丝美感,只有一些恐惧

    撑起长剑之后,杨殊轻身落地,横剑胸前,看着前方这片密林心中有了一些想法。随着一道剑气争鸣之声,大地猛地颤抖起来。四周的数目迅速开始倒下,一道道从地底冲出,形成一个极大的牢笼,猛地罩向杨殊。

    杨殊眼见树根刺向自己,闪身而过,想要躲避开来,轻身一个纵越,却被树根给缠住了脚,四下慌忙之下,杨殊颇有些心急。当即持剑劈砍起来,但是树根极其扎实,镇妖剑的攻击好似对它毫无作用,树根逐渐增多,开始向着杨殊四肢蔓延而去

    杨殊心中有些担忧,手中的长剑却猛地脱手而出,掉下到地上,随着各种树根不断紧缩,杨殊被捆住四肢,凌空束缚在空中无法行动,似乎极其困险

    空中的树根越来越多,一根根涌向杨殊,将他不住的缠绕起来,各种各样的束缚使得他难以动弹。随着树枝的束缚,不断地紧缩之下,杨殊已然被勒得青筋暴起,四肢也开始挣扎起来。但在这些树枝眼中,显得极其徒劳,似乎没有任何作用

    随着最后一根树枝冲出,迅速将杨殊绑住,随后七八道身影从地底钻出,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杨殊面前。杨殊用着迷离的眼神看去,却是一个极为恐怖的身影,那棵已然成精的大树从密林之中冲出,将杨殊束缚在此

    “凡人,你注定会为你的愚蠢买单”那只树精怒喝道,“渺小的人类,早晚被淘汰”

    杨殊双眼迷离,似乎已然没了意识,随后嘴角似乎在念叨着什么东西,随着一声咒语的念出,镇妖剑猛然升起,然后直接刺向大地,一股奇异的光芒从剑身而出,把大地封印起来。

    这道光芒越来越大,最后直接将整片大地全部刺破,只留下一片燎原的场景,横在杨殊面前,不知道是美丽,更不知道是毁灭

    随着那只树精的一声惨叫,大地突然沉寂下去,四下的树木开始衰竭,那片密林迅速荒芜,最后演变成为一片荒野,缠绕着杨殊的树根也松弛下来,杨殊轻而易举地挣脱了束缚,一个闪身,来到镇妖剑旁

    随着那只树精惨叫过后,越来越大的抖动从大地上开始,各种各样的气息开始散发出来。最后所有的气息与灵气开始汇聚直至那只已然失去大多颜色的树精身旁

    杨殊默默看着这一切,最后轻轻跃起,提剑向着那只树精冲去

    一道惨叫过后,伴随的是一声长吟,杨殊没有体会到什么,那只树精反而怒喝起来,“可恶的人类,今天你必然要死在这里”看着自身流失的精华,树精内心在颤抖,杨殊刚才念叨的咒语,催动镇妖剑的一击,封印了他大多数修为,使得他难以继续突破,还将它重创,对它而言,实在是罪大恶极

    杨殊心中没有多说,只是提剑迎了上去我,镇妖剑上泛起道道青光,各种各样的气息开始凝聚。杨殊催动周身灵气,和着手中的长剑,努力催发那股镇压之气,试图以镇妖剑的浩然正气,彻底将这只树精给碾碎

    镇妖剑化作一道青芒,杨殊的身影已然不断闪动,随着一声长啸,杨殊大步踏起,直接一声长吟将其碾碎,镇妖剑划破空中的天色,凝成一股无上的气势,将之镇压下去

    另一方面,杨殊迅速凝聚双指,二十四节剑指的大寒已然射出,配合着那股滔天的煞气,混着杨殊的侠客行身法,杨殊翩然于树根之间每一道剑指出售我,总能打到一块树根,数百下之后,杨殊停下来脚步,默默独立在树根之前

    天上的镇妖剑还在空中,似乎悬挂着一切的未知,杨殊不知道所有的路在何方,只知道那把剑已然划破夜空,凝聚起最后一丝剑芒,将之斩出

    无上的镇压之力在四方溢出,配合着那股青正之气,带起道道寒光,这是浩然之气与血煞之气的共击,是无法与之较量的必然

    杨殊心中所求的不是偶然,他早已确定好计划,无论是逃离密林还是在其松懈之时迅速招出镇妖剑镇压而去隔绝它的灵气共鸣,都是杨殊一环又一环的计谋,直到最后一刻,方才打出最后一击,这是杨殊的智慧,也是杨殊的方法,更是杨殊击败树精的必要之路

    两股力量不断击出,最后汇聚成了一种别样的感觉,彻底将之镇压,形成一种难以撼动的感觉,这种感觉是树精永远无法体会到的

    树精的主干已然被镇妖剑给划碎,剩余的一些根部,依旧矗立在地上,只留下个别残余的树枝,散落在地上

    那道树精的灵气根源,却似乎找不到方向一般,杨殊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灵气波动,甚至感觉不到任何的气息共鸣只有杨殊自己在空中散发出的威势,是这片天地唯一的感觉

    杨殊双眼微闭,没有走动寻找,只是用心感应着四周的气场。见风雨浪涛涛

    几刻之后随着一声抖动与鸣叫,杨殊直接站了出来,看着四周所有的景象,迅速运起侠客行身法,然后一只手凌空而出,迅速抓住一块东西,然后用灵力将之束缚起来使之无法移动